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剑下轩辕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乌鸫峡擒豹

第二百四十九章 乌鸫峡擒豹

        青冥神剑,灵魅亡湖的湖主梦黎珀,他的剑气纵横无两。

        盗取青冥神剑,是他付桓旌的目的。博取师傅铁浮屠的会心一笑,是他付桓旌的动机。

        古语有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眼下付桓旌对于灵魅亡湖一无所知,不知从何处下手。

        不过嘛!无尘袋中的那一小块天机石,自然会向他付桓旌娓娓道来这一切的一切。

        梦黎珀驻守的灵魅亡湖,隶属于幻界五方国度之地,自然要遵守英灵殿的规则束缚。

        那灵魅亡湖之地,美颜舞娘众多,娱乐场所遍地开花,其数量位居居幻界五方国度之首。

        泪流满面着跑回幻界英灵殿的刁蛮公主梦颖蔷,心里堵塞的不是一般的难受,苦痛至极。于是,她决定只身前往娱乐场所遍地的灵魅亡湖游玩一下,散一散心中苦闷。

        缘,妙不可言!

        落魄少主付桓旌和刁蛮公主梦颖蔷,二人要去的地方,都是那歌姬遍地的灵魅亡湖。

        究竟二人与那灵魅亡湖一旁荆宸王城内的二王子梦鼎轩,有何奇遇呢?这众人口中的一人之下与万人之上,所指向的又是何人呢?

        来此游玩的刁蛮公主梦颖蔷,御行着翎雪剑。只为盗宝而来的落魄少主付桓旌,御行着师傅铁浮屠的那柄惊鸿神剑。二人相遇于一处,梦醒茶馆。

        只不过,恰逢七夕佳节,二人都附庸风雅了一次,各自配戴着狰狞面具,故不曾知晓对方是谁。

        梦醒茶馆门口,聚集了很多的行人,都是在听一老者叙说着荆宸王城内,第一舞娘萧晴儿的陈年往事。

        二人便驻足了下来,点上茶水,相邻而坐,听那老者继续叙说。

        那萧晴儿本是荆宸王城阙宇下属萧泉朗的女儿,一个相当庸俗的女子罢了。怎奈她却生得一副婀娜身姿,舞艺更加是超群出众。

        在那荆宸王城百里之内,若是有一个灵体力骨,不曾一睹过她第一舞娘萧晴儿的舞姿,可以十分确定那人的家境不太殷实富足了。

        因为那明月舞坊的进场花费,竟然需要一百颗小暑钱之多。所以才会有那些,为了一睹明月舞坊的头牌舞娘萧晴儿风采的达官贵人们,所花费的钱财总和都能够填满,这深不见底的灵魅亡湖了。

        第一舞娘萧晴儿格外喜爱权贵,这可是荆宸王城内人尽皆知的,并且她还喜欢所有外表美丽的事物。

        因此,幻界荆宸王城梦流年的九位俊美王子,与那第一舞娘萧晴儿的婚约大事,便成了这全城灵体力骨们的饭后谈资了。

        究竟在他们这九位才华出众,样貌非凡的王子之中,何人才能迎娶我们荆宸王城内的第一美人萧晴儿呢?便成了那全城百里之内,各大赌坊内的最大赌局。

        在风雪赌坊里面,这个天大的赌局,一直都没有下文,欢迎全城的灵体力骨前往下注围观。

        不过,让人十分扫兴的是,那荆宸王城的王爷梦流年不愿与民同乐,赌一赌这个天大的赌局。他竟然私底下与明月舞坊的老板倪囵约定,让那惊为天人的第一舞娘萧晴儿,嫁与自己的王位接班人,大王子梦渊旌。

        本来这第一舞娘萧晴儿,辛辛苦苦梳妆打扮的一袭红妆,应该与那外貌英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拥有着一头黄金发色的大王子梦渊旌成亲入洞房的。

        可是那幽冥北海的鬼煞商旅们,进入荆宸王城买卖经商之后,为全城的各位灵体力骨,带来了一份巨大的财富收入。

        因此缘故,荆宸王城的城主梦流年立即一把撕毁了,那张与明月舞坊老板倪囵,私下里约定好的婚约。他梦流年要与幽冥北海的君主姜黎觞联姻,结成儿女亲家。他的大王子梦渊旌,将要迎娶幽冥北海的小公主姜苏瑞,不能再去娶荆宸王城内的第一舞娘萧晴儿入洞房了。

