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仙子请自重 > 第五百九十九章 血崩的冠冕(为给我买腰带盟主加更)

第五百九十九章 血崩的冠冕(为给我买腰带盟主加更)

        这一项上,刚才还威风凛凛的项鸣开始面露难色。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co

        这明显是个骄傲的猛男,讨妹子欢心的事很明显不太做得来,在他思维里,打架打赢了,就属于一种让妹子心动的资本了,还展现个什么,不是展现完了吗?

        本质上也没错……在这种世界更典型,很多时候都通吃。

        只不过当人家一定要加这么一项考核的话,就傻眼了……

        项鸣挠了半天脑袋,才勉强道:“我身具浩然之气,驱邪逐魅,百害不侵。若圣女与我一起,必能平安喜乐,心想事成。”

        嗯……直男的情话,其实秦弈挺感动的。

        但显然对心中存着浪漫憧憬的羽人妹子们没有任何吸引力,这可是一帮相信缘分的妹子,骨子里的浪漫细胞绝非外表看见的古板样儿。

        羽裳从正襟危坐变得有些好笑,手肘撑着椅子右边扶手,纤手托着粉腮,上下打量项鸣一阵,笑道:“还有呢?”

        “呃……”项鸣傻了眼,半天才道:“我能歌舞。”

        “噗……”旁边厉九幽笑了:“项兄,跳个看看?”

        项鸣怒道:“你有何能?”

        厉九幽笑道:“当然,我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更不会驱邪逐魅,因为我自己就算个邪魅……不过嘛……于公,我能助圣女遨游幽冥,洞彻敌情,于私的话……”

        说着他掏出了一件小东西,巴结地递给了羽裳:“希望圣女喜欢。”

        秦弈伸长了脖子去看。

        却是一个纯白的玉石,色泽和羽人的白羽非常接近,而玉石上同样有着羽毛的纹理,就像真是一根羽人族的翎羽一般。在玉石一端,经过了精心雕琢,形成梳子形状,又不是普通的梳发用品,是梳理羽毛的。

        “在决定提亲之日,在下亲自踏遍昆山,寻找美玉,终于找到这个如羽人之洁的玉石……不似初绒,也算一缘。”厉九幽诚恳地躬身道:“寻得之后,亲手日夜雕琢,以成羽梳。在下愿以此物,每日为圣女梳羽。”

        秦弈半张着嘴巴,感觉好牛逼。

        这是真浪漫手法了,放到把妹手法已经登峰造极的现代地球都很值钱的。

        东西不贵重,但从玉料到纹理到雕琢,处处凸显了心意,最后一句无异于最浪漫的表白,和他秦弈说的一起起床异曲同工。

        至于他所谓亲手不亲手的无人能考证,反正妹子是绝对很吃这套的。

        心意无价啊对不对?

        秦弈明显可以看见好几个羽人妹子眼里都冒起了小星星,原本觉得这个厉九幽有些鬼气不讨喜的嫌弃目光全变了。

        真得一良人,这么对待自己,此生何求呢?

        秦弈暗道这招太高了,如果不是真心真意,那就是一个非常懂得女人心的高手,或者是有这么个高手在给他出谋划策。

        包括之前的彼岸花瓣,那种“可能还有很多”的惹人遐思意味,都是极具目的性的考量。只是谁也想不到顾双林会把身家都压上去,略逊了半筹。

        怪不得顾双林要找他这个“赘婿”问情报来作弊,这个环节他们姑获鸟可未必在行,没什么优势可言的。

        此时羽裳也没说什么,也没接梳子,这个意味太浓,不好乱接,只是道:“姑获鸟这边呢……”

        顾双林上前几步,躬身道:“在下可能没有厉兄出自幽冥,那么能见人心……”

        厉九幽神色变了变,这个眼药上得厉害。

        同时点出了两项:他们鬼车出自幽冥,可能不安好心;以及他们对人心多有洞彻,未必是真情。

        不等他反驳,顾双林就已经续道:“在下只能保证自己侍奉圣女,如对女王。每一句话在我这里,都如圣旨纶音。永生相扶,不离不弃。”

        厉九幽忍不住道:“话说得好听,何以为证?”

