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打造超玄幻 > 第四百零六章 ? 五凰的增强计划

第四百零六章 ? 五凰的增强计划

        五凰,不入高武册了。

        淡淡的声音,萦绕在血色战场的上空。

        欢喜尊者的面容微微一颤,这话语听的他心惊肉跳。

        冰冷的死气弥漫在血色战场上,一位渡劫尊者身死,这是何等可怕的画面啊!

        最重要的是,欢喜尊者从未想过,司法尊者会身死。

        陆番的果断,超出他的想象。

        他本以为陆番会忌惮大尊,亦或者是会为入高武册而屈服。

        虽然会与司法尊者产生矛盾,但是,不至于出现生死危机。

        可是,结果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陆番竟然毫不犹豫,将司法尊者拉入大阵中,直接打死了。

        欢喜尊者身躯微微有些冰冷,环顾四周,血色战场上仿佛都在流淌着鲜血。

        这虚无天新生的高武,死了多少强者了?

        一位圣主级,两位尊者级。

        在平阳天中,数千年都不会陨落一位尊者级,可短短时日,在虚无天中,竟然已经死了这么多强者。

        “果然……虚无天当真是不祥之地。”

        欢喜尊者笑不起来。

        呢喃了一句。

        司法尊者的死,可绝非小事,毕竟,司法尊者背后站着的可不是普通的势力。

        而是让大尊都无比忌惮的上界。

        欢喜尊者抬起头,看着翻云覆雨的大阵。

        深吸了一口气。

        “陆……陆圣主。”

        他朝着云层拱了拱手。

        “贫僧在此为司法尊者的无礼道歉……”

        云层翻滚。

        可是,陆番的身影却根本看不清楚。

        欢喜尊者浑身毛孔微微紧缩。

        心中竟是涌现出些许的恐惧,毕竟,陆番能杀司法尊者,那同样能够杀他。

        因而,他无比的谨慎,将自身的姿态放的很低。

        “可是,陆圣主,入高武册的事情无比的重要,关乎五凰未来。”

        “毕竟,不入高武册,每次镌刻道蕴,都需要遭受到大道劫罚的惩罚,稍有不慎,便会被劫罚轰击为飞灰……”

        “渡劫乃是大难,陆圣主……莫要因一时气愤,而将五凰的未来置之不顾啊。”

        欢喜尊者拱手道。

        血色战场上。

        霸王等人听的微微有些发懵。

        不入高武册,竟然这般危险么?随时都会遭受到劫罚的轰击,甚至会灰飞烟灭?

        齐六甲看着司法尊者的尸体,神色无比的复杂。

        有欣喜,但是也有慨然。

        他拱手,望着覆天阵,道:“公子……”

        然而,齐六甲尚未开口,便有淡淡的话语声从覆天阵中传出。

        “本公子已经决定了。”

        “高武册有什么好入的。”

        陆番道。

        “回去禀报大尊吧,本公子数到三……”

        “你若不走,便留下陪此人。”

        陆番的话语从大阵中传出,很平静,没有丝毫的波澜。

        可是,却听得欢喜尊者面色大变。

        下一刻,他没有再说任何的话语。

        他不会觉得陆番在说笑。

        一言不合就弄死一位渡劫尊者,这样的狠人,他不敢试探。

        嗡……

        脚下佛莲转动,欢喜尊者冲天而起。

        “陆圣主,告辞!”

        “圣主当真不准备让五凰入高武册?”

        欢喜尊者犹豫了一下,在虚无中,躬身问道。

        “三。”

        轰隆隆!