        言尽至此,荆城王城内最大的风雪赌坊赌局盘口,立马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本次赌局夺胜大热门的大王子梦渊旌,竟然是第一个被踢踹出了赌局的人。

        一时间,全城的灵体力骨们,有人欢喜,有人愁。

        最后知晓此事的第一舞娘萧晴儿,她那个生无可恋的心情啊!简直跌落到了谷底一般无两。

        但是,还算他幻界荆宸王城王爷梦流年有点良心,为了安慰第一舞娘萧晴儿的失落心情,便把她许配给了自己那拥有着一头乌黑秀发的二王子梦鼎轩。

        在外人眼里,这位幻界荆宸王城的二王子梦鼎轩,同样外貌出色,有钱有势。只不过嘛!他没有荆宸王城下一任,王位的第一顺位继承权罢了。

        随后,怎奈有他幻界举足轻重的王爷梦流年亲自出面作媒,第一舞娘萧晴儿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嫁给了二王子梦鼎轩。

        嫁了过去的第一舞娘萧晴儿,从来都没有给过二王子梦鼎轩好脸色看,对其更是拳打脚踢如家常便饭一般无两。

        是因为她好歹也是第一舞娘萧晴儿,嫁了过来以后,发现那二王子梦鼎轩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穷光蛋。除了拥有外貌长得格外俊美帅气之外,她的夫君二王子梦鼎轩的宅邸,就只是一座破旧独立的楼房,捎带着一个小小的后花园。最不能忍受的是,它还远离荆宸王城。

        这下子可把那个庸俗不堪的第一舞娘萧晴儿,给气坏的不行。导致她当场就如同一位泼妇一般,摔锅碗,砸瓢盆,大声的指天发誓,此生绝对不会给他二王子梦鼎轩作夫人的。

        久而久之,萧晴儿发现夫君二王子梦鼎轩,竟然连一个贴身的服侍丫鬟都不曾有过。他甚至还有一个在灵魅亡湖边拾捡而来,喜爱淘气捣蛋的幼小养子。那是一个八岁左右的小男孩浣儿,被他梦鼎轩偷偷的喂养在家中。

        天真可爱的小浣儿,天天都喊叫她王子妃萧晴儿作姐姐。因此,他的每日换洗衣物,自然也是糟糠之妻萧晴儿来搓洗更换了。

        一日深夜,小浣儿偷偷跑到了,王子妃萧晴儿的床上撒尿,搞得满床如同适才经历过暴雨冲刷过一般。知晓后的王子妃萧晴儿,顿时气到吐血,四下追赶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渐渐的,王子妃萧晴儿发现,她的夫君二王子梦鼎轩就是一个闷油瓶,不曾对她说过任何夫妻之间的情话蜜语,夜夜感到甚是无趣。

        只不过嘛!每当王子妃萧晴儿,晾晒调皮捣蛋小浣儿尿湿的床单被褥时,她的夫君二王子梦鼎轩,还是会主动过来搭一把手的。

        二王子梦鼎轩经常不在家,天天需要出去跟随大王子梦渊旌,不问缘由傻乎乎的外出打仗。

        每次二王子梦鼎轩回来,就耷拉个脑袋,黑着个脸,看着王子妃萧晴儿。有时候,她责骂他聚少离多,他都不还嘴一句,还十分贴心的为她倒满一杯暖茶,用以消除她不久后的口干舌燥。

