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剑下轩辕 > 第六十八章 针砭时弊论

第六十八章 针砭时弊论

        付桓旌听闻有一个堪堪进入玉璞境的美貌女子,想要与一位青衫剑客冥婚,借以夺取那名剑客的天大福缘。

        于是,付桓旌来到静心酒坊,向他的“老江湖”师傅铁浮屠,推心置腹一番。

        “师傅,对于传闻中那名女子的阴狠手段,您老人家怎么看呢?”付桓旌将随身携带的轩辕神剑轻轻的放置在圆桌之上问道。

        也许是落魄少主付桓旌没有注意,他的轩辕神剑,不偏不倚正好压在了,师傅铁浮屠的针织毛线上了。

        “臭小子,怎么看?你说针么看?”暗侍浮屠用手中的针线向付桓旌气恼反问道。

        “师傅,徒儿知错啦!”付桓旌看出来了端倪便将轩辕神剑封印进了灵体内致歉道。

        “臭小子,你问为师怎么去看?那为师问一下你,对于为师手中的针,你又如何看待呢?”暗侍浮屠举针问道。

        “师傅,那不就是一根破针嘛!徒儿属实愚笨,实在看不出它有何意思。”付桓旌不屑道。

        “臭小子,疼吗?”暗侍浮屠用尖针扎了付桓旌那白嫩光滑犹如羊脂白玉一般的臂膀问道。

        “啊!师傅,徒儿近些日子来,不曾闯下一件祸事,为何您老人家下手如此之重啊?”付桓旌连忙捂紧被扎处异常夸张的嚎叫道。

        “臭小子,针砭时弊论,想不想知道那是什么呀?”暗侍浮屠问道。

        “师傅,您老人家老是这样答非所问,不地道吧?”付桓旌眼看师傅想要岔开话题埋怨道。

        “臭小子,瞧你这话说的。古语有云,条条大路通罗马,千言万语答一问。”暗侍浮屠饮茶说道。

        “师傅,那套针砭时弊论,早已过时了。自从幻界五方国界的各大灵尊,被妖界九位大妖不堪一击的打落英灵宫殿时,他们的那老一套便一无是处了。”付桓旌浅饮了一口腰际间的仙人酿说道。

        “臭小子,饮水尚且不忘挖井人,休要在此诋毁幻界灵尊。说回你先前要闻的那名玉璞境女子,妄想使用旁门左道冥婚夺取气运。她有错吗?自然没有。要说她对,也不尽然。”暗侍浮屠说道。

        “师傅,您这什么也没说啊!请您老人家,说的具体一些!”付桓旌揉肩敬酒道。

        “臭小子,那名无比阴狠的女子好比,为师手中的这根锋利无比的尖针一般无两。她本无心俗世间的情爱杂事,怎奈一好事男子,乱点鸳鸯谱,为她提供了一种更快修行的方法。他是她患得患失的梦,她是他可有可无的人。毕竟这穿越山河的尖针利剑,刺痛的都是那些用情至极的人。”暗侍浮屠唏嘘道。

        “师傅,请再具体一些!”付桓旌捶腿问道。

        “臭小子,为师再跟你说,那名女子有没有那个实力,打不打得过那位青衫剑客。他比她低了五个境界修为,她自然打得过他,也能打死他。至于那位青衫剑客的生死,会带来多大的影响,自是你我师徒二人不可估量的。”暗侍浮屠双手颤抖的厉害说道。

        “师傅,如此说来,那套幻界早已过时的针砭时弊论,岂不如同这俗世间的生意买卖经一般了吗?”付桓旌好奇的问道。

        “臭小子,此话何意?”暗侍浮屠欣慰地笑问道。

        “师傅,那名阴狠女子若二话不说一剑封喉青衫剑客,冥婚渡劫修复了自己残损的心境。”付桓旌话说一半不再言语道。

        “臭小子,则何如?”暗侍浮屠问道。

        “则如同生意买卖一般,大赚了十颗小暑钱。那名阴狠女子若不幸落败跌落修为,偷鸡不成蚀把米。”付桓旌欲言又止道。

        “臭小子,找针鞭屁股是不是?”暗侍浮屠摇晃着手中的尖针逼问道。

        “则如同生意买卖一般,小赔了两颗小暑钱。那名阴狠女子若甘心错过这份天大的气运福缘,则可以大赚特赚十二颗小暑钱。可是…………”付桓旌面露难色道。

        “臭小子,可是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那名阴狠女子,要么大赚,要么小赔,惟有二路可择。”暗侍浮屠接着说道。