        话语声如雷霆,滚滚炸开,引得天地色变。

        欢喜尊者神色大变。

        化作一道流光,刹那远遁。

        血色战场,顿时变得安静万分。

        齐六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知道是欣喜还是担忧。

        陆番此举,得罪了不仅仅是大尊,更有那司法尊者口中的上界。

        霸王微微吐出一口气。

        陆番的强大,震撼了他的心神。

        司法尊者仅仅只是释放出的气机,就让他难以忍受,可是,这样的强者,居然被陆番轻易的斩杀了。

        聂长卿,凝昭目光闪烁,眼中迸发出万千精芒。

        公子……果然还是公子。

        一如当初在北洛城中,一言不合就下杀令的陆少主。

        司法尊者身死。

        那悬浮在他身边的大道令,也开始不断的崩灭,消散在了虚无中。

        而每一位被强制传送来的修行人,周身都浮现出了一道道光华。

        下一刻,他们便被传送回了原本的位置。

        只不过,这一趟,对每个人而言,都是一次震撼的经历。

        他们见识了神秘的白玉京之主的强大。

        虚无天外的强者,在陆少主面前,轻易便被弄死了。

        同时,他们也明白,能够参悟出道意,是多么的幸运。

        这让他们对九狱秘境中的道碑越发的看重了。

        血色战场变得空空荡荡。

        只剩下了司法尊者的尸骸跪伏着。

        齐六甲迈步,来到了司法尊者的尸骸边,一位渡劫尊者,哪怕已经陨落,肉身所散发出的可怕气机却也无比的恐怖。

        看着司法尊者眉心的一道剑痕。

        齐六甲越发觉得陆番深不可测。

        虚无天中竟然诞生出这样一尊怪物,与古之大帝……可否有关系?

        齐六甲目光摇曳。

        忽然。

        轮椅碾过地面的声音响起。

        陆番端坐千刃椅,缓缓出现。

        “公子。”

        齐六甲躬身。

        “把他的尸体处理了,抛入虚无中吧。”

        陆番道。

        齐六甲躬身应允,虚无天的虚无中拥有强横的规则力量,一旦抛入虚无中,很快,规则便会斩尽强者的血肉,化作腐朽。

        当初那黑白圣主的尸骸,如今连骨头都被规则斩的消失不见了。

        这种规则之力,在其他天地中是根本不存在的,也是虚无天让人忌惮之处。

        越是强大之辈,这规则的作用就越可怕。

        所以,很多强者都不愿踏入虚无天。

        在平阳天,一位尊者陨落,尸骸可能数千年不腐朽,哪怕血肉拂袖,骨骼也能存在万载。

        然而,在虚无天,数日时间,便会被规则斩的干干净净。

        齐六甲站在陆番的背后,欲言又止。

        “你是否是想问,为何五凰不入高武册?”

        陆番一手撑着下巴,道。

        齐六甲颔首。

        “入与不入,其实都没多大差别……”

        “雷罚之劫,也无需担忧,一切本公子全部接下。”

        陆番道。

        齐六甲闻言,身躯不由一颤。

        “况且,雷罚之劫,当真是磨难吗?”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既然选择镌刻道蕴入本源,自然就要做好抗住雷罚的准备。”

        陆番徐徐道。

        “将雷罚看做对自身的磨练。”

        “所以,这高武册,入不入又有何关系?”

        “再说了……”

        陆番端坐千刃椅,转身,目光平静的看着齐六甲:“入个高武册,都要处处受气……那这高武册还有什么好入?”

        齐六甲闻言,不由哑然。

        公子这脾气啊。

        够直接。

        “去吧。”

        陆番摆了摆手。

        “喏。”

        齐六甲后撤一步,尔后,提起了司法尊者的尸骸,迈步踏入虚无中。

        轰隆隆!

        虚无中,可怕的气机滚滚。

        规则意蕴若隐若现。

        司法尊者的尸骸被放在了一块冰冷的大陆上。

        身上的血肉,开始在规则的影响下,逐渐萎缩,干枯……

        血色战场之上,再度变得寂然。

        陆番望了一眼覆天阵。

        诛天四阵,覆天阵只是其中一个。

        还剩下三个未曾得手。

        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获得,诛天四阵圆满,布置在五凰周围,或许,陆番就可以无忧了。

        如今,陆番只能加强一下覆天阵。

        摊开手掌,如玉一般温润的覆天剑漂浮着。

        轰隆隆!

        三十赫的混沌之力涌动,笼罩住覆天阵,不断的镌刻其上。

        覆天剑变得强横,使得覆天阵的防御力也不断的增强。

        齐六甲在虚无中,看着变得越发诡异,霞光蔚然的覆天阵,心头骇然。

        这覆天阵,怕是达到了地阶阵法的极致!

