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聊斋游记 > 终章 1.1万字+完本感言+新书动态

终章 1.1万字+完本感言+新书动态

        只见四周有着阵法,并且有着神灵巡视,不过都是一些毛神,和上一次的心态完全不同,现在的柳凭,能够自上而下的以高姿态俯视那些神灵。

        虽然对柳凭的审视目光有所察觉,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四周,但终究还是没有办法找到柳凭,而柳凭也有着这份自信。事实上若不是懒得将气息完全收敛住,那些毛神就连警觉都做不到。

        很快,在柳凭的注视之下,考场上走来二个道人,却是地仙境界,显然是道门中人,柳凭微微眯了眯双眼,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而后很快,考官开始将一张张的试卷发下。

        柳凭这才神魂归来,他拖着下巴,随意翻看着这试卷的诸多题目,开始了源源不断的分析,很快,将第三张试卷扫过之后,他轻声惊疑:“怎么不对,完全就是正常的题目……难道我察觉错误了?不对,这根本不可能。”

        柳凭随手挥洒,很快,这三张的试卷题目分分钟便被写了出来,并且字迹工整之极,字体有着大家风范,甚至隐隐有着道意在其中。

        这份文气,凝而不散,聚集在纸张上。这简直就是天降异象了。

        不过这并未引起柳凭的丝毫得意,反而是理所当然。

        他停下笔,开始翻看第四张试卷,将题目全部审视完毕之后,柳凭冷冷一笑,淡淡说道:“果然如此!”

        只见这上面的题目,其他没什么问题,但其中有一题和儒家经典的问题有着不少的出入,可以算是一个完全乱七八糟的题目……若这也就算了,很有可能是出题人脑洞太大,弄了个四不像的题目出来。但是这个题目之中,却隐隐蕴含着道意。这就完全另有深意了。

        若这一场考试之中的学生,有谁熟读道家经典,恐怕能够轻而易举的,并且十分出色的将这一题解答。

        柳凭翻看了这个试卷之后,并未急着答题。而是将其他的试卷全部翻看了一遍。

        很快,他在其他试卷之中也找到了不少和道经有关的题目,虽然不多,但是也同样不是很少,少部分也可以通过儒家经典回答,但终究不可能回答圆润完美!

        “正是这样啊……正是这样。”柳凭轻声喃喃:“若以前,道门招揽一些举人秀才,算是将手伸到了科举之中、朝廷之中,是有所图谋。不怀好意,终究算不得什么……但此时这样肆无忌惮的修改着考题,便是一招釜底抽薪,将儒道的根基一下子抽掉,简直毫不留情!真是果断与厉害!”

        “现在这一题二题还好……若含糊其辞答了,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够蒙对,但这样一来。循循渐进,最终整个科举的题目。都被道家的题目所代替,又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这道门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啊……”柳凭轻声说着:“这一次的改动,会让多少满怀期待的秀才落榜呢?”

        “儒道各有千秋,算不得什么,将这考试题目改成这样,实际上我并没有多少意见……但是为了这份徐徐渐进。不公布出来,却寒了多少学子的心呢?”

        “这样失去人心,气运便不在了,大夏王朝几百年了,很有可能会再次革鼎。出现新的王朝,到时候道门又该如何处世?”

        “不对!这样想来……若扶持新的王朝……这或许正合他们的意愿吧!”柳凭双眼一眯,心中一寒,眼中有着震怖:“不仅如此……”

        “没有想到我还是想差了,原本觉得他们或许会控制大夏王朝,与天庭对抗,并且获得主宰权,现在看来,情况完全不是这样……很有可能推翻的政权。”

        “不对,这也不对。”柳凭摇了摇头,喃喃自语:“不是这样……至少不是完全这样,若真是这样的话,这题目完全将其照搬成道门题目不就行了?为何还如此含蓄?半遮半掩?怕是另有一番打算,做二手准备呢!”

        “真是老谋胜算,其中道道,让人心寒啊……”

        柳凭轻声喃喃,得出这些结论的他,并没有再分析下去,而是开始组做着题目,很快,这题目便一一被解开。

        只是半天,柳凭便将这题目完全写完,柳凭交了卷,一人走出了考场……其他考上三日的题目,他半日便将其完全写完,不过这并未让其他考生惊讶,视若学霸,反而鄙视,因为这不符合常理,下意识想着,这人应该是作弊被抓到了……所以不能考了!

