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南宋风烟路 > 第1515章

第1515章

        林陌从淮南回到陇陕,林阡早就从“真刚”的来信中得知;

        林陌在香林山劫持金帝,林阡当晚便在“转魄”的情报里获悉;

        林陌担当曹王府新主、领导起“伐宋联盟”……林阡,再晚都会听说。

        

        连日来,眼看着会宁就要成为对完颜永琏最为不祥的“常败之地”、西线宋军亦将以不可逆之势吞噬陇陕所有金军劲旅大获全胜……谁料就在这紧要关头,宋军严丝合缝的包围竟猝然被金军撕开了一道裂缝,继而绝地反击、绝处逢生,其情其境似极了十年来林阡率领抗金联盟对曹王府打过的每一起翻身之仗。然而在曹王倒下的今时今日,究竟何人,成为了金军昏暗中的那道曙光?

        二月初十决战之前,静宁和秦州已是金军的空白地带,定西、陇南、陈仓三地亦全被宋军隔断,完颜永琏在会宁的处境被描述为“与赵淳在襄阳等同”毫不夸张。但当会宁和定西的金军冲破封锁顺利会师,“气尽棋亡”瞬然变作“气连棋活”,宋军这场原本必胜的决战毋庸置疑落空。

        撕开裂缝的金军将帅并不陌生,会宁的卿旭瑭高风雷,定西的完颜璘把回海,或武功绝顶,或擅长攻坚,他们都是西线保留较为完整的战力,先前只不过是被林阡打懵、没能和曹王一样调节到最佳状态而已。曹王的力竭倒地若非连累他们一蹶不振,就必会激励他们卧薪尝胆,连带着楚风流的那份遗憾一起!

        短短三日,会宁定西融汇为第一战区,静宁秦州陈仓交织成第二战区,唯独陇南的阶成和凤四州不变,依然胶着在第三战区。形势虽仍是宋强金弱,但已不再是二月初十的一战定天下之感。宋军遗憾之余,难免都会关注,到底是什么因素,促使曹王府一丝颓丧都不曾有,反而在惊逢大变之后越战越勇、连郭子建和华一方的联手阻击都奋力冲破?

        值得一提的是,先前徐辕为了减轻林阡夫妻的负担,亲手把华一方从京湖后方调上前线,华一方星夜兼程赶来,刚好在前日到达会宁顶了石硅郝定的缺、成为本就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林阡的左膀右臂;至于定西一带,已镇守和领导彼处数年之久的郭子建,虽受过尉迟雪身世困扰,却及时恢复了威信,他自身双刀卓绝,麾下亦猛将如云:

        有来自原越野山寨和苏降雪麾下的沈钧、曾嵘、袁若、肖忆、史秋鹜、俞瑞杰,有来自原祁连九客的蓝扬、陆静,有来自原陇西单行寨的刘淼、吴赟、孙琦、胡三十……

        诚然,卿旭瑭高风雷的麾下也有石抹仲温、刘铎、移剌蒲阿、蒲察秉铉、羌王、琵琶魑魅魍魉戥戮戕截……但,整体略输宋军一筹。关键一战竟输,林阡也没想到。

        更没想到,曹王府在石缝里发现的那根青草,竟是他林阡的双胞胎弟弟林陌——二月十三日,华一方忿忿来见林阡,愠怒“恨不能扼杀他于萌芽,任凭他真成后患!”

        去年三月,在听闻林陌娶了曹王的干女儿以后,华一方脸上也是同样的一副表情:“他要的不是那个公主,只是那个地位,做出这样的事,何曾想过对主公的声誉伤害?是撕破脸你既不仁我便不义么,也罢,是我们先对不起他!”

        

        一直以来,华一方的立场都是林阡至上,“只要林陌伤害主公名誉,便立即代主公与他划清界限”,别说是华一方,徐辕、宋恒、寒泽叶哪个都是这样想。

        但那显然与林阡不愿牺牲无辜的原则完全抵触,为此他们有过不止一次的激烈争执——

        “主公息怒!我和天骄想得一样,不能让主公受到半点波及!但,这也是为了抗金,北伐,天下苍生……请主公勿要自我归咎。”“为了所谓信仰,就扔弃原则、剥蚀底线?!我不需你们这样做!”“那不是底线,是后患。”

        如今,是后患发生了,还是报应来了?我的底线剥蚀后,川宇你也真的被拖下了浊流,那个常常在我梦里响起的声音,“不止一个金人招降我,十年前,我便没答应,十年后,也断然不。这一生,绝不。”越来越弱,盘旋呜咽,终至不见……