        后来的某一天,王子妃萧晴儿终于想通开窍了,她牵着二人床单这一头,望向牵着床单那一头的夫君二王子梦鼎轩。

        一阵海边的舒爽微风,穿过未曾紧锁的纸窗,吹拂起二王子梦鼎轩那头杂乱的秀发。他低着头,不作理会,用手温柔的安慰着,刚被王子妃萧晴儿骂哭,抱着他大腿的小浣儿。

        翌日清晨,没有太阳,天却很蓝,云也很白。她王子妃萧晴儿,从来都没发现,原来她一直都生活在一座小山丘之上。

        随后,王子妃萧晴儿远远的望去,可以有一片很开阔的视野,城都、村落、森林、湖泊、河流、山脉、港口,这一切的一切竟然都可以被她一人尽收眼底。

        “欸!”王子妃萧晴儿突然叫住又要远行外出打仗的夫君二王子梦鼎轩轻声喊道。

        王子妃萧晴儿突然发现,二王子梦鼎轩对她其实一直都很温柔,对她衣食住行照顾的也不错,她还是可以给他当婆娘的。

        王子妃萧晴儿发现,她的夫君二王子梦鼎轩猛然回头,一脸惊讶的望着她。她也望向他,发现他原来是那么的帅气迷人。

        王子妃萧晴儿还没来得及,等她的夫君二王子梦鼎轩说些什么,便眼前一黑所有的一切都戛然而止了。

        以上的种种,只不过是那幻界荆宸王城内的二王子梦鼎轩,希望与他一生所爱第一舞娘萧晴儿,所要过活的平民百姓家夫妻之间的简单生活罢了。怎奈他二王子梦鼎轩,出生在了幻界帝王的家庭之中。自然万事不能随心,天不随人愿,人不愿随吾心。

        他幻界荆城王城内的二王子梦鼎轩,生而为王子,锦衣玉食,幻界众生膜拜,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如若他幻界荆宸王城内的二王子梦鼎轩,没有了大王子梦渊旌的争夺,登上幻界荆宸城的至高王位,便指日可待了。

        “寡人的王位,孤不给,你们九位小兔崽子,绝不能抢!”幻界荆宸王城王爷梦流年在幻界灵尊分封五方国界的属地前对自己的九个儿子说道。

        可是他王爷梦流年一登上了至高王位,便只顾想着自己如何能够再活他个五百年,甚至更加久远,连自己的九个至亲儿子也变成了生死仇敌。

        相比于胸无大志的大儿子梦渊旌,深藏不漏的二儿子梦鼎轩,对于他梦流年而言,显然要更加危险厉害的多。

        某一日入夜时分,一间歌姬美艳动人的凤满楼内,三位我们幻界荆宸王城内的俊美王子,在喜笑颜开的推杯换盏着,互相倾诉着彼此之间的心里话。

        大王子梦渊旌酩酊大醉,拥抱着两位陪酒美人左右亲吻着,正在跟自己的四弟和八弟计划着一件天大的秘事。

        “可是,大哥!四弟我清楚的记得,父王他曾经明确的说过。他的王位,如若他不肯给,我们兄弟九人是万万不能向其抢夺的。”四王子梦尔霆大快朵颐的说道。

        “父王!父王!又是父王!告诉你们两个啊!今夜谁也不许再别跟我,提起他。否则的话,就别怪我梦渊旌不再念及兄弟之情,用力的踢踹你们二人了。我!幻界荆宸王城里面的大王子梦渊旌,一出生下来,就被父王认定为下一任王城的接班人。可是呢!我等啊等,终于等到我中年了,可是父王他却依然矍铄。纵然我梦渊旌愿意继续的苦苦等待,等到我老年,哪怕等到我死去的那一天。可是我身边的患难朋友,我的军师武将们,他们呢!他们等不下去了啊!”大王子梦渊旌愤怒的用力摔碎酒壶大声嘶吼道。

        “啊!”大王子梦渊旌怀中的美人惊吓万分大声叫喊道。

        “快滚出去!都滚出去!”八王子梦璇菱对陪酒的各位美艳歌姬大声驱赶道。

        “大哥!你这其中的道理,我与八弟都懂。可他毕竟是,我们骨肉相连的父王啊!”四王子梦尔霆说道。

        “说的对啊!我们二人实在是,狠不下那个心,下不去那个手啊!”八王子梦璇菱接着四哥梦尔霆的话继续说道。

        “都给本殿下押出来吧!”大王子梦渊旌对左右吩咐道。

        武将灵体庞越押送着四王子梦尔霆和八王子梦璇菱的亲属家眷,从一旁暗处的侧门进到房中。

        “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四王子梦尔霆和八王子梦璇菱二人异口同声的疑问道。

        “二位小老弟,身为大哥的我,不想要再跟你们二人,继续多费唇舌了。我梦渊旌摊牌啦!立马跟随着大哥我,杀入王宫逼劝父王退位让贤,抑或是死,你们二人到底选择哪一条路去走啊?”大王子梦渊旌拔剑逼问道。