        “师傅,为何?”付桓旌不解的问道。

        “臭小子,大道修行,心境破损,是最要不得的。幻界的无数位修行之人皆言,此生只愿一心悟道修行,待有一日剑开天门飞升仙界。可是你放眼望去,偌大的幻界之内,又有几人初心不变。他们中的大多数灵体都心境破损,娶妻生子藏剑天下了。”暗侍浮屠惋惜道。

        “师傅,你这前后有点矛盾啊!您说自己四十岁整,从那人界只一剑便剑开天门飞升到了幻界,您老人家当时咋就不直接飞升到仙界呢?”付桓旌纳闷的问道。

        “臭小子,当时人界飞升仙界的道路人满为患,交通堵塞严重不行嘛!”暗侍浮屠对付桓旌敲打道。

        说来也是,总不能让他铁浮屠,堂堂一个剑神老前辈,放低身段去跟一个幻界晚辈说,自己是故意如此,帮助他这位幻界晚辈修行,用以抵御未来六界灾祸的吧!

        “哦!原来如此啊!师傅,您老人家就说一说,那位青衫剑客万一不幸身亡,会有多么天大的影响吧!”付桓旌苦苦恳求道。

        “好吧!臭小子,那名青衫剑客万一不幸身亡,其浑身一洲的气运转嫁他人不说,还会令两位美貌女子肝肠寸断。一洲的气运,从此衰落,便会立即招惹暗处虎视眈眈的妖族大军。届时,一洲的芸芸众生,在无一位剑仙守护他们抵御外敌的情况之下,生灵涂炭,尸横遍野。”暗侍浮屠双手颤抖的更加厉害说道。

        “师傅,您老人家有话就好好说,老是颤抖双手干什么呀!”付桓旌取笑道。

        “臭小子,你还好意思说,把为师的惊鸿神剑还与为师。你小子都有轩辕神剑了,为何还要贪心不足蛇吞象,破损自己的心境呢?”暗侍浮屠由于长期缺乏惊鸿神剑内部的殇煞之气维持肾虚万分的怒骂道。

        “师傅,您老人家别生气啊!归还与你便是,徒儿也只是贪图‘双持少年付桓旌’,这个响当当的名号威武霸气罢了。”付桓旌眼见师傅吐血不止便连忙祭出体内的惊鸿神剑认错道。

        “臭小子,你如此对为师,这对于幻界众生的影响不大,为师不会多么严厉的斥责你。若是你私底下偷盗了,我们幻界大长老慕容博的临渊神剑,那可是会出大问题的。”暗侍浮屠有了惊鸿神剑在体内及时补充殇煞之气面容好转许多说道。

        “师傅,徒儿我…………”付桓旌吞吞吐吐的遮掩道。

        “孽徒!莫不是你私底下真的盗取了临渊神剑,看为师今天不抽打死你!”暗侍浮屠手握惊鸿神剑的精美剑鞘对付桓旌追赶抽打道。

        “师傅,徒儿这就去归还临渊神剑,您老人家还是歇息一下吧!”付桓旌御剑匆匆逃离道。

        “孽徒!有种你个臭小子,以后别再来静心酒坊,立桩练拳!”暗侍浮屠用手中的尖针指着半空中飞离的付桓旌叫骂道。

        “唉!悔不该看什么人界志物大全,学什么双持大锤,练什么三分归元气。这下子可好,赔了夫人又折兵,白折了两把神剑,还惹师傅他老人家气恼万分。”付桓旌躺卧在轩辕神剑的硕大剑身之上喃喃自语道。

        言尽至此,落魄少主付桓旌意识到了,针砭时弊论永不过时。

        慕容博身为幻界灵力最强的灵体,他的那柄临渊神剑是万万不可丢失的,这关乎着幻界芸芸众生的生死存亡。

        与此同时,藏身幻界方寸山英灵宫殿上方的妖族大妖万影迷踪鹰,在慕容博被付桓旌盗走临渊神剑的那一刻,终于撞破了第一道灵力封锁屏障。

  https://www.duoben.net/book/57672/250965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