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明朝狠人 > 第四章 有子若此

第四章 有子若此

        郭致远等的就是钱梦皋这句话,大笑道:“我笑钱大人大祸临头尤不自知,我父子今日所受之苦,他日钱大人必加倍受之……”,郭致远这倒并非完全胡说,因为历史上在“妖书案”爆发几年后钱梦皋确实倒霉了,在万历三十三年(即公元1605年)东林党人时任吏部侍郎的杨时乔与左都御史温纯等联名弹劾钱梦皋,钱梦皋因此被谪贬,也算是遭了报应。

        钱梦皋眼中寒光一闪,怒斥道:“无知小儿,我岂是你空口恫吓能吓倒的,你是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吗?……”。

        郭致远哈哈大笑道:“看来钱大人还真的是没看透这件事背后的玄机啊,我给钱大人讲一故事吧,说有一大户人家,家中养有两只老虎一只恶犬,这一山不容二虎,这两只老虎自是不停争斗……”

        那牢头和几名锦衣卫见郭致远这时候居然讲起故事来了,都目瞪口呆地望着他,钱梦皋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郭致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倒也没有马上发作,他倒要看看郭正域这个传言只知吃喝玩乐的纨绔子能说出个什么故事来。

        郭致远一看钱梦皋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经被自己带入节奏了,越发自信地继续道:“但这两虎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后来这只恶犬投靠了其中一只老虎,这只老虎得了恶犬之助自然就占了上风,争斗中那只恶犬偷袭把另一只老虎咬伤了,后来这家主人知道了十分生气,但又舍不得放弃任何一只老虎,最后只得把那只恶犬给杀了!……”。

        那牢头和几名锦衣卫听得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郭致远说这故事有何含义,只有郭正域和钱梦皋若有所思,郭致远讲的这故事虽然粗浅,却暗含哲理,郭正域更是又惊又喜,自己儿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睿智了,居然学会借故事暗讽了。

        钱梦皋这时也醒过神来,郭致远这分明是骂自己是狗啊!恼羞成怒道:“小子找死!死到临头还敢讽刺我,莫非以为我真不敢杀了你吗?!……”。

        郭致远摇了摇头笑道:“本以为钱大人是聪明人,为什么一定要我把话说透呢,这妖书案,表面上是国本之争,其实也是以沈相为首的浙党与以沈阁老为首的东林党(注1)之争,妖书中,沈相与次辅朱大人皆被点名,而独有沈阁老不在其列,如今沈相以退为进,先主动请辞,又告病在家避嫌,沈阁老一人主持朝中大局,沈相自不甘心,才与钱大人定下这借刀杀人之计,让钱大人你上疏弹劾我爹,因为我爹正是沈阁老的得意门生,若是我爹受不了刑讯逼供,承认妖书案是他所为,沈阁老势必脱不了干系,只能辞官告老还乡,则沈相反而成了最大的受益者!……”。(注:沈相指沈一贯,时任内阁首辅,沈阁老指沈鲤,时任内阁次辅。)

        郭致远此言一出,众人皆大惊失色,郭正域满脸不敢置信地望着儿子,这还是自己那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儿子吗?对朝中大局看得如此透彻,一言就点出了“妖书案”的本质,就是那些在官场浸淫多年的老麻雀都未必有这份见识,儿子的惊艳表现自然让郭致远喜出望外,但同时也为儿子深深地捏了一把汗,这政.治斗争是何等残酷,郭致远当着钱梦皋戳破沈一贯和他的阴谋,必定会彻底激怒钱梦皋。

        果然钱梦皋脸色大变,眼中杀机迸现,阴狠狠地道:“黄口小儿,饭可以多吃,话可不能乱说,需知祸从口出,诬陷中伤当朝首辅,可是抄家灭族之罪!……”。

        郭致远哈哈大笑道:“钱大人且听我说完再发怒不迟,沈相与钱大人定下这借刀之计虽妙,但连我这懵懂小儿都能看破,难道当今圣上与朝中诸大臣会看不破吗?且我爹乃太子讲官,深得太子信任,太子又岂会眼见我父身陷囹圄而不理呢?到时沈相与钱大人拿不出我爹涉案的切实证据,进退两难,总要给个交代,沈相位高权重,或可自保无虞,钱大人只怕就没那么好运了!……”。