        柳凭并未在意这样的目光,很快便离开了考场,刚走过一个转角,便看见一个女子站在一个柳树下面。

        女子身穿一身粉白相间的衣物,如画中出来的绝色天仙,不食人间烟火,洒脱出尘无比,来往不知多少男人看着她,都忘记了自己事情,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却不敢靠近,因为只是看看,便生出了自惭形秽的感觉……又哪里敢靠近?

        柳树飘荡,现在是初春,冰雪消融,柳树刚刚抽芽,长长的枝条上,只出现一些目,显得有些光秃秃,不过却也有些生机。

        柳凭看见了这绝色仙女,心中一笑,快速走了过去,将她的腰肢搂着,这样亲昵动作,这仙女并未有丝毫的反抗,反而若露出一些小女儿家姿态,脸色微微有些红,嘴角浮现了笑意,相比方才的不食人间烟火来说,此时的姿态,容貌,举止神色,却是更加的迷人。

        看着这仙女露出这样的表情,不知多少男人的心破碎,唉声叹息不停,心中充满了羡慕,那少年,真是好生运气,居然能够拥有这样的佳人……

        “等了很久?”柳凭柔声问着。

        “没有,我也只是刚刚来。”怀中玉人儿抬起头一笑说道,充斥着出尘的气息,很是神圣无比,寻常人只是看了一眼便觉得不可亵渎,只会匍匐在地。心中有一丝贪欲都会涌出无边的自责!而柳凭却没有丝毫这样的感觉,反而生出很多的怜惜,想要好好将她疼爱一番……毕竟她只是神仙境界,而他却已经是天仙了。

        有这样的底气与大气之后,柳凭的目光与心态自然完全不同了。更何况,敖瑾语在他的眼中。虽然是龙王,但和当初那个孤苦无依,很是善良的小姑娘,并没有太多的区别呢。

        柳凭一笑,说道:“那就好,否则我可舍不得你在这寒风等我这么长的时间……”

        神仙境界又岂会惧怕这些寒风?不过这样的甜蜜话语,却让敖瑾语分外开心,小声的道:“公子也知道心疼我?”

        “当然是心疼你。”柳凭一笑说着:”不心疼你,我心疼谁呢?这些日子劳苦。看你消瘦了不少啊。“

        “当然是……”敖瑾语微微不开心的说着:“原本觉得龙王很是威风,却没有想到,龙王要做的事情是如此之多,我上任这些日子,处理了不知多少东西,真是叫我筋疲力尽,几乎没有什么休息的时间,幸好实力大增。若是以往,早已经坚持不住了呢!”

        柳凭很快就将敖瑾语带来一个上等客栈的雅间。小红炉子煮着茶水,房间内的温度渐渐上升,柳凭给敖瑾语添上一杯茶水,这茶叶是柳凭自己的灵茶,是他从仙门特地带回来的上等东西,味道自然不是一般。

        敖瑾语接过一杯茶水。微微喝了一口,顿时双眼一亮,忍不住感慨:“真是好茶呢……”

        “当然是好茶。见你这么辛苦,我岂能没有一些表示?”柳凭一笑说着:“只是没有想到,龙王一职。竟然是如此的辛苦?”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么辛苦!”敖瑾语长长呼出一口气,微微有些郁闷的说道:“好在最忙的一段时间已经过去了,以后就会空闲了很多,并且以后的事情,大部分都交给各郡的掌水使去做,我会轻松很多。”

        “这样就好。”柳凭微微一笑说道:“这样你就能多陪陪我了?”

        “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呢,在我这么忙碌的日子,你可有着不少明丽佳人相伴,此时竟然也能说出这种话来,真是厚脸皮。”敖瑾语皱了皱鼻子,有些埋怨的说道,虽然对柳凭帮助自己,对他感激于心,并且倾心于他,视他若郎君,但是一想到那些事情,总觉得有些不乐意不开心。

        柳凭听着这话,将她一把搂入手中,把玩着她的小手,柔声问道:“你这是吃醋了?”

        “吃醋了?人家才没有。”敖瑾语哼了一声,才不承认自己的确就是吃醋了。

        柳凭一笑,并没有说些什么,而是紧紧将她搂在怀中,有些事他不想要去说,事实上敖瑾语也明白,这男人如此出色,又怎么可能是自己一个人能够占有的呢?只要能够在她的心中占据一些地位,那便足够了。

        想到这里,敖瑾语微微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不由有些痴了,呆呆的看着,良久微微叹息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柳公子……你,喜欢我吗?”