        当齐六甲回到血色战场中的时候。

        陆番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

        五凰。

        回到了邪教总部的刘元昊,心中一阵后怕。

        他拍了拍胸膛,面色泛白。

        “差点被这秃驴坑了。”

        “幸好没有站出来,说要离开五凰……还以为多厉害呢,结果陆少主一招就是杀了。”

        刘元昊鄙夷道。

        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回到了邪教,内心也微微放下心来。

        不过,想到陆番的可怕,他内心又有些怵然。

        邪教行事得低调一点,否则,什么地方招惹到了这心眼极小的陆少主,被顺手拍灭,他刘元昊哭都没地哭。

        难得在无尽荒漠往西,经营起了邪教,若是因为手下不懂事,招惹了陆平安,被一巴掌拍灭,那真的太委屈了。

        莫天语睁开了眼。

        他的面色有几分怅然。

        “唉……”

        “法师一路走好,小生也曾提醒过你,可惜……你非是不听啊。”

        莫天语有种感同身受。

        毕竟,当初,他也被陆番一巴掌,像根萝卜一样被拍入地中。

        多么似曾相识的经历啊。

        不过,他莫天语比较幸运,留得了一条命。

        至于这司法尊者。

        莫天语怅然。

        内心竟是有些难受。

        怪他么?

        若非他给司法尊者算了一卦……

        或许,司法尊者还不会死呢。

        被强制传送到血色战场的修行人都回归了。

        许多人抬头望天,神色复杂。

        “陆少主为了我等出气,放弃了入高武册的机会……”

        “少主背负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许多人感慨。

        这越发的增加了他们努力增强修为的决心。

        虽然他们不太清楚入高武册意味着什么,但是,他们猜测的出,绝对意义非凡。

        ……

        虚无天外。

        拓跋圣主和青灵圣主,观望着仓皇归来的欢喜尊者,面色不由一滞。

        他们身后,不少侍从带着宝物,就等五凰加入高武册后,他们入境去恭贺呢。

        现在,看欢喜尊者的模样,似乎事情出现了意外。

        还有,那位一同进入五凰的,负责为高武评级的司法尊者呢?

        那司法尊者的地位可不一般,虽然实力不算很强,但是,身份象征的是上界的代表。

        欢喜尊者神色匆匆。

        看到拓跋圣主和青灵圣主。

        若是往常,面对两位衍七级高武圣主,他定然会流露出温和的笑容,聊几句。

        但是,此刻,他没有唠嗑的心情。

        “欢喜尊者,怎的这般形色匆匆?”

        拓跋圣主开口。

        欢喜尊者看了眼两位圣主身后侍从们准备的宝物。

        “都撤了吧……”

        欢喜尊者道。

        “啊?”

        拓跋圣主和青灵圣主神色微微一变。

        “司法尊者没了,被陆圣主斩杀在虚无天……”

        “五凰,拒不入高武册。”

        “出大事啦。”

        欢喜尊者摇了摇头,下一刻,踩着佛莲,飞速朝着平阳天小雷音佛界遁走而去。

        拓跋圣主和青灵圣主对视,两者不由深深的吸气。

        这……假的吧?

        司法尊者被杀了?

        那可是代表了上界的渡劫尊者,身份之尊贵,在小雷音佛界中,大尊都对其和和气气。

        结果,死了?

        死在了五凰?

        他们毛骨悚然,看向虚无天,隐隐间,记忆中那端坐千刃椅,笑容温和,犹如翩翩公子的少年,浮现在眼前。

        “这人……怎么这么凶啊!”

        青灵圣主道。

        “这是要凶出事了,陆公子怕是遭到了小雷音佛界大尊的算计了……”

        拓跋圣主凝眸。

        “不……感觉不像是被算计,可能……大尊的确是想要借陆公子之手敲打一番司法尊者,可是,大尊绝对不会想要让司法尊者身死的。”

        “因为,司法尊者一死,受影响最大的还是大尊。”