        那晚华一方离去后,林阡难得一次竟喝得微醉,借着酒力,挑灯看刀,回忆林陌入金后的将近一年自己对亲情的毫无作为。

        掀天匿地阵里,他就是用手上的这把刀,连贯、决绝、凶狠地砍在了林陌身上,若非刚好那阵法的能量被金阵其余六十三人平分,林陌只怕当时就因他这个亲哥哥身死魂灭。

        “你是这样的人,对你身后的他们,你是宁可自己辛苦,也要他们的仗轻松一些……所以,你的弟弟,他也是这样的人?”“他必有苦衷,我却不得知。”林阡啊林阡,你明知川宇有苦衷,可后来你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我什么都可以不追究,只要念昔一个。”“什么都不能给你,她更不能!”“我今日还能做徐庶,他朝,谁知不是黄忠?!”呵,想了很久,好像就做了对川宇抢婚这一件事。

        说实话,设身处地,林陌后来做什么,林阡都不觉得过分,这是他从出生开始就欠了林陌的——为了他林阡的巅峰和辉煌、林陌心甘情愿孤寂潦倒了多少年?最终,却只是让林陌把燕平生和魔神互相给对方的伤害双倍加身……

        然而,再亏欠林陌,阡也不可能对即将、不、是已经开始对宋军复仇的林陌让步——不管陌这次是被骗还是自愿,他都还抱存希望陌能回归,因此他一边不改原则地决定、要挡在陌的对面保护盟军、将对双方的伤害和罪孽降到最低,“不回避与他交手,要报仇尽管冲我”,一边听从了轻舟、覃丰等谋士闻讯后的建议,在兄弟俩当真刀兵相见之前,先从唯一的纽带玉紫烟入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能不残忍,自是最好”。

        “虽然林夫人仇视盟军比林陌更甚,但主公派去的人都请只谈亲情。”轻舟虽身处陇南养病,看问题仍一针见血,写信称玉紫烟为“林夫人”。“林阡”是那位林夫人在世上最愧疚、最疼惜和最有求必应的人。

        “我的阡儿,笑起来最是可爱……”虽然,幼年丢失前的记忆早就模糊,但这双饮恨刀却还代林阡记得,那个逗弄着襁褓里双生婴儿的年轻美貌女子,脸上荡漾着的初为人母的幸福笑容。

        “阡儿,阡儿,你在哪啊……”“紫烟,阡儿已经死了……”“不!他没死!那死婴不是阡儿!”“紫烟,跟我回兴州……”“不,我留在这里找阡儿,一日找不见他我一日不走,一辈子找不见他我一辈子不走!”“你疯了!”“林楚江,你放弃了,我却不会忘的,我的阡儿,笑起来的时候,耳朵喜欢动……”那女子本就性子急躁,遭逢大变后歇斯底里愈发疯魔,直到改嫁他人、遍寻名医了多年才好转,最终还是离开了那个失去林阡的伤心地。

        “娘亲……”林阡看刀看得魔怔,只觉得越来越多的自己都去了刀里,而越来越多的刀意被置换进躯壳,耗费极久,才终于又换回来,却好像没守恒、损失了一些……

        倏忽肩膀一痛,一惊蓦然回神,迎面明晃晃的一锤当头猛砸,怎么回事,我是何时上的战场怎么现在是亮堂堂的白昼?回神的一刹,高风雷及其雷霆战锤始料不及地映入眼帘……千钧一发,林阡的心脑完全不知该怎么调节情绪、刀却有迎接敌人绝杀之招的手感,于是在心脑完全不受控制的一瞬之间,刀最快也最自然地、对最强也最易入魔的一招发起诉求……

        却忘了,以现在的他对付高风雷,完全用不着那么强的八阶以上刀境,而且凭他大病初愈的体力、并不能在仓促之间打到那么高……

        入魔边缘,遽然再临。众人惊呼声中,高风雷头破血流但同时金军中剑光暴涨,原是那战狼抓紧战机果断出阵、“血狼影”极速掠斩而至,当是时,林阡虽勉强寻回了一缕神智,但刀法已正中战狼下怀、磅礴中充斥着凄惨和颓丧——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

        瞬然就从好不容易攀上的第九层垂直坠落,却还不依不饶地要爬第十阶自寻死路,心念影响意境,林阡刀中原本澄清的冰天雪地,无能为力地被诱导成遮天蔽日教人生无可恋的暴风骤雪,“这战鬼,说入魔就要入魔,所幸最多只陪葬此间战场的几千人……”战狼精打细算,原还稳操胜券,笑却僵在嘴角,宋军阵中最及时杀出的一剑,本身轻盈不足为惧,不料血光乍现竟直接给了病重的饮恨刀一剂猛药——