        听着这个唐突的问题,柳凭微微一怔。

        “当然是喜欢。”

        柳凭笑了笑,用一种肯定的语气回答道。

        听着这回答,敖瑾语心中一喜,彻底偎依在柳凭的怀中,甜蜜着说道:“就会哄我……”

        “哪里是哄你?”柳凭微微摇了摇头说着,随手抚着敖瑾语的背脊,感受着怀中玉人儿的温度,深深感觉到了一种浓郁的温暖。拥有诸多佳人,每一个都是如此出色,不禁觉得,让她们倾心与自己,这真是最开始的时候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事实上那个时候也没有想这么多。

        随着或许有心或许无心的一件件事情,柳凭身边的玉人儿便越来越多,这种数量的增长让柳凭有些无奈,又有些开心,他每一个都不愿意放手,或许终究还是有些自私了,不过自私又如何呢?我便就要做这样的自私的人,将这些个美人儿收入我的后.宫之中……

        这样没心没肺的想着,让怀中的敖瑾语发现了什么,可爱的鼻子皱了皱然后说道:“公子在想些什么呢?该不会现在还在想着你的佳人们吧?哼。你可是和我在一起呢,这样还要去想别人,可别怪我以后都不理睬你了。”

        “你还真是一个小醋坛子。”柳凭无语说着,也暗暗惊讶敖瑾语的感觉之敏锐,简直让他惊奇,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当然不是这想这个啊,能够和你在一起,哪里还会想着别人呢?”

        柳凭轻声哄着,手掌却下意识的,不安分的游走在敖瑾语的身体各个部位,感受着这份绝妙曲线的美好,心中当真是一阵阵赞叹,这样的抚摸让敖瑾语的脸颊有些微红,她狠狠将柳凭的手掌打掉。冷哼一声说道:“公子第一次对待我时……可将我弄得好生疼痛呢,每一次见面都这样不老实,就不能好好聊天吗?”

        柳凭的手掌却是快速的一翻手又继续游走在敖瑾语的身上,并且更加的肆无忌惮了,直接伸入敖瑾语的衣服内,揉捏着她那胸前的圆挺坚硬,不停的肆意把玩着。虽然刚刚开口训斥,有些责骂的意思。但是每一次柳凭这样,她却格外的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十分的凶猛呢,这让柳凭想到,她却不是人族,可是一条龙呢,在那个方面的体力自然比人族好上了不知多少。

        在这不断挑逗的过程中,敖瑾语的额头渐渐浮现出一些五彩的鳞片。很淡很好看,仿佛一种装饰,浮现出这些鳞片之后,敖瑾语的神色也变化了,双眸变成了龙族的金色眸子。整个头发也从乌黑化作了金色,她一把将柳凭推到,骑在了柳凭的身上,呼吸有些急促说着:“公子可真是的,每一次都这样挑逗我,这一次你求饶都没有用了!”

        柳凭的手掌却没有停止动作,笑着道:“我哪里求饶了?分明是你在求饶!”

        “看看是谁在求饶!”敖瑾语哼了哼说着,随手一挥,将这件雅间内设下一个结界,然后开始了翻云覆雨的大战。

        这一场大战持续了好几个时辰,直到太阳快要落山才停止下来,看着很是幸福甜蜜的偎依在自己怀中,分外满足,被喂饱的敖瑾语,柳凭苦笑一声,抚着她光滑的背脊,淡淡说道:“你这样,可真是快叫我吃不消啊……若非得到了那两门传承,实力从各方面有了极大的提升,恐怕还真会求饶呢……”

        可以说,敖瑾语是众女之中最难以满足的,毕竟是龙不是人。

        敖瑾语得意洋洋的说道:“哼哼,可是知道了我的厉害吧?下次我一定要叫你求饶,让你知道本姑娘的厉害呢。”

        “现在刚刚喂饱你,你就想着下一次了?”柳凭好笑问着。

        这话让敖瑾语的面颊微红了一下,哼了哼说道:“怎么就不能了?哼,反正公子不是也很喜欢吗?”

        “那你喜欢吗?”柳凭问着。

        敖瑾语犹豫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小声的说道:“喜欢。”

        柳凭调笑道:“我可没有听见呢。”

        敖瑾语说道:“喜欢,我很喜欢和公子这样……可以了吗……公子还真是坏呢,就喜欢叫我说这种羞羞人的话语,叫人家有些不好意思呢。”

        “你也知道不好意思。”

        “我当然知道不好意思了,我可是女儿家呢。”

        柳凭一笑,轻声说道:“你我不同,所以以后怕是难有子嗣,现在不好好努力一下,怎么行呢?”

        敖瑾语点了点头:“也对。我要给公子生很多孩子,但看来终究还是不现实的……算了,这种事情不想了,我还有几千年的寿命呢,小相公以后定然也有几千年的寿命,在洞天福地内一躲,更是有万多年的寿命……嘿嘿,就不相信小相公没有办法将我的肚子弄大……”

        柳凭无奈说着:“你都已经思考得这么深了?”

