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修仙不累 > 第29章 再误

第29章 再误

        李小木想躲开却力不从心,他皱了皱眉道:“您是——”

        那汉子摆了摆手,打断了李小木,从怀中掏出一张纸,笑道:“还是洛师兄有先见之明,知道你有诸多疑问,这上面都写得清清楚楚,听我给你慢慢念来——”

        小小的一张纸,竟然字数颇多,那汉子念了整整一刻钟,李小木终于听了个明白。

        八日前,李小木在那场夜袭中身受重伤,“天合派”接应的人赶到正要相救,却不料李小木突然又失去踪影,但是不过几个呼吸又从空中落下,手中依旧紧紧握着“乾坤极灵镜”,可人却已昏迷不醒,众人查过见他无性命之忧,便驱散周围门派,收了灵镜,又将李小木带回“天合派”休养,并破例收为弟子。

        接下来听到的让李小木心里一阵悲凉。

        那场夜战损伤巨大——师父苏大舟灵竭体衰,硬撑着挺到主派接应的人来到,才咽下最后一口气。“八沿门”前任掌门黄义胜不知所踪,几位师长有两位死在了回天合派途中,最后两位刚进山门就不治而亡,十几日前还人丁兴旺的一个“八沿门”,如今只剩下了他和小师妹苏嫣嫣两个人。苏嫣嫣被义香仙子收为徒,她受伤较轻,休养三五日便恢复大半,只是整天面若冰霜,默然不语。李小木听到这里不免又想起了师娘,心中一阵刺痛,眼圈又红了起来。

        那汉子最后才开始介绍自己,他叫吴迟,是“天合派”的上一代弟子,掌门和各位掌宫的师弟。他的半生之中,大多时间都在研习功法武技,一意修行、心无旁骛,常因练功入了神而呆滞不醒,被派内弟子偷偷称为“武痴”,因修为奇高,精通百技,如今被洛义德请来,施展“催心生血”的绝技,为李小木疗伤。

        李小木被吴迟按住下腹灵府,感到涛涛暖流汩汩而入,流到胸口伤处一阵酥麻,疼痛顿去、甚是舒服,本想再享受一时半刻,但看到一只男人的大手在自己小腹上揉来搓去,立刻感觉无比别扭,又见吴迟一脸痴笑的盯着自己发呆,络腮短须之上一双圆眼好似含情脉脉,顿感一阵冰寒,冷汗簌簌而下,腹中十日未进米食却觉一阵翻滚。

        “吴师叔——师叔!师叔?”李小木一连叫了数声,吴迟无动于衷,仍是呆呆痴笑。李小木大感惊奇,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眼不眨、笑不散,依旧不动,李小木吃力的把身体往床里挪了挪,终于躲开吴迟的手,顿时大松口气,却见吴迟身体一震,瞬间清醒过来,他收回手,笑吟吟的在李小木身上上下打量,道:“小木师侄,你的身体倒真有趣……”听得李小木心中又是一阵凉风嗖嗖。

        幸好吴迟再不给李小木疗伤,站起身在盆中蘸水洗过手,交代了几句不要乱动,安心静养之类的话,便离身而去。

        李小木耳根落了清净,开始细看屋中情景,屋子不大却干净整洁,床榻依内墙而立,青灰色床帏高高卷挂,床头一侧摆放了盥洗器具,屋子正中置着一张小方桌,茶壶茶杯一应俱全,一抹阳光从半开的窗口洒入,照在他脸上暖暖的,他心境为之一轻,吐出一口浊气,刚刚闭上眼睛,却听到房门“吱嘎”一声打开了。

        他转头看去,见门外强烈的阳光射进屋内,只照出那人轮廓,身材窈窕似是女子,却看不清面目,待那女子把门又随手带上,李小木才看清,轻呼一声“啊,小、小师妹,是你——”