        那一剑,风卷寒云暮雪晴,江烟洗尽柳条轻,原还满目疮痍、尸横遍野的战场,忽然阳光明媚、春草蔓生,其后由远及近是千军万马、千山万水,林阡刀法很快恢复成泰然自若、谈笑风生。

        “风花雪月……”高风雷满眼鲜红,不知是眼球被伤,还是因惜音缭乱,去年就能以“一剑万万式”和他打成平手的凤箫吟,而今“一剑无式”该不是能把他打成手下败将?心中一凛,急忙细看,不顾眼疼。

        凭凤箫吟对招式的天赋和灵性,要打什么招式辅助林阡逃过战狼的“推动入魔”还不是信手拈来?但令战狼愈发确信也更加惊异的是,上次在柏树林交锋不是错觉、凤箫吟的剑术当真能抵挡自己用以“压制林阡入魔”的梵音,在林阡与饮恨刀之侧形成了泼水不入的防线——

        随着她剑法的越来越强、越来越稳,这些“辅助”和“保护”愈发明显,上回林阡体力耗竭还能在她到来后打第九阶,今日轻而易举就冲到了“生生不息,物与我皆无尽”的最高水平,这个水平,战狼也不敢怠慢。

        这夫妻二人,一个刀法妙到毫巅,一个剑术妙趣横生,一个浩瀚得“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一个幽深得“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一个豪放如“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一个轻灵如“积水空明,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一个“过江千尺浪”般荡气回肠,一个“剪水作花飞”般巧夺天工。

        当真是因为夫妻心有灵犀,才如此绝配?

        战狼见林凤搭档如鱼得水、天衣无缝,正自思索如何破解,忽而感到心头一丝奇妙的律动,稍纵即逝,无比不适……就是这电光火石间,他望着掠过视野的惜音剑、涤荡出若有若无的气波,莫名就把所有不解都串联——

        “《净心咒》早已没有用了。”“是的,这些年来,一直没有契合的曲子将渊声彻底净化。”“可惜这《入定》依然不是最契合的曲子。”王爷曾经对战狼转述过,浣尘居士说,世上没有合适的镇魔曲,若非渊声正好有个关于薛焕的心结,这世上再也没有人能压制渊声。

        是吗?没有?明明环庆的火楼上,有人压制过,只不过被她“猝死”给掩盖过去了,这样一个偌大的真相竟被他们直接放过,“仅仅两回合功夫,凤箫吟一出手就打败了渊声”,那不是大话,也不是凑巧,虽然确实当时她只是林阡的辅助而已,可当时发生过“顶层大半的高手,除了她自己之外,都感觉心脏不适”,就像现在战狼一样。

        那是因为,这惜“音”剑,能打出镇魔曲!她的剑法就是最克制林阡的曲子,当然能覆盖其余一切相同作用的声律包括他战狼的梵音。

        除了战狼以外,还有个浣尘曾经洞悉这天机,河东之战结束时他对寒棺外的凤箫吟说:“将伤养好,早些成熟。”就是要她把剑练到极致,配得上林阡也压得住林阡!

        既然惜音剑是超过净心咒和烛梦弦的存在,浣尘居士怎能不欣喜:我终于等你成熟了。所以,惜音剑能压制饮恨刀的入魔,并不完全因为表象的夫妻关系,而是因为其中音律……

        不过,不同于燕落秋烛梦弦的琴音高亢,凤箫吟惜音剑里的悠远潜低、飘渺入无。那是自然,最大的音乐无形无声,听不见,闻不到,却是一切有声之乐之源,是音乐的最高境界——

        玉皇山论剑结束后,林阡给凤箫吟安了一个“大器晚成”的虚名,错了,应换作“大音希声”的实际!

        战狼惊异之余,深知凤箫吟的成就远远不止于此时此刻,她若想更上层楼,还缺一个对天道潜心钻研、领悟透彻的剑圣师父给她详细点化,只可惜,那个战狼心头呼之欲出的人不在南宋,大概,也活不了几天了……

        

        当发现吟儿突如其来并肩作战,林阡比高风雷、战狼更加吃惊,直到她那模糊的影子渐渐清晰,他才意识到她真的从川蜀回来了,可是,为何回来?不是刚把你调去诛杀吴曦了?为何回到这抗金的前线两面不是人?!