        “大哥,还有第三条路可以走吗?”八王子梦璇菱小声的问道。

        “啊!”一旁的四王子梦尔霆惊吓万分双手紧紧的抱住脑袋大喊道。

        只见那位锦衣华服肥胖如猪的八王子梦璇菱话音未落,便被眼前这位早已六亲不认的大王子梦渊旌劈砍下了项上头颅。

        “呦!万分抱歉,四弟,溅了你一脸的血。来!让大哥替你擦拭干净。”大王子梦渊旌从怀中掏出一条手帕安慰道。

        “大哥!不用了,四弟我选择第一条路。我自己能够擦拭干净,就不劳烦你亲自动手了。”四王子梦尔霆连忙抢过手帕慌忙的擦着脸部血渍说道。

        “哎!这不就好了嘛!要是八弟他能够有你一半的觉悟,他也不会死啊!”大王子梦渊旌大笑道。

        “启禀殿下!八王子的亲属家眷,应当如何处理?”武将庞越单膝跪地行礼问道。

        “都放了吧!就这样的小事,你还用得着,来问本殿下?难道你不知道,本殿下从来都不杀女子的吗?”大王子梦渊旌抽打着眼前的武将庞越大声的训斥问道。

        “遵命!属下知罪!”武将庞越领命退下说道。

        一时间,被松开铁链枷锁八王子梦璇菱亲属家眷众人,四下里惊慌失措的奔逃而去。

        “放箭!”大王子梦渊旌挥手下令道。

        眨眼间,只见这凤满楼的各个暗处,都在一起发射出无数支利箭,追杀着正在四处奔逃的众人。

        “本殿下是曾经说过自己从来都不会杀害女人,可是却不曾说过本殿下的下属也从来都不杀女人啊!”大王子梦渊旌饮尽杯中适才八弟梦璇菱的热血说道。

        “启禀殿下!此处仍有一个六个月大的小婴儿,又当如何处置呢?”武将庞越单膝跪地双手捧着一位正在大声啼哭的女婴问道。

        “斩草除根!你懂不懂啊?懂不懂啊?”大王子梦渊旌一把夺过那位女婴摊放于酒桌之上掏出自己腰间的匕首大声刺喊道。

        随后,没有人听见那女婴的啼哭声了,通过四王子梦尔霆的双眸,我们只看见这酒桌的下面有一大片血迹慢慢渗出。

        “四弟,你大哥我从来都不杀女人的,却不曾想今夜如此这般的杀了她。你说接下来,大哥我该何去何从呢?”大王子梦渊旌擦了擦满手的鲜血笑问道。

        惊吓过度的四王子梦尔霆,竟然痴傻住了,出现了短暂的耳鸣目眩。

        “四弟,大哥我在问你,怎么办呢?”大王子梦渊旌附贴在自己四弟梦尔霆的耳边大声叫喊道。

        “杀入王宫!逼迫父王退位!”终于回过神来的四王子梦尔霆撕心裂肺的大声哭泣道。

        “说得好!这才是大哥我的好弟弟嘛!”大王子梦渊旌心情大好想要尝试着搀扶起瘫坐在地上的四弟赞赏道。

        只见那四王子梦尔霆,仿佛转瞬间全身的骨头都被抽离了身体一般,竟然死活站立不起来了。任凭这位魁梧健壮的大王子梦渊旌如何搀扶,都扶立不起来了。

        “庞越!本殿下命你,速速把我的四弟抬回府中。余下的众位将士们,随本殿下杀入王宫。本殿下可是有着一肚子说不完的心里话,要与我那寿与天齐的父王细细诉说呢!”大王子梦渊旌挥剑大笑道。

