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剑下轩辕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怒斩拦路虎

第一百三十一章 怒斩拦路虎

        清晨,太阳还未升起,它只是在幻界大地遥远的东方,露出了一点儿暗红而已。

        泛着鱼肚白的半边天,繁星划过的痕迹,还未完全隐没在天际之间。

        这是一座不太高的土山丘陵,山间翠绿色的植被遍布。

        山上经昨夜雨水冲刷,几个较大土黄色和白色相间的泥块,或近或远的杂乱排序着。

        山的表面凹凸不平,因为清晨的太阳,并没有完全的升起。山丘的四周,笼罩着一层层灰白色的薄雾,给人一种神秘异常的朦胧感觉。

        山中的一条羊肠小道之上,付桓旌身穿麻布衣衫,脚穿破旧露趾布鞋,正在茂密的迷雾森林间缓慢行走着。

        一条被无数幻灵和牛羊,用脚踩踏出的坑坑洼洼小道。付桓旌赶养着几头小牛犊,手执绳鞭左右穿行其间,好不快活。

        几头小牛犊们,那是相当的不听话,时而驻足停下,咀嚼一下小道旁的青草。时而用它们的牛角,彼此间触碰一下对方的臀部,追逐嬉戏。

        这一招笑行为,在牧牛郎付桓旌眼中,它们仿佛是在对彼此说:你这个坏家伙,给小爷我老老实实的滚到后面去。小爷我要走在最前面,看最美的风景,吃最鲜嫩的青草。

        可是,前面的小牛犊,又不甘示弱,一蹄子将后者踢翻在地。

        一场场的巅峰对决,自此拉开了序幕。

        此时,牧牛郎付桓旌就只会摇摇头,停下来从路边捡起一根根粗长树枝,随缘命中的向各头调皮任性的小牛犊子投掷砸去。

        小牛犊子们,一个两个都正在气运丹田,开始准备招制敌的时候。它们才猛然现,一根根粗长的树枝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的砸在它们这群不安分的小牛犊头顶,令它们顿时脑袋晕晃的厉害。

        过了一会儿,付桓旌撵赶着一群小牛犊子,来到了目的地。

        那是一片肥沃甜美的草地,小牛犊们一见到这片草地,瞬间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甩掉了负责看护它们周全的牧牛郎付桓旌。

        只见它们一个两个,争先恐后的冲刺进去,高高的翘起着屁股,摇动着尾巴,把头低下,进食着鲜嫩可口的青草。

        付桓旌见此情景,身心疲惫的长叹了一口气,脸庞上流露出一种,不符合他这个年纪应有的成熟稳重。

        尽管他付桓旌面容不够俊美,与那貌比潘安的中原一点红,相去甚远。但是,他那张平凡的面容,却衬托出了一种匪夷所思的神秘感觉。

        然后,牧牛郎付桓旌,痴傻的摇了摇头,向一旁走去。

        天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大亮了。太阳迸散出一道道金黄色的光芒,悄无声息的悬挂在了半边天的上面。

        付桓旌略感疲惫,瘫坐在了一块巨大的青石之上。他右手有气无力的托举着,自己那颗笨重的脑袋瓜子。

        付桓旌无能狂怒般的叫喊了几句,胸中的满腔怒气才得以逐渐平息下来。他将双手叉到了自己的背后,微微垂下了头。

        似乎是累了,想要在梦中回到自己幻界的故乡。他逐渐躺倒在青石之上,简单拉扯了一下自身的衣物。

        不一会儿,付桓旌就传出了,一阵阵轻微的鼾声。

        美丽的山林,绿油油的草地,活泼的牛犊,梦中的少年,似乎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然而,在幻界魂狱壑的东方不远处,星空之中暗藏着一柄锈迹斑斑的古剑。

