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剑下轩辕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见招便拆招

第一百四十九章 见招便拆招

        众人说说笑笑,不觉天已微明。

        阮经文长身站起道:“叶师弟,众位师弟妹们,我已经叫人在偏厅准备了酒菜,为叶师弟夫妇接风洗尘,我们可以边吃边聊。”

        众人这才现肚子确实有些饿了。

        于是,一起哄声叫好。

        偏厅就在大厅的后面。

        地方不大,但却很别致。

        正中一张宽大的桌子上早已摆满了精美的小菜。

        还有几壶上等的美酒。

        酒是好酒,菜也是时令果蔬,一应俱全。

        飘雪不禁暗暗称奇,因为她知道这些东西运来这里该有多么的不易。

        众人纷纷坐下,推杯换盏。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众人只觉得精神一振,连早晨的凉意也似退了好多。

        宋和忽然道:“叶师兄,听说你在江湖中的名头越来越响,剑法想必也是大有进步,不知什么时候能让我开开眼界。”

        众人齐声称是,毕竟是习武之人,一谈到剑,自然是兴趣倍增。

        叶秋风道:“师弟客气了,为兄这几年在外闯荡,侥幸小有声名,实是江湖朋友抬举,剑法嘛,却实在谈不上进步,哪及得诸位师弟妹们能常在师傅左右,聆听教诲,接受点拨。”

        宋和道:“小弟新创了一套剑法,正想让师兄指点一二,看看和外面那些江湖中的用剑高手是不是能较量一下。”说完,目光闪动,紧紧的盯着叶秋风。

        叶秋风微微一笑,刚要作答,一边的阮经文早已接话道:“宋师弟,我知道你勤于武事,进步很快,听说最近又新创了一套剑法,连师傅看了也点头称赞,那肯定是错不了了,今天我们只是师兄弟们谈心,不谈武功,来,我敬大家一杯。”说完,举杯一饮而尽。

        众人纷纷举杯,宋和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大师兄说话却不敢不听,只好悻悻的举杯同饮。

        沉香道:“叶师兄,我真羡慕你,可以到外面去闯荡江湖,外面肯定比这里有意思多了,每次王师兄从外面回来,都会和我们说好多外面的新鲜事。”

        袭文也道:“是啊,我真想有一天也能像叶师兄那样,仗剑而行,当一个真正的大侠。”

        晓晓道:“只是,到那时,切莫忘了穿你的男儿装啊!”

        众人一阵哄笑。

        叶秋风道:“师妹,为兄可没认为闯荡江湖是一件多么好玩的事情,要知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好多事,还是不要去经历的好。”

        阮经文道;“正是,所谓个人自有自的缘法,大师傅已经说过了,叶师兄生来就和我们不同,是命中注定无法和我们常在这里的。”

        叶秋风不禁对师兄投来感激的一瞥,道:“其实,我在外面,没有一天不挂念师傅和师兄弟们,只是,师傅说过我生来就不属于这里,否则,我真想在这里和你们朝夕相处,岂不是人生一大快事!”

        阮经文道:“师弟,不必牵怀,虽然你常年在外,但师傅他老人家总是提起你,这次回来,就不妨多住些时日,我们也好多聚聚。”

        紫薇道:“叶师兄,我知道师傅他老人家一直认为你是他最得意的弟子,我真不明白,他怎么忍心让你一个人漂泊在外。”

        叶秋风只觉得心中一阵难言的酸楚。

        他想起了小时候如何被师傅收养,师傅又如何传他武功、授他剑法,讲做人的道理。

        他想起了小时候和师兄弟们一起玩耍,习武,也一起闯祸,受罚,那时的师傅虽然很严厉,但是却毕竟可以常在身边。

        他想起了十八岁那年,师傅将他单独叫到身边,让他一个人去江湖闯荡,并说是天数如此。

        他想起了自己那一次哭得伤心欲绝,但却没有办法的样子,也想起了师傅眼中那深深的不舍与无奈。

        如今转瞬已是快三十年,但那过去的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

        想到这里,叶秋风举杯一饮而尽。

        一旁的飘雪,目光中已满是怜惜。

        阮经文抬手在叶秋风肩上轻拍道:“师弟,我们虽不能常见面,但我们却总是能及时得到你的消息,知道你没事,我们大家也就都放心了,只是,这一次,将近三年时间你音讯皆无,着实让我们担心了一场。”

        叶秋风看着师兄道:“师兄,是我不对,害大家为我担心了,但我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阮经文道:“我明白,师弟不需多言。”

        “我明白师兄当然有他的苦衷,不过能三年让我得不到一点线索,师兄还真是好本事啊!”说话的赫然是王禹昂,此时他的纸扇已交到了左手,右手正拿着一双竹筷。

        阮经文道:“王师弟,我看你有点醉了,快去休息一下吧。”

        王禹昂忽然哈哈一笑,起身道:“师兄,我没醉,我就不懂,为什么师傅说只有叶师兄才是命中注定去外面闯荡的,难道我们这些师兄弟都没有本事?”说着,摇摇晃晃的向叶秋风走了过来。

        阮经文的眉头一皱道:“王师弟,我看你已经醉得不轻了,连师傅的话都忘记了,还不快去休息。”

        王禹昂闻言却不答话,已摇晃着到了叶秋风的身边,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干什么。

        只见王禹昂伸筷在盘中夹了一片乳鸽,边笑边道:“师傅的话我当然没忘,来,为了师傅的话,叶师兄,我给你夹菜。”

        说着,手腕微抖,竹筷已向叶秋风而来。

        别人还没有觉得怎样,叶秋风却觉得那竹筷已笼住自己胸口几处大穴,等竹筷更近,竟带着丝丝的破风之声。

        想那竹筷能有多大重量,如果不是惊人的度,极强的内力,焉有破风之理?

        一边的阮经文坐的较近,似有觉得不对,连忙疾呼:“王师弟,不可。”想要出手阻止,但因事突然,为时已晚,那竹筷已接近了叶秋风的胸口,几乎避无可避。

        就在这千钧一之际,叶秋风的右手已有了动作。

        就是拿着酒杯的右手,忽然扬了起来。

        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像举杯喝酒一样自然,不着一丝痕迹,但却正好迎上了袭来的竹筷。

        众人只听得一声奇特的脆响,王禹昂的竹筷已贯穿了叶秋风手中的杯底。

        这是怎样的度,又是怎样的力道?

        竹筷虽然贯穿了杯底,但其势也只是稍顿而已,威力依然不减。

        叶秋风手腕又轻轻一翻。

        王禹昂只觉得一股奇特的力道从竹筷传来,手中的竹筷已随着酒杯不由自主的偏向了一边,筷锋一偏,灌注在竹筷上的力道立刻消失于无形。

        王禹昂连忙沉肩坠肘,同时力贯于掌,手指一张,那酒杯已被竹筷挑得碎开。

        然后,更不停顿,竹筷一摆,再次袭来。

        叶秋风手中杯刚一碎裂,竹筷又至,这次来势更急。

        危机中,叶秋风手中竹筷也已出手,这一次却是左手。

  https://www.duoben.net/book/57672/250966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