多本小说网 > 修仙不累 > 第99章 兄弟

第99章 兄弟

        洛淑儿三人再次冲上,刚想护住李小木,却见林子四周突然窜出数人,个个一身青衣,手持尖刺,李小木见了,心里总算一轻,他们正是那些“狩灵人”。

        “狩灵人”再一次展示了他们的配合无间,在齐力合击下,“双颚狼”身中数创,被牢牢钉在地上,它还在奋力挣扎,但那个“铁塔”般汉子的最后一击让它再无翻身之力,一柄黑漆漆的利器从它的后心处直掼下去,终于,怪物的两只头颅慢慢的垂下去,痛呜几声便不动了。

        “狩灵人”们踩住“双颚狼”,将它身上的兵刃一一拔下,洛淑儿三人退到一边,李小木笑着向“铁塔”打招呼,“兄弟,咱们真是有缘,这次我欠你们一条命!”

        “铁塔”嘴角挑了挑,似乎也想回个笑容,但在别人看来,那好像比哭还难看,可李小木心里却相当畅快,能和这样的汉子做朋友,是他自小就梦寐以求的,他还想说话,但言语却卡在喉咙里再发不出来,一只寒光烁烁的箭头从“铁塔”的前胸透出来,很快被鲜血漫布,随后——

        噗噗噗!

        林边风狂草动,十几只短矢交织成冰寒的光网,瞬间将林中的那七、八个汉子穿成了“刺猬”,“狩灵人”一一倒下,只刹那工夫,鲜血飘洒、尸横遍地,只有“铁塔”屹立不倒,身中数箭,怒瞪着周围草丛中缓缓站起的十余个黑衣人……

        “呵呵,的确有缘——”一个温雅的声音从一桩大树后传过来,“我们又见面了。”那里走出两个人,正是昨晚在那小客栈中见过的,公子依旧风度翩翩,中年男人的短须更见整齐。

        那公子满脸笑意,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双颚狼”,又撇撇嘴,摇摇头,“伤我‘灵宠’,你们也算活到头了。”说罢,手指一弹,那枚灵气充沛的“四阶妖丹”便化成一道白光,没入“双颚狼”的大嘴里,李小木觉得不对,但一切发生得太快,他想冲上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只见那妖物浑身光芒一盛,猛地跳了起来,一只大口喷出熊熊火焰,瞬间将“狩灵人”的尸身烧成焦炭,而另一只嘴吐出寒雾,将“铁塔”团团罩住,雾气散时,那汉子浑身上下已成冰晶,“短须”弹出一颗石子正中他的眉心,“嘁嘁咔咔”,“铁塔”仿若被大锤击中的玉雕,登时碎成无数小块……

        “你——”李小木的眼睛已变得通红,但胳膊被陶桃死死的拉住,因为周围那十几只强弩已经重新绷上了弦,寒光闪闪的箭头正瞄向他们。

        “陪他们一起去吧——”公子笑吟吟的说,举起手就要往下落,可忽听林外突然传来一阵吵杂声,数十道人影正急速扑近。

        “徐统领,妖怪应该就在前面,让兄弟们一起上吧!”林外有人道。

        公子微微皱起眉头,转而对着李小木几人一笑,“你们今天的运气不错,但下次,可就难保了。”他朝四周挥挥手,那些黑衣人退到树丛中,转而就不见了,洛淑儿想去追,但“双颚狼”龇牙咧嘴横在中央,大有一股再发怒威的气势。

        “走吧,我不想让你过早现世。”公子朝“双颚狼”摆摆手,当先退入暗处,“短须”冷冷的瞥上李小木一眼,也跟着走了,那妖兽朝着李小木几人咆哮数声,突然高高跃起,一窜就是十几丈远,顷刻间,便消失在茫茫密林深处。

        “我们也得快走——”陶桃把几人拉低,警惕的向四周扫视,“应该都是官府的人,留下会有麻烦。”

        ……

        马车到了城门跟前的时候,李小木已经没心情再去感受久违的喧嚣,进城的小贩,出城的商队,热闹的城门,攒动的人头,没有一样再能提起他的兴致,他此刻的心是滚烫的、是冰冷的,便如那七、八个“狩灵人”被赤焰灼烧、被寒气冰冻一般,焦成一团,又碎成千片万片。

        马车上没有人说话,气氛压抑得好像布满阴云的惨夜,只有一只只拳头被捏得“咯咯”直响。

        大头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他被安排一直守在车里,不过从几位师兄师姐的严肃表情上也能看出来,方才那片林子中一定发生了什么特别不好的事,他不敢多问,只能安安静静的赶着马车,但他出生在小山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热闹的街市,难免好奇心起,不时偷偷的四处打量——

        咦?那是什么?