        顾双林眼中透出了海样的深情:“即为女王,当有冠冕。在下亲制凤冠一顶,每一根冠羽都是我亲手插上,所有的珠宝坠饰,织锦编纹,每一道流苏都是我亲手编织。或许手艺粗糙,不如厉兄心细,也是一份心意。”

        厉九幽暗道完了。

        这姓顾的原先肯定不会玩这手,这套言辞明显学自己的,自己说啥他高仿一下就说了。可羽人们才不会想到这里……早知道自己不先说就好了,悔之莫及。

        项鸣也暗道没戏了,这些讨女孩子欢心的手段他真是弱鸡,真是好好上了一课。

        综合各项来说,恐怕这次是顾双林铁定胜出了。

        随着话音,顾双林掏出了一顶凤冠,当真是饰物琳琅,流苏遍垂,珠光宝气,美轮美奂。

        空气就此定格。

        座中的大祭司神情几乎扭曲,羽裳表情冰冷无比,原本手肘支在椅子扶手的动作都收了起来,神情凌厉愤怒。

        左右羽人妹子甚至有人下意识去按腰间月刃。

        大堂各处围观的羽人们甚至有人发出了干呕的声音。

        顾双林傻了眼,这什么情况?

        大祭司切齿道:“顾双林,你是在耍我们羽人族?”

        顾双林结结巴巴地道:“这、这上面莫非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不妥?”羽裳愤怒地一拍椅背:“便是不知我们禁忌于冠冕,总该知道我们羽人尚简洁!这花里胡哨的是来给我们上眼药吗!”

        顾双林满头大汗,这特么……剧情不对啊?

        他们确实不是太懂泡妞,连刚才的浪漫言辞都是现场学习厉九幽的……所以之前才需要问计于那个赘婿想作弊,切中羽裳本人的喜好最佳。

        那个赘婿没有道理莫名其妙来坑人,何况说得还很有道理。少女天性喜欢华美坠饰,因为族中古板只能暗自戴,很符合逻辑啊!按道理来说,应该是大祭司板脸不高兴,羽裳面上不说什么,心中暗喜才符合发展的吧。

        可看这情况怎么回事,羽裳的愤怒不是装的啊?旁边还有小妹子在干呕,那是刻在骨子里的反感,哪来的少女天性?

        他目光迅速找到了角落的秦弈,秦弈挥了挥手,露出灿烂的笑意。

        两个情敌大喜,这个反转他们也没想到,本来以为对方飞龙骑脸赢定了,结果掏出东西之后顷刻血崩,真喜感。

        要知道羽裳个人意愿只是加分项,不是决定项。顾双林之前的表现看在大部分羽人眼中都是很认可的,只要在这个环节中规中矩的话,即使羽裳不太喜欢,基本也会按照族人共识选择他了。结果这冠冕掏出来,把整个羽人族都得罪完了,之前的表现尽付东流。

        当然也不算彻底出局,毕竟还可以说不知者不罪,只能算犯二,丢了大好优势,花些心思补救说不定还有机会。

        可这下局面很好玩:族群项目是顾双林赢,个人实力是项鸣赢,最后这项该算是厉九幽赢。

        每人赢一场,谁都可以说在羽人族之中有一定的支持者,天平彻底平了……

        众目睽睽之下,大祭司淡淡道:“第四族提亲者,也让大家看看你的优势?”

        众人哗然。

        秦弈笑嘻嘻地从角落站了起来,冲着所有人挥了挥手:“嗨!”

        项鸣厉九幽神色古怪地看着他,暗道这特么谁啊?

        顾双林什么都明白了。

        这是什么鬼的赘婿,这特么是竞争者!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https://www.duoben.net/book/56188/275339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