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剑下轩辕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经商一杆秤

第一百九十七章 经商一杆秤

        楚寜,幻界七星六贾,是幻界天地内唯一一个富可敌国的商人。

        在征服的过程中,莽焚收复了其他六大部落的精壮男子,让姆州所有人的仇恨都直指中州,这也是他这盘大棋的一个开始。

        中州的帝王,不满有人在姆州打着他们的名号,干尽坏事。于是,帝王兵攻打姆州莽焚,要让他不得好死。

        大战一触即,莽焚的大军却在天空之城的瑟州被困住了,无法到达中州战场。

        瑟州,恶魔们的乐园,它们吸食人的精魂,来修炼自己。莽焚的百万部落大军,自然成了瑟州食人魔们的心头好。

        由于军队过于庞大,丢失一个两个,起初莽焚没有察觉。但是,久而久之,莽焚在这天空之城的迷宫里,现部队越来越小,恶魔的侵扰,让他下定决心对恶魔开战。

        恶魔之海,让莽焚丧失了几十万大军,他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面对行踪不定的恶魔,莽焚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他无力的跪在部族的尸体面前,悔恨自己的狼子野心,说自己不应该只顾着征服九州,罔顾部族的生命。

        此刻,瑟州的恶魔之王出现在了莽焚的身后,对万念俱灰的莽焚说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感谢你带来的百万大军,我的孩儿们早已饥渴难耐了。”

        “真的要感谢我?那就好好感谢我吧!”莽焚突然转身用焚魔剑,将恶魔之王珏莽劈了个魂飞魄散。

        其余恶魔疯似的杀戮着莽焚的部落,要为它们的王报仇。

        可是,莽焚将焚魔剑祭向天空,幻化出无数把焚魔剑。“焚!”莽焚大喊一声,只见万千恶魔被焚魔剑打的魂飞魄散。

        余下不足万人的部落大军,央求莽焚,别去攻打中州了,回姆州厉兵秣马,以待他日再战。

        “不用,中州,我们必须去!”莽焚坚持的对部下说道。

        莽焚念动咒语,天边佛光普照,被恶魔杀死的其他部众都复活了过来。

        莽焚带着军队,星夜兼程,不久便与中州的百万大军怼上了。

        鲂州的嗜血巨人加入了中州的大军,这出乎了莽焚的预料。莽焚看到部下那惊恐的眼神,预感大战的失利。

        莽焚横刀立马,对身后的百万大军说道:“部落的兄弟们!我们的敌人就在前方,他们屠戮我们的部落,残杀过我们的兄弟,侮辱过我们的女人。对于这样的敌人,我们该怎么办?”

        “杀!杀!杀!”百万大军异口同声道。其声地动山摇,让那些路人们也心生恐惧。

        当两军将要厮杀时,莽焚看见对面中州大军让千余名巨人头前开路,保护后边的弓箭手。这可怎么办是好?如此打法,我军会被射成筛子的,如何杀死这些巨人呢?