        敖瑾语脸一红,哼了哼:“都是小相公勾.引着我说的!”

        “分明是你自己这么想的,现在反倒怪我?”柳凭冷哼一声,俯首吻了吻敖瑾语,而后说道:“再来一次?”

        “好。”敖瑾语不假思索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于是又是翻云覆雨,直到太阳落下,二人才停止了这荒唐的玩闹。撤下结界,离开客栈。柳凭牵着敖瑾语的手掌走在街道两边,闻着空气之中的新鲜气息,看着两边的灯火,柳凭只觉得很是快活与自在。

        想来自己追求的生活,便是这样的生活了。而现在的自己,也拥有了足够的实力,能够维持这样的生活……只可惜,只可惜,终究还是在体制之内,虽然足够强大,却依然没有办法被体制所敬畏,还是差了一些。

        不过,已经足够了。

        柳凭微微摇了摇头。不再想着其它。

        旁边的敖瑾语,也紧紧偎依在柳凭的怀中,并没有说什么,享受着这片刻的静谧。

        就在此时,角落处出现一个人影,很是洒脱出尘,神色中有着自信,却是一个上等的美人。她从这里走过,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她。竟用了隐身术。

        她快速走着,瞭望着河对面,远方的考场,心中默念几声,那个家伙应该还在那里考试吧……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不知道为什么,自回来以后。这姜燕时不时就和柳凭见一下面,虽然还未发生关系,但却让柳凭有着一种怪异的感觉,这小妮子该不会喜欢上自己了吧?此时的她,竟然主动找了过来。

        就当姜燕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柳凭的身影,还以为是错觉,连忙看去,还真是其人!

        刚准备打一个招呼,却见她怀中偎依着一个如画佳人,渐渐走远姜燕不由气结,冷哼了一声,刚想要追上去,却见又有两个一等一的绝色来了过来,这一下,她的身边就有着三个绝色了,虽然知道那两人便是那人的两个妹妹,但她依然觉得有些不舒服,因为她深深知道……这个混蛋就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妹控。

        柳凭并未想到,这柳玥和婴宁竟然自己主动找了过来,在柳凭的帮助之下,柳玥现如今已经是鬼仙巅峰,而婴宁,更是几乎要突破半步地仙的境界。

        “三个就三个,反正也不是太多!”姜燕这样自我安慰着,刚想要凑过去打个招呼,见一见这个让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些想念的家伙。却发现,她的身边又多了一个佳色,虽然小小,但实在是漂亮……

        却是白芷,也寻着来找柳凭了。

        姜燕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心中想着,四个就四个吧……她想要鼓起勇气,走过去,却看见,一个穿着道袍的绝色女冠牵着两个可爱无比的道童走了过来,那两个道童更是兴奋的抱住柳凭。

        看到这一幕,姜燕倒吸一口凉气,怪异的看着那个很是稳重,并且落落大方的女冠,心中怪异想着,那两个分外可爱的小道童,难道就是柳凭和她的孩子吗?

        孩子都这么大了?

        不知道为什么,姜燕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好吧,或许不是孩子呢?只是这家伙养的小老婆呢?不不不,这个似乎更加糟糕了啊!太糟糕了!真是太糟糕了!

        姜燕苦笑一声,深深呼吸一口气,现在一二三四五,加上两个小道童,已经七个了,七个就七个吧,难道还能再增加不成?

        哼,该本姑娘出场了……姜燕下意识整理了一下衣衫,想要走过去,就在此时,从天而降一个容貌惊艳绝伦的仙女!

        却是梦裳,她在这个时候下界找柳凭,显然有着一些事情……

        梦裳的容貌,就连姜燕都感觉分外惊艳,心中惊叹,真是好出尘,好漂亮啊……

        不对,现在可不是惊叹的时候啊,姜燕啊姜燕,快点过去吧,这一次可绝对不能够迟疑了,再不过去,他就要走远了……话说回来,这个混蛋就这么厉害吗,身边竟然一二三四五六,有着六个绝品佳丽,加上两个可爱小女孩……人间帝王都不至于如此吧!

        这家伙到底何德何能?