        那柄色泽暗淡的古剑,急穿梭在付桓旌的梦境虚空之中。

        在付桓旌进入梦境的一霎那,古剑似乎有所感应一般,突然停下了快的移动。

        只见那柄古剑缓缓的调转方向,剑尖指向了幻界魂狱壑西方,一个巨大无比空中漂浮着的楼阁。

        这柄古剑急的颤抖着,似乎在泄着它心中积攒已久的酸痛苦楚。

        许久之后,它以先前数倍的度,向前方不远处的空中楼阁冲杀而去。

        你根本不能想象的到,它急飞行的度有多快,那根本就是幻界中人一生都无法达到的度。

        古剑轻而易举的飞穿梭过,虚空梦境的结界屏障,碰触到了空中楼阁较内部的一层单薄结界。

        突然,古剑在那层单薄的结界之上,略有所思的停留些许功夫之后,竟然逐渐化作了一地的虚空尘土。

        付桓旌仍然熟睡着,嘴角上扬,欢喜不已,仿佛自己真的回到了幻界故乡一般无两。

        在青山绿草之外的数十里地方,古剑的身影从万里无云的天空之中,突然裂开的一道缝隙显现出来。

        随着那柄古剑离牧牛郎付桓旌的距离越来越近,它的剑身上面又凭空增添了,几条长短不一的伤痕。

        古剑比之前慢了许多的度,向付桓旌飞跑过去。

        正午时分,付桓旌从梦中醒来,顿感有些清冷,身躯抖动了两下后,便坐立了起来。他的眼皮颤抖了几下,用右手轻轻揉了揉朦胧的睡眼,似乎不太适应这猛烈的光线照射。

        睡意全无的付桓旌,站立了起来,抖了抖身上尘土,一切都是那么正常如初。

        可是,天空中那柄疾驰而来的古剑,却离牧牛郎付桓旌愈来愈近了。

        古剑的剑身裂痕又多了几条,似乎快的飞行,使剑身出现了一些问题,几欲碎裂开来一般。

        古剑出一声铮鸣响动之后,从五尺长剑迅缩短成了五寸的短匕。

        再然后,古剑逐渐化为虚幻幻影,一道剑影向下射散去了。

        付桓旌站起身子,用力伸了个懒腰,向前迈出一步,捡拾起一根粗长木棍,似乎要把眼前嬉戏的小牛犊子们赶回家去。

        可就在付桓旌迈出那一步的同时,他突然听到了一声十分嘹亮的剑鸣,穿透这青山碧水间的一切生灵。

        “生什么事情啦?难道此处果真有那么,一位仙君幻灵不成?”牧牛郎付桓旌惊讶万分的喃喃自语道。

        付桓旌脑中刚刚浮现出这个想法,然后他就看见一柄似真似幻的短小剑匕,从半空中迅陨落下来,直直向自己头顶的百汇穴处冲刺。

        只见那柄短小剑匕,在碰触到付桓旌头顶皮肤的一刹那,便消失在了付桓旌的眼前。

        古剑瞬间化作成一团付桓旌无法看见的青白色气流,流入他一副灵体力骨内的经脉之中去了。

        付桓旌的左脚还在半空之中,手臂悬在身前,一切仿佛都停留在了这一瞬间。

        可是付桓旌软弱无力的灵体力骨之下,却暗自生着巨大的变化。

        其实,付桓旌浑身每一条经脉,都是滚烫断裂着的,并且泛着银白和青黄色的光芒。

        另外,在付桓旌头顶识慧海的穴位,被弱水三千所填满,使其灵力枯竭的厉害。

        而在付桓旌的丹田腹部,却又是另外一番奇异景象。那一柄青色的短小剑匕,冲闯进了一片荒芜虚空,驻足停留了下来。

        然后,古剑将自身一分为二,一柄更加虚幻飘渺,一柄则更加凝实朴素许多。

        凝实朴素的那柄短匕,停留了下来,躺卧于付桓旌的丹田之内。

        而虚幻飘渺的那柄短匕,却向付桓旌头顶识慧海的穴位涌去。

        识慧海,付桓旌的灵力泉涌所在,正在微微的抖动着。

        于是,付桓旌向前迈了几大步,手握一根较为粗长的木棍,将一头头慵懒着趴在草地上,晒太阳吃草的小牛犊子,撵赶回家去了。

        “七星夺云剑,快点交出来!否则,老衲保证你天涯剑才,一定会遭受到皮开肉绽之苦的。”菩提寺院的方丈喾竺手握禅杖,对天涯剑才逼迫要挟道。

        “没有!后会无期!”天涯剑才大笑道。

        随后,天涯剑才挣脱锁链,消失在了方丈喾竺的眼前。

        适才那柄古剑,正是方丈喾竺一生所求的七星夺云剑,却不曾想被牧牛郎付桓旌机缘巧合之下寻获。

        牧牛郎付桓旌走着走着,突然遇到一头凶猛无比的敲山虎。

        付桓旌本想用手中的粗长木棍,誓死保卫身后小牛犊子们的周全,向眼前的敲山虎冲杀过去。

        一声哀嚎过后,敲山虎被付桓旌一剑斩落头颅,命丧当场。

        付桓旌不敢相信的睁开双眼,现手中的粗长木棍早已不见踪影,转而变为了一柄古色古香的青铜古剑。

        元神归位的落魄少主付桓旌,此行实属不亏,不但寻获一大瓶的排忧解难露,还白捡了一柄七星夺云剑。

        这笔买卖,不亏不亏,而且还大赚特赚了一番。

        言尽于此,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https://www.duoben.net/book/57672/250966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