        “领,何须杀死,变羊不就行了吗?”凭空出现的梧州魔法大祭司擎越对莽焚说道。

        “擎越大祭司,你我不甚联系,今日为何助我?”莽焚不解的问道。

        “中州皇帝杀害我梧州魔法使,破坏两州和平,这仗,我不帮你,帮谁啊?”擎越解释道。

        擎越吩咐手下门徒,将对方的千余嗜血巨人都变成了手指大小的羔羊。这一下,部落的人信心大增,向前一往无前的砍杀过去。

        大战持续了三个月,两军各有死伤。中州皇帝不愿士兵被无情的杀戮,便搬出了救兵。

        重整旗鼓的两军,再次两军对垒。令莽焚不解的是,对方战场无一人在场上,部落的人都在嘲笑对方被咋破了胆子,都钻到了地下了。

        突然,万州的炎魔之王从地下钻了出来,其身长足足有一百米,浑身充满着火焰,势要焚毁这世间的一切。

        “图拉破,你为何出现?难道要与我为敌吗?”莽焚对炎魔之王问道。

        “中州皇帝囚禁着我的爱女,我也没有办法,除非你主动撤兵,不然别怪我火下无情。”图拉破解释道。

        “兄弟,放弃吧!你打不过我的,你的炎魔大军杀我多少人,我复活多少人,你打不过我的,别白费力气了。”莽焚对图拉破规劝道。

        “不尽然吧!如果你死了呢?”图拉破缩小了身体,瞬移到了莽焚的面前,用魔焚剑刺穿了莽焚的心脏。

        莽焚倒下马来,浑身如火般滚烫,身体要裂开了一样。

        “图拉破,你又淘气了,大热的天,玩什么火啊!”殇州之王爵德,空降在战场之上。

        “爵德老弟,此事莫要参合,是我与他的私事,我可不想对你用火。”图拉破对爵德劝道。

        “呦!还记得我们是兄弟啊!我女儿的喜宴,为何不见你来参加?”爵德反问道。

        “那不是忙吗!抽不出空来。”图拉破解释道。

        “你打伤我的女婿,你说这关不关我的事啊?”爵德追问道。

        “什么?他是你的女婿,这小子,佩服,一块冰都不放过,太生性了!”图拉破惊讶道。

        “什么一块冰?你才是一块冰,你全家都是一块冰。我的女儿已经炼化出了人形,美的不可方物。”爵德气愤的说道。

        爵德救下了莽焚,用寒冰之心暂代他的心脏,让莽焚满血复活了。

        有了岳父的帮助,炎魔之王的大军,自然不攻自破。不久,大军打到了中州的皇城门口,皇城内乱作一团,人人自危。

        正当莽焚胸有成竹要拿下中州时,阙州的矮人大军杀到了,和莽焚两军对垒。

        部下都快笑尿了,矮人不足他们的膝盖高度。他们都不敢走动,生怕踩死了几十个矮人。

        “阙州之王,我亲爱的拉齐奥,我们不是朋友吗?为何今日与我为敌啊?”莽焚不解的问道。

        “莽焚,天底下,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中州皇帝许诺我,要将他最美的女人嫁给我,我一定要得到那个美人。”拉齐奥解释道。

        “小矮子,你有那位美人腿高吗?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莽焚的一名将领讥笑道。

        “你叫谁小矮子?”拉齐奥咬牙切齿道。

        “就是你啊!不好意思,你太小了,我看不见,估计是你?”那名将领乱指着地上的小矮人,对拉齐奥继续嘲讽道。

        “那就让你们知道知道矮人的疯狂!”拉齐奥下令,数不清的矮人大军涌向莽焚的大军,见人就咬。

        被咬后的大军,变得异常嗜血,不顾死活,啃食着对方。

        就这样,茹毛饮血的时代,莽焚没能攻打下中州,部落的百万大军被自己人给啃食了个干净。

        最后,幸得中州皇帝之女婉柔公主搭救,莽焚活了下来。久而久之,莽焚忘却了一统九州的宏图伟业,安心与婉柔公主举案齐眉,安度一生。

        谁知,中州皇帝膝下无子,婉柔公主又是长公主,莽焚终究还是要走上一统九州,成为九州王的男人道路上。

        卧槽!我们俩干了什么?说好的茹毛饮血,人吃人呢?战争的残酷呢?

        芸珏和弗里瑟,瞬间懵逼了,就这么国泰民安,天下太平了。不,这不是我们眼中的九州,我们要狼烟四起,民不聊生,群雄逐鹿。

        兖州的沙漠之王鑫窟奎,突然脾气暴躁了起来,黄沙遮天,九州被埋在了数米的无情黄沙之下。

        天下没有一个活物,独剩两个无处安身的精魂,芸珏和弗里瑟悔恨不已,搞啥子呢?

        这下好了,玩砸了吧?都没了,不陪你玩了。芸珏和弗里瑟告别,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时代。

        雪舞摇晃着床上昏睡了三年之久的芸珏,“珏哥哥,你快醒醒啊!你都昏睡了整整三年了,快醒醒啊!你还要和雪儿生猴子呢!”