        两位圣主对视,叹了口气。

        他们隐隐感觉到了一股风云在涌动。

        原本想要庆贺五凰入高武册的心思也淡了,此时此刻,他们最好是什么都不要做。

        若是和五凰走的太近,会出问题。

        况且,五凰没有选择入高武册,将要经历无数可怕的劫罚,未来一片迷茫。

        他们再和五凰走的太近,可能会遭受到牵扯。

        所以,他们摆手散去了侍从,转身离去了。

        小雷音佛界。

        一座座古刹散发着光华。

        中央佛塔。

        欢喜尊者神色匆匆,遁入其中。

        许久之后,佛塔中,有可怕的气机滚滚而出,无数的云层宛若瀚海起波澜。

        欢喜尊者很快从佛塔中遁走而出。

        欢喜尊者却是神色一脸古怪。

        他万万没有想到。

        司法尊者身死,大尊虽然震怒,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不仅仅没有派遣大军攻打五凰,将五凰踏平,以此来平息上界怒火。

        甚至,还特意叮嘱他不要动手。

        大尊……到底是怎么了?

        ……

        五凰。

        古墓。

        第五城阙。

        静谧宫阙内,石棺安静摆放,长明灯灯影绰绰。

        蓦地,四具骷髅浮现在了石棺周围。

        “将军,他拒绝了。”

        穿着粉色长裙的骷髅,道。

        石棺中,有淡淡的笑声传出。

        “倒是不出意料……”

        “将军,是否要备战?”穿着甲胄的骷髅,道。

        “他杀了一位使者,并且拒绝入高武册,定然会惹怒一些可怕强者,会给此界带来灭顶之灾。”

        然而,石棺中却是有悠悠声音传来。

        “不用。”

        “那些人,不敢杀来。”

        “至少,在‘帝兵’不曾出世之前,他们不敢。”

        石棺中,声音响彻。

        尔后,便沉寂了下去。

        四具骷髅,眼眶中鬼火幽幽,对视之后,退出了第五城阙。

        ……

        本源湖,湖心岛。

        陆番回归,雾气袅袅。

        他自然不太清楚各方的反应,哪怕知道,也不在意。

        在灭杀了司法尊者之后,陆番便做出一些防御措施。

        将覆天阵给加固。

        并且,在覆天阵内,还布置各种各样的小型防御阵法,哪怕是超越渡劫尊者的强者降临,也会被限制的焦头烂额。

        陆番很自信,这自信不仅仅来自覆天阵,也来自虚无天中的可怕的规则之力。

        只要规则之力不衰弱,能够轻易湮灭覆天阵的强者定然不敢降临,否则规则之力所带来的损害,会让那些强者重伤。

        那些强者又不傻,利益还是分得清。

        “不过……五凰还是得快速增强实力。”

        “实力太弱,处处受气。”

        “而且,这笼罩虚无天的规则之力,保不准什么时候就消失了,到时候,五凰至少得有自保之力。”

        陆番手指在千刃椅上,轻点着。

        “如今的五凰,成为了高武世界,首先……想要提升实力,必须要增强参悟道意的修行人数量,让本源镌刻足够多的道蕴。”

        “还有,也该整理一下,三神境之后的境界了。”

        “除了这些,该开始全面的增强五凰修行人的实力,努力修炼,炼气才是根本。”

        “如今跨入高武,上限比起中武时候高了很多,可操作空间也更大。”

        陆番脑海中飞速转动,开始给接下来五凰的提升,来制定计划。

        “唔……”

        “以我如今的实力,能不能将‘临’字阵言覆盖整个五凰?加速五凰世界的流速?”

        “若是可以,五凰在短时间内,将更快的提升实力。”

        这个想法一出现,陆番不禁有些心动。

        当初,他炼气五层,做不到让拥有时间之力的“临”字阵言覆盖整个五凰。

        而如今,他倒是可以尝试一番。

        压力,便是动力。

        虽然说,陆番推测,与虚无天有仇怨的至强者不敢降临。

        可是,他也不敢百分百保证。

        因而提升五凰的实力,刻不容缓。

        “除了这些,之前所计划的传承,也该弄出来……”

        “还有,打造一些类似老爹‘万毒体’的体质,还有……要总结出适合五凰修行人修行的修行功法。”

        陆番眯起眼。

        将接下来的工作计划整理做出了总结。

        呼。

        吐出一口气。

        陆番的心神沉入了升级后一直都不曾动用的传道台中。

        ps:晚饭都没吃就码字,看在今天更新这么早的份上,可否来点票票支持哇~

  https://www.duoben.net/book/58126/277407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