        二王子梦鼎轩与九王子梦琅宇是一伙人,八王子梦璇菱惨死了,四王子梦尔霆加入了大王子梦渊旌的势力阵营,其余的四位王子早就已经被刚愎自用的王爷梦流年所杀害了。

        “父王,这夜已经如此的深了,您怎么还在批阅着奏章呢?不如还是让儿臣来,替您代劳吧!”大王子梦渊旌说道。

        “还是不用了吧!这偌大的荆宸王城,还是交由最熟悉它的为父管理,比较稳妥安心一点。”城主梦流年抬眼说道。

        “父王,如果您不能管了呢?”大世子问道。

        大世子下令众人逼宫。

        “旌儿,我记得我说过,这王位,我不给,你不能抢。”桀王爷梦连年面不改色继续批改奏章说道。

        “对,父王的确说过。纵然儿臣能等到您老死让位那一天,可是儿臣这群患难朋友与武将军师,等不急啊!”大世子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你很可怜,被众人半推半就做了这逆子吗?”梦连年问道。

        “没错,那就请父王如儿臣的愿吧!”大世子说道。

        “我如果不如你所愿呢?”梦连年问道。

        “那就别怪儿臣血染王宫了!”大世子说道。

        “难不成你要杀了本王?”梦连年笑道。

        “有何不敢!”大世子手持长剑,向梦连年刺去。

        “护驾!”梦连年大喊一声。

        王宫瞬间挤满了禁卫军,包围了大世子的叛军。

        “成王败寇,动手吧!”被擒获的大世子说道。

        “旌儿,父王再跟你说一遍,这王位,我不给,你不能抢。放箭!”梦连年说道。

        随着桀王爷一声令下,大世子的叛军被乱箭射死。梦连年将大世子关押了起来,等候发落。

        四世子听闻大世子反叛失败,饮毒酒而亡。

        大世子的反叛,以失败告终,同时也给二世子和九世子敲响了警钟。

        二世子梦鼎轩的兄弟死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他的大哥和九弟了。

        九世子梦琅宇去守了梦氏祖宅,大世子梦渊旌被外放到边远之地,不出意外的话,这辈子他都回不了秽衡王城了。

        虽然身在梦氏祖宅,二世子梦鼎轩的九弟梦琅宇做什么事,基本都与他商量,对他极其依赖。

        二世子梦鼎轩并不想要江山抑或美人,他只想要自由,身为普通人的自由。他只想要,平民百姓家庭最正常不过的和睦二字。

        可二世子梦鼎轩的一举一动,在他威严的父王梦连年眼里,满满的都是叛逆之举。

        二世子梦鼎轩最近往王城禁地去的次数多了,他从王宫禁地的一位瞎眼老宫女口中,知晓了当年母后惨死的背后真相。是他那高高在上,无比虚伪的父王,残忍的杀害了他的母后。

        回到家中的梦鼎轩痛饮美酒,哄着小浣儿入睡,并与爱妻萧晴儿吻别。随后,他只身一人手持青冥剑,从王宫入口,一路砍杀到王宫禁地。

        入夜,王宫禁地。

        暴雨倾盆,抽打着禁卫军和二世子梦鼎轩的盔甲。

        “你都知道了?”梦连年从禁卫军身后走出问道。

        “知道了,是你,都是你做的。”梦鼎轩指着梦连年嘶吼道。

        “轩儿,你打算怎么办呢?”梦连年问道。

        “杀了你!”梦鼎轩咆哮道。

        众禁卫军连忙围住梦连年,为其修成了一堵堵人墙。

        “都让开!轩儿,放下青冥剑,给自己一个选择的机会。”梦连年劝说道。

        “父王,你害死我母后的时候,你给过她一个选择的机会吗?”梦鼎轩对梦连年问道。

        “没有,可是我不得不那么做。不杀了她,我就坐不上,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座。”梦连年说道。