        “是你说的啊!别后悔,我要生猴子喽!”芸珏一把搂过雪舞说道。

        “你坏,你坏。”雪舞喜极而泣道。

        “芸珏小贼,你终于醒了,拿命来!”大将军奎煞突然出现在芸珏的面前,仗剑要刺死他。

        兜兜转转的芸珏,好不容易回到了梦当初的地方,他会被大将军奎煞一剑刺死吗?大将军为何会对芸珏有如此深仇大恨呢?

        黄沙漫天,芸珏在无边的沙海艰难前行着。不知过了多久,天空暗了下来,沙漠静的可怕。芸珏从背包里,拿了件厚实的衣服,穿着起来。

        眺望四周的芸珏,感到希望渺茫,喝起了背包中的美酒。四周都是无边的沙海,往什么方向走都是是死路一条。

        心如死灰的芸珏,蜷缩在他带的被褥里,回头,依依东望。

        大兖朝的一切过去,都成了过去,最心爱的女人,雪舞也不知所踪了。

        放逐自己的芸珏,想要在人迹罕至的沙漠里,结束自己对这尘世的一切思恋。

        随着深夜的来临,熟睡中的芸珏,做了一个梦。

        千百万年前,这片沙漠本是一片花海,居住着无数的精灵。飞云和浮尘,是这些精灵中的异类,他们深居简出,经营着这八百里花海独一家的客栈。

        云尘客栈,不知何人所建,他二人到此,便不再出栈。外人传言,他二人有了几百万岁了,被原先客栈主人,施以魔咒,永葆青春,但代价是不得出栈。

        一天,飞云和浮尘像往常一样,热情的招呼着店里的各位顾客。

        突然,人族的奎煞,要挑战精灵族的馥郁,比试掰手腕。只见那奎煞身材高大威猛,能吃下一头牛。反观那馥郁,身薄如纸,仿佛一阵清风吹过,他就没了一般。

        客栈的围观群众,都在质疑奎煞欺人太甚,同情馥郁的不公平比试。奎煞一把拧下了,反对声潮中叫声最大的那人头颅。

        顿时,鸦雀无声,馥郁也乖乖的上前与他进行比试。柜台的飞云和浮尘,不答应了,奎煞这是砸场子啊!

        飞云和浮尘,推开想要应战的馥郁,端坐在奎煞的面前,怒目相视。

        奎煞嘲笑飞云和浮尘,说他俩人多欺负人少,这就是精灵族的传统吗?

        飞云自是气不过,起身走开了,只留浮尘与他对战。

        奎煞笑嘻嘻的和浮尘,掰着手腕,胸有成竹,以为胜卷在握。

        却不知,浮尘经过了千百年的修炼,修为已通天际。过了不一会儿,奎煞败下阵来,不情愿的离开了客栈。

        沉寂的客栈,又再次欢声笑语了起来。大家都在继续刚才的话题,深入攀谈着。以往这个时辰,小花仙会为飞云和浮尘送来美味的花蜜。

        可是,离以往的时辰,已然晚了好久,飞云和浮尘心里犯起了嘀咕。莫不是路上被坏人加害了?

        又过了不知多久,满脸血迹的小花仙,出现在了客栈里。飞云和浮尘,连忙过来搀扶受了重伤的小花仙坐下,为她斟满的还原酒。喝完酒的小花仙,光彩依旧,没了任何的伤痕和血迹。