        来人正是苏嫣嫣。

        李小木大劫过后初遇熟人,仿佛见了至亲,他心潮澎湃,悲伤、喜悦、凄苦、欣慰诸般情绪猛然涌上心头,他挣扎着坐起,泪眼朦胧的看着苏嫣嫣。

        见小师妹一步一步慢慢走向自己,李小木却突然感觉不妙——她面如寒冰,嘴角挂着冷笑,眼中似要喷出怒火,她手中提着一把长剑,越走越近……

        突然,寒光闪过,苏嫣嫣手中宝剑直削李小木脖颈,李小木向床边一滚躲开,虽然保住了头颅,肩膀却被划了个大口子,顿时鲜血直流。

        苏嫣嫣举剑又刺,李小木惊坐而起,让过胸口要害,左臂上却留下一个浅浅血洞。

        苏嫣嫣心中满是悲愤,已不顾招式剑法,只是横劈直刺,一劲儿的向李小木身上要害招呼。

        李小木咬牙忍着胸口剧痛,摇晃着站起身闪躲,他本来就不是师妹的对手,现在身体有伤,行动更是不方便,身上已经被刺中好几剑,动作更见迟缓,苏嫣嫣也是大伤初愈,刺出数剑后气息渐渐沉重,但见李小木已被逼到墙角再无可避,口中一声冷笑,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倒出几粒“复体丸”吞咽而下,感觉体力恢复少许,又将瓷瓶收入怀中,喊了句“李小木,你受死吧——”一剑刺出,直取李小木咽喉。

        李小木再无力闪躲,眼见寒光闪闪的剑尖越来越近……

        ……

        洛淑儿这几日一直心事重重,她已经听过师父说起前几日那一役的实情,当听到大家谈论李小木救助同门巧计夺宝的种种功绩时,便对当时自己那一重踢尤为愧疚,但她一直是“天合派”年轻一代的俊杰,无论修为还是相貌在全门派同龄人中也是屈指可数,自然有些任性骄纵,怎可轻易屈卑认错,只是她平素又自诩光明磊落更胜男儿,所以对误伤李小木一直耿耿于怀。

        这日,她功课已毕,坐在闺房左思右想,犹豫再三,终于决定暂将李小木羞辱自己的事先放在一旁,心中想定,端着一个铜制小盘盛着几瓶疗伤药,款款向小木的房间走去……

        ……

        李小木心中后悔方才不该急着放走吴迟,眼见苏嫣嫣的宝剑直刺过来,他眼睛一闭,双手本能的向外挡去——

        “咔嚓!”

        “啊!”

        在断定惊叫声不是从自己口中发出之后,李小木眯睁着眼向前看去,不由一呆,只见那柄长剑已断为两截,剑尖就插在自己双腿之间前三寸的地面上,而苏嫣嫣手中握着半截宝剑,一脸惊骇和迷茫,她在即将手刃仇人的一瞬间,感觉手中宝剑一震折为两半,随后一股大力扑面而来,打在身上力透肢体,顿觉头晕脑胀,胸腹气血一阵翻滚,惊愕之间,忽觉腿脚发软,再也支撑不住,一头向前栽去,她看着地上插着的半截宝剑的剑锋离自己的胸口越来越近,不由得惨然一笑,我,就这样完了么……

        她已能感觉残断的剑锋依然犀利,似乎已经刺破了她胸前的丝衣,正贴近肌肤……再落下一点,只一点点,便可以去陪大师兄和父亲、母亲了,她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可是时间仿佛突然停止,她的身体悬在半空,剑锋刚刚划破她的衣衫便不再深入,她“唰”的睁开眼睛,却发现李小木紧咬着牙关,单膝撑地,用手支撑住她的肩膀,让她不再倒落。

        李小木脸色惨白,豆大的汗滴滚滚而落,这是脱力的征兆,他咬牙使出最后一点力气奋力一撑,苏嫣嫣终于被他推翻过去脱离了险境,而他用力过猛,人也向前冲倒,不偏不倚正压在了苏嫣嫣的身上。

        苏嫣嫣不知是力竭还是羞愤,已然晕厥过去,李小木暗自苦笑,想挣扎着站起来,却再也使不出一点力,他看看苏嫣嫣的胸脯,又犹豫片刻,最后一闭眼,将手探入小师妹的怀中,心道:不知那“复体丸”能否让师妹醒来,但可一试,也总好过被我压着……

        房门不失时机的打开了,双手端着药盘的洛淑儿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这既血腥又香艳的一幕……

        “好你个淫贼!”洛淑儿大骂。

        “我、我,她、她……”李小木的手停在苏嫣嫣的衣领深处,不敢再翻找什么“复体丸”,他感觉自己嘴里有些发苦,叹息一声,喏喏的说,“我、我说我是为了救醒她,你、你信么?”

        “我说我现在要杀了你这淫贼,你信么?”洛淑儿把药盘扔在一旁,已经握住了宝剑。

        “我……信……”李小木有些绝望……

  https://www.duoben.net/book/74/223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