        “哈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笑至极!”梦鼎轩笑道。

        “轩儿,别一错再错了,放下青冥剑!”梦连年说道。

        “错?我的母后何错之有,为什么你要杀了她?为什么?”梦鼎轩发疯似的砍杀着梦连年身前的禁卫军问道。

        几个时辰后,筋疲力尽的梦鼎轩,倒在了血泊之中。

        桀王爷梦连年下令,将二世子梦鼎轩关押地牢,等候发落。

        仅凭借二世子梦鼎轩一人之力,仍不能损桀王爷梦连年分毫。

        二世子梦鼎轩雨夜持剑杀奔王宫禁地,可还是没能狠心做个杀父逆子。

        而桀王爷梦连年却远比二世子梦鼎轩残忍,他甚至不愿给自己儿子一个痛快。

        桀王爷梦连年为了让自己不背上杀子之恶名,他竟将二世子梦鼎轩关进米柜六天,把自己的儿子活活饿死。

        听闻夫君梦鼎轩惨死米柜后的萧晴儿,在山丘之上哭作泪人。

        往事的一幕幕浮现在她的眼前,她发现她一直都很喜欢她的夫君。她喜欢他六岁会骑射,八岁会下笔成章;喜欢他会弹琴、会下棋、会用甘蔗打架;喜欢他用女性的口吻写出一篇篇酣畅淋漓的闺怨诗;喜欢他爱吃葡萄如命;喜欢他任性又有野心;喜欢他既是个接地气的文艺青年,又是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世子爷。

        虽然二世子梦鼎轩英年早逝,但他仍是秽衡城第一舞娘萧晴儿最爱的夫君。

        “我哭了,你呢?”刁蛮公主梦颖蔷号啕大哭道。

        “我也哭了,不过,你能不能用你的衣服擦拭眼泪。我的衣服被你擦的,都湿透了。”呼韩殇说道。

        “小气鬼!本公主赔你一马车新衣还不行吗?”梦颖蔷泪如雨下道。

        “行是行,不过我衣服湿透了,都露点了。按照梦王朝律法,我是会被浸猪笼的。”呼韩殇委屈道。

        “好吧!还给你,谢谢啦!”梦颖蔷平复心情道。

        “不用谢!文宇先生教导我,行走江湖,要照顾弱势群体。”呼韩殇说道。

        “泥泞下人!”梦颖蔷突然愤怒值爆表大喊道。

        “刁蛮公主!”呼韩殇突然暴力值爆表怒吼道。

        “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梦颖蔷控制情绪道。

        “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呼韩殇控制情绪道。

        “我下一站,宏达城,你呢?”刁难公主梦颖蔷问道。

        “我也是。”呼韩殇回道。

        二人相视一笑,然后背对背把对方在心里骂了个狗血淋头,便各自回家了。

        “这个版本,我不喜欢,剑帝皇者,能换个版本吗?”智者大师问道。

        “可以,听听下面这个版本。”呼韩殇说道。

        在九子夺嫡中,二世子梦鼎轩施计干掉了其余八位世子,让自己成为未来秽衡城王位继承人的唯一。

        萧晴儿看透了二世子梦鼎轩,他已经变了,变得比豺狼虎豹还要可怕万分。

        在二世子梦鼎轩成功逼宫梦连年退位,自己成为秽衡城,王的那一刻,王妃萧晴儿发觉他丢失了原来的自己。

        萧晴儿知道,那一刻她爱过的二世子梦鼎轩已经死了,永永远远的死了。

        萧晴儿为了爱,丢失了原来的自己。

        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与打击,让萧晴儿不惜纵身一跃,跳下高高的城墙。

        “跳墙!我让你跳墙!你要是敢搞死二世子梦鼎轩和舞娘萧晴儿其中的一个,我就敢和你玩命!”智者大师掐着呼韩殇幻影的脖子怒吼道。

        “冷静点!智者大师,在玄机门里,这是我的幻影,你是搞不死我的。能不能别入戏太深啊!大哥!”呼韩殇说道。

        都说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可有谁知道,萧晴儿想要的并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她只想要二世子梦鼎轩,要他的关怀,要他的疼爱。

        其实二世子梦鼎轩也无奈,作为世子爷,身挑重担,他必须为了秽衡城而不顾萧晴儿,成了负心汉的代名词。

        秽衡王城?萧晴儿?又到底孰轻孰重。

        萧晴儿终究是爱情中丢失了自己,她莫名的情绪低落,莫名的犹豫不决。

        权力便是恶魔,它把人也变成了恶魔。

  https://www.duoben.net/book/57672/252300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