        飞云和浮尘追问她,路上经历了什么,如何这般狼狈。

        她一五一十的告诉着他们,是百年一遇的天灾,冥火之拥,拥抱了她,让她旋转跳跃。折磨了她几个时辰后,冥火之拥,仿佛听到了何人的召唤,放开了她,消失了。

        原来如此,众人恢复了欢颜,继续饮酒作乐。小花仙和他俩说着,花蜜如何如何的质量上乘,如何美味异常。

        一天的辛劳,夜晚降临,浑身疲乏的二人,收拾着客栈的一切,准备关门睡觉了。

        突然,一名剑客,止住了将要关闭的大门。二人问他,如此晚了,到此作甚?那剑客答道,住店歇息。

        开门做生意,飞云和浮尘也不便拒绝,便让他进来了。他俩为他做了点小菜,温了一壶美酒,让他将就吃喝,他俩便各自回房歇息去了。

        正当剑客吃喝着,客栈外,马蹄声响不停,仿佛来了千军万马一般。只见那剑客,相当坦然,继续吃喝着。

        一行人马,推门而入,足足有二十多人,把剑客团团围住。带头的大哥话,说要为他的义弟报仇血恨,要把那剑客千刀万剐。

        那剑客,解释道,侮辱他人妻女的义弟,死了也罢!双方各执一词,矛盾激化,打了起来。

        只见那剑客,动如鬼影,不知所踪,将那二十多人斩于客栈大堂。收剑的剑客,继续喝着美酒,撕咬着羊腿,津津有味的进食着。

        酒足饭饱之后,剑客把一锭黄金放与桌上,便起身离去,不知所踪。

        翌日,睡眼朦胧的飞云和浮尘二人,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客栈大厅,死了二十多人,死状惨不忍睹。他俩连忙动用仙法,将这二十多个死人埋于万顷黄沙之中,收下了桌上的那锭黄金。

        新的一天如昨天一样开始了,二人继续忙碌着,招呼着来往的行客。

        一个独臂大侠吸引了他俩的注意,见客栈内不甚忙碌,便上去攀谈了起来。

        熟识之后,他俩知道了大侠本是万刀门大师兄,不料被众师弟嫉妒,砍伤他的右臂,把他放逐在这八百里花海。大侠喝着美酒,不时依依东望,总想着回到万刀门,继续侍奉师傅他老人家。

        飞云和浮尘被大侠感动了,心想不如帮他一下,让他通过任意门,重返万刀门,继续当个孝顺的徒弟。说着,他俩就将那名大侠,传送到了万刀门。久别重逢的师徒二人,抱头痛哭,离别了大徒弟的师傅,每日都被徒弟欺辱,过着畜生不如的生活。

        得知真相的大侠,左手执刀,屠杀了门中万千弟子。偌大的万刀门,如今独剩他师徒二人,师傅后悔不已,抽出利刃结果了自己的生命。不知为何师傅会离自己而去的大侠,挥刀自刎,随师傅去了那万丈黄泉。

        飞云和浮尘,继续打理着云尘客栈,尽量帮助客人,实现他们的愿望。

        不知做了多久梦的芸珏,在梦中突然听到飞云和浮尘问他,芸珏上仙,你的愿望又是什么呢?

        芸珏猛的惊醒过来,现刚才梦中的一切是那么真实。芸珏的收拾行装,继续努力走出这无边的沙漠。绝望的他,通过昨晚的梦境,现人生还有乐趣。他可以走出沙漠,到那八百里花海,找一个合伙人,开一家云尘客栈,每日听讲行客的故事过活。

        不知过了多久,芸珏终于走出了沙漠,如愿看到了那八百里花海。

        可是,客栈有了主人,不是别人,正是飞云和浮尘二人。他二人向芸珏解释,他俩到了回归仙界的时辰了,所以托梦给他,让他接班当着云尘客栈的主人。

        芸珏感觉现在自己,天天无所事事,欣然接受了。

        独自一人打理着客栈几百年,芸珏终于遇到了他的合伙人,雪舞。芸珏的依依东望,得到了让他喜出望外的回报,他感谢这上天的恩赐。

        芸珏深吻着雪舞,不愿松口,怕再次失去她。夫妻俩打理着客栈,让芸珏更加身心愉快,生意兴隆了。

        可是,每当夜幕降临,心事重重的芸珏,怀抱着雪舞,依依东望,望着那远在万里的大兖朝,他不甘心那至尊之位被他人占着。他无数次的梦回大兖朝,当他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促成江湖与朝廷的万世恩仇化解。

        雪舞乖巧的坐在芸珏的怀中,询问着他,天天依依东望,究竟望的是什么呢?

        芸珏回答道,应该是时间吧!雪舞反驳道,不对,是人心。

        说话间,怀中的雪舞消失了,客栈消失了,连这八百里花海也消失了。

        言尽于此,经商一杆秤,识货晓人心。

  https://www.duoben.net/book/57672/250966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