        刚进城门,大头就发现前方的一侧城墙前挤满了人,黑压压的一片,数不清的脑袋都朝向一处,墙上从高到低贴满了浅黄色的纸,上面有字有图,不知画了什么。人群中有人进进出出,时不时就有人揭下一张,纳入怀中,接二连三、兴致冲冲而去。

        大头回头透过帘缝儿看了看身后几位,见他们还是低着脑袋默不作声,便悄悄的缓下马车的速度,离得近了也终于看清,那城墙上贴满的竟是一张张“悬赏告示”,上面有头像有令文,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人群中有多事者在宣读议论,大头还是听了个清清楚楚——

        “持傍山城主莫公大令:城民纯良,安分勤朴。但近日招则贼首觊觎,入室偷盗,城中十余贾绅遭劫,失金银贵器数千,现已查明,系江洋大盗‘妙千指’而为,其犯科藏匿,或遁入林野,不知所往,如有包庇,视为同犯,若得识遇,速报府衙,而大功擒获者,必扬其名、供其赏……赏白银一百两……”

        “持傍山城主……”

        后面诸如此类,都是些追逃作奸犯科者的告示,大头年纪小,虽然还没读过太多书,但也听懂了,无非都是城中的官差追不下去的案子,有偷窃的、有抢劫的、还有杀人越货的,榜文贴得越高,追逃的犯人犯的案子也就越大,更是凶戾难捕,当然赏金也就越多,大头这下总算明白了,原来那些三五成群出出入入的人,都是些揭榜求财的,只是最底下一行的令文告示都被撕得差不多了,而越往上,能达成的人便是越少,看来想抓那些修为更高的亡命之徒,真是难上加难,就比如贴在七尺之上的那张孤单单的榜文,就从来没人伸手去碰上一碰。

        大头抻着脖子想看清上面写的什么,但马车一走一过,他还是没读全,只隐约看清了几个字——

        “采花淫·贼……赏黄金一百……”

        大头抓着脑袋想不明白,还想再转头,却听身后的陶桃说,“‘傍山城’里突然多了这么乱子,也算是百年难遇,看来我们这一趟真的要倍加小心。”她是说给洛淑儿听的,因为那个小师妹正透过车窗,死死的盯着那些告示,眼睛里似要喷出火,显然,她压抑的闷气已经迁怒到那些“罪人”身上。

        “大头,找家客栈。”李小木手里拿着一枚黑黑的圆牌,那是“铁塔”送给他的,李小木现在才想起来,他甚至都不知道那位兄弟的名字,好吧,或许名字已经不重要,“兄弟”二字足以说明一切……

        他瞬间感觉有些诧异——其实,他和那些“狩灵人”只有两面之缘,但不知为什么心底却升起股股暖意,那就好像是久别重逢的亲情,除了欣慰,还有信任……

        “小、小木师兄,我们不是要去‘附助’何家么?”大头声音很小。

        “就按你师兄说的办吧——”陶桃拍了拍大头的肩膀,轻叹一声道,“我们车马劳顿,仪容不洁,找个地方洗漱一番也好,不然失了师门的礼数,反倒让别宫的人嘲了笑话。”

        车马远去,李小木还是细细摩挲手中的圆牌,一声不吭……

        ……

        客栈是陶桃帮着定的,门楣不很气派,却整洁宽大,朱红大漆龙飞凤舞的刻上牌匾——悦来客栈,两边各有迎客联:

        喜迎八方客,客至如意。

        笑奉四季春,春来似归。

        李小木想也不想,和钟子朝抬下马车上的箱子,径直上了二楼,一头栽在床上,午饭晚饭都没吃,任凭谁叫也是一动不动,就好像个死得不能再死的猪。

        大头想在旁边伺候,但马上就被陶桃拉去了另一间,她点着鼻子对大头和钟子朝说,“今晚你们住一间,把盘缠敬礼给我看好了——”她指了指李小木那一间,“都别去给我招惹他,只要过了这一夜,我们明日事成,便赶回师门!”

        大头只能喏喏点头,钟子朝不置可否,还是一副闷闷呆呆的摸样。

        深夜,洛淑儿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会儿长吁短叹,一会儿瞪眼发呆。

        “你在想什么?”躺在旁边、一直静静不动的陶桃突然说话,把洛淑儿吓了一跳。

        “没、没什么。”

        “是在担心他?”

        “哪有?!”洛淑儿说话有些不利索,“我、我怎么会担心他呢……呃,师姐,您、您在说谁?”

        陶桃半天没有动静,洛淑儿的心,“砰砰”跳得厉害……

        “这几天,不要再节外生枝了,我们身负重任,‘静淼宫’未来几年的兴衰荣辱,或许全在此一举了。”

        洛淑儿悬起来的心悄悄的放了下去,但另一个问题却让她呼吸更加急促……

  https://www.duoben.net/book/74/223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