        这一番话如一盆冷水当头泼下,自以为得计的钱梦皋也如梦初醒,如坠冰窟,心凉了半截,脸上阴晴不定,郭致远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让钱梦皋有所动摇了,赶紧趁热打铁道:“钱大人还记得我刚才讲的那个故事吗?或许钱大人不愿意承认,但以钱大人此时在朝中的地位,与那只恶犬可有何差别?那只恶犬因何而死?就是因为他没有搞清楚谁才是他真正的主人,能够决定他命运的不是那只老虎而是那大户人家的家主啊!妖书案牵涉国本之争,当今圣上震怒,我要是钱大人,一定选择明哲保身,而不是火中取栗呢!……”。

        钱梦皋被郭致远说得心乱如麻,心中也暗暗有些后悔不该掺和进这“妖书案”了,但他已经上了沈一贯的船,想后悔也来不及了,本来他是奉沈一贯之命准备对郭正域刑讯逼供,来个屈打成招的,此时他却没了心情再审讯郭正域,对那几名锦衣卫挥挥手道:“此人胡言乱语,大逆不道,可能掌握与“妖书案”有关的重要线索,将他押了随我去见沈相,请沈相定夺!……”。

        郭致远暗暗舒了一口气,他刚才全是强作镇定,其实背上的衣服都紧张得汗湿了,如今钱梦皋是被自己忽悠过去了,但沈一贯可是历史上有名的老谋深算,自己能忽悠住他吗?

        郭正域已经被儿子的惊人表现震惊得无以复加,居然连老谋深算的钱梦皋都被儿子忽悠得找不着北,就是他也自问没有这样的本事,而郭致远还如此年轻,今日的表现简直可以说是逆天了,难道说老天爷可怜自己,让一向惫懒的儿子开窍了!郭正域激动得热泪盈眶,如果不是在这牢狱之中,他简直想大笑三声,天可怜见,儿子终于开窍了!谁再说我郭正域的儿子是草包,老子大嘴巴扇死他!

        此时见钱梦皋要带儿子去见沈一贯,让他的心又揪了起来,指着钱梦皋须发俱张地厉喝道:“钱梦皋,你若敢伤我儿半根毫毛,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钱梦皋却出奇地没有反唇相讥,而是面色复杂地朝郭正域拱拱手道:“郭侍郎,坊间传言令郎是个一无所用的纨绔子,今日一见,方知传言不可信,有子若此,郭侍郎当庆幸才是,令郎日后必非池中之物,他日一飞冲天也未可知,你我虽政见不同,却是公仇,而非私怨。之前若有得罪之处,还请郭侍郎海涵……”。

        郭正域一下子愣住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钱梦皋这分明是服软了,一向与自己针锋相对的钱梦皋居然向自己服软了!

        郭致远也连忙劝慰郭正域道:“爹爹请宽心,沈相乃当朝首辅,必知其中利害,又岂会为难我这懵懂小儿,爹爹且在这狱中安歇,三日之内,我必救爹爹出去!……”。

        郭正域满眼欣慰地望了郭致远一眼,再也控制不住心头的喜悦,仰天大笑道:“哈哈!有子若此!有子若此!是啊,有子若此,夫复何求!我郭正域就是死也瞑目了,远儿,你只管放心前去,不必挂念爹爹……”。

        钱梦皋心情越发复杂,挥手让那几名锦衣卫放开郭致远,居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郭公子,沈相可不比我,说话还请小心措辞,当心祸从口出。请吧!……”,说完就心事重重地领头而去。

        (注1:东林党,指明朝末年以江南士大夫为核心的官僚政治集团,公元1604年(万历三十二年),该官僚政治集团代表人物顾宪成等人修复宋代杨时讲学的东林书院,故称东林党,但学术界大多认为东林党成为“朝廷公党”始于1593年癸巳京察之时(小野和子:《明季党社考》),妖书案发生时,东林党团体虽还未正式形成,但因其政治思想与政治立场与后来的东林党人一脉相承,故在此皆称其为东林党)

  https://www.duoben.net/book/56709/242549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