        “吴曦那小人,哪有你重要!”武斗结束后,吟儿与他一同出阵,红着眼圈对他讲。日前她在川蜀完成他交代的任务,听说他横扫陇右的同时“过强险入魔、收刀时受伤”……旁人联想到那场景或还觉得好笑,她却是对此担忧得不得了,“只怕那战狼对你的伤害跟酒一样,当时没醉,后劲很大……”

        “什么后劲?我是眼花、刀没对得准鞘才受伤!”林阡又感动,又尴尬,又气恼,“小题大做。”

        “反正看着川蜀也没什么乱子,诛吴的事一时也急不得,交给他们有条不紊地组织。”吟儿笑着,有理有据地说。

        “你说得对。不过,也等不起。”林阡原本是希望她发挥她的铁腕作风、一次性集中李好义和杨巨源两大集团、把吴曦及其党羽一网打尽全部消除的,听她说急不得,想,可能是自己未曾亲临成都、不及她有说话权吧。望着吟儿笑靥明晰、俨然不知近日变故,他的心忽而一颤,不知道如何启齿:“吟儿……”

        “什么?”吟儿粲然望他,眼中光华流转。

        “川宇回来了,你知道吗,曹王他被小人绊倒,命在旦夕……”林阡苦叹,不忍注视她脸色的变化,“你和你爹、我和我娘,竟都好像不能释怀,唉,实在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感觉……”

        “他,他怎样了?”她颤声问,作为一个不孝女,当然最先关注的是父亲,可是问的同时她的眼神一黯,她有什么资格关心他,她和完颜璟一样、总以为他坚强地永远屹立不倒、所以一次次变本加厉地任性试探他、反抗他、伤害他。她不配问他,也深知,他虽没有当面说,却一定已经吩咐麾下,“战场上若她阻碍太过,汝等可自行将她斩除,也算为我、为曹王府正名。”那是应该的,那是原属于她的家国对她的惩罚。

        而在楚风流阵前死于林阡之手后,她能愈发感受到父亲对她的深恶痛绝,他对楚风流多负疚,对她就有多憎恶,楚风流才是他的小牛犊,而她,凤箫吟,只是个该受天打雷劈的魔鬼,尽管她害怕失去,可是她不配拥有!最后,她只能无助地抱着周虎的孩子哭:“阿姨,没有父亲了……”留不住,环庆玉皇山的火楼,注定是父女的最后一面。

        这一刻,尽管她很关心地脱口而出,也意识到曹王府不会给她去探视的机会她没有资格去!那为什么还要纠结,还要用负面情绪去对胜南再扰心?这不是你凤箫吟自己作的决定吗你也不是也说过永远都不会后悔吗!缓得一缓,收起惊慌,平静地狠心地自问自答:“他应当没大碍?否则,我早知道了。”装成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问林阡:“川宇和娘亲,又是怎么回事?”

        他看透她这副违心的样子反而更伤感:“川宇他,继承了曹王,是如今西线金军的马首是瞻,极有可能是盟军将来的头号大敌……”

        她听他说得心中打鼓,若干年前,她感激过林陌的退让、也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陌的原谅,于是就心安理得了陌的不存在,在那个没有陌的世界横行无忌,突然间,陌的回归犹如晴天霹雳、分明异物入侵、不知要给这九州残局带来怎样的影响,她不是害怕后果,而是震惊前因,前因,不就是阡和她吗!

        回帐的路上阡吟都有过力竭所以彼此扶持才走完,十年来南征北战类似这样的相互取暖早就已经习惯,可是,那就是陌最不能看见的、陌认为本该属于他的一切!那些欲念,他本来都能藏掩,不顾一切要忘却,可是,所有人都推动着他刻骨铭心,撕心裂肺——

        

        兴州婚宴、陈仓血洗、金宋对阵、环庆抢亲,

        先被冤而蒙难,为护吟而舍身,却受骗而叛国,又因阡而受辱,

        兴州大火、散关追杀、六合交兵、建康船战,

        既不被本就脱离的武林承认,也不被本就亏欠的民众原谅……

        所以陌完全摒弃了传统的国别之分,而决意只从正邪清浊来论公私,

        后世曾有人说那位彻底与汉朝断绝关系的李陵:“当他无家可归,祖国执行不义的时候,叛变也许是悲壮的正道。”

        

        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到营帐,才一掀帘,林阡和吟儿意外看到轻舟和小牛犊在,不约而同地眼前一亮、忧愁略减、喜不自禁。

        很明显,某些地方有捷报,林阡立即问起那个从来就没让自己失望的少年:“是宋恒?”

        “主公,先说襄阳。”军师原在案边读信,闻言抬头,莞尔一笑。

  https://www.duoben.net/book/5976/276440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