        姜燕冷哼一声,只觉得有些愤愤不平,她再一次的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准备走过去……

        她觉得,自己不能够再迟疑下去了,每迟疑下去一段时间,那个家伙的身边就会多出一个上等佳丽,再这样下去的话。自己便再也没有容身之地了。

        然而她先前的迟疑,注定了一件事情。

        姜燕猛地站住脚步,见鬼一样看着天空,虽然释放了隐身术,凡人无法看见,但她是地仙真人。却能够看见。

        嘶嘶……姜燕再次倒吸一大口凉气,我的天呐,一二三四五六七……十二!足足十二个仙女从天而降!

        却是十二花仙。

        十二花仙显然有着事情,是随梦裳一起过来的,只不过,其中一个花仙看见柳凭便蹭过来将他抱住,一副十分亲密姿态,让姜燕下意识觉得,这十二仙女。都是柳凭的囊中之物了……

        十二,加上之前的六个,十八个了,加上两个道童,二十了……

        姜燕的脸抽了抽。

        很快,柳凭随着这十二天仙,带着众女,飞升进入天庭。

        看着柳凭消失在天空。姜燕在下面苦笑着摇了摇头:“唉……下一次再来找他吧。这一次的运气真是不好……不对,我为什么要找这么花心的家伙……难道我喜欢他?!!”

        想到这里。姜燕的整个脸都变得通红,使劲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是不可能喜欢这么花心的家伙的!哼!”

        ※※※※※※※

        “天庭召见吗……”柳凭此时在众女之中,左拥右抱,好不快意,可惜却没有多少心情去体会这种快意。微微叹了一口气说着。

        旁边的梦裳偎依在柳凭的怀中,好久和公子不见,真想要好好亲密一番,只可惜旁边居然有这么多的佳丽,只能摇头叹息觉得不太实际了。事实上就算没有其他佳丽,这么关键重要的时刻,也无法做什么事情,只因为天庭的召见,似乎真的有些事情。

        众女也随着柳凭一起去天庭,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可以说非常至关重要,而众女也知道这份重要,面色都有些凝重。很快,便看到了天庭的南天门,由正门进去,便看见一队兵在等待柳凭的到来,见柳凭终于来到,松了一口气,连忙过来恭敬迎接。

        “见过上仙!”几个天兵恭敬行礼,而后道:“天帝已经等待多时,还请随我们来。”

        柳凭点头,带着众女往天庭中央的方向飞去。

        此时有着不少仙人,神人,都在不断往天庭的方面飞去,人数很多,有的甚至是密密麻麻的一大团,竟是军队,有的却行走过来,声势浩荡,很是震撼不俗,不过都未显摆太多,很是匆匆。

        柳凭微微眯着双眼,看到了这一幕的他,心中一沉,并未说话。

        很快,便来到了天庭中央的大殿,此时已经有了不少神仙位列其中。

        大殿极其广阔,高三百丈,左右七八百丈,就算是再怎么人山人海也能够容得下。

        醉红尘微微皱眉说道:“事情有些不妙啊……”

        “的确是不妙。”柳凭的眼睛不停扫视着这些大人物,他的位置在天帝的最下方,能够站在这里的,无疑不是位高权重实力惊人。事实上也有想要找到的人,比如那个便宜师傅。本以为能够很容易找到,却还是没有看到,不由有些郁闷……他到底死到哪里去了?都要大结局了,还不出场吗?

        微微摇了摇头,柳凭并没有再去理会,转过头看着上方的天帝。

        此时的天帝,只是一个淡淡的虚影,能够成为天帝,必然是一位经历过千辛万苦,有着无穷功劳,被天地所认可,所赏识的人物,才能够登得如此大位!

        可是……此时的天帝,却是虚影,没有浮现出真实身影,这让柳凭微微一愣,随即心中暗惊,想着,难道天帝也死了吗?这只是他残留在天地之间的一道意识而已?

        左右两处,来了不少大人物,有仙门的,有神道众人,仙门有青帝仙门,白帝仙门,黄帝仙门,三大仙门都站在神道的站队之中。三大仙门,加上神道,却还是不敌三大道门,加上其他二大仙门吗?

        “诸位都来了?今日召见,我想,很多人不知道所为何事,也有很多人知道,到底要发生什么事情了……”上方的天帝缓缓开口,此时已然没有出现实体。这让柳凭更加确定了,天帝已经仙逝,和道门之中的仙帝一样……事实上这并非是秘密,他早先已经有了一些推测和见闻,只是一直不敢相信而已,现在得以一见。才能完全相信这个事实了。

        虽然是虚影,但还是瞬间让周围安静下来。

        所有人看着那巍峨高大,足有百丈高的天帝虚影,面露出恭敬神色,并未有丝毫的逾越。由此可见这天帝在他们心中的地位。

        “凡间王朝……已经站在了道门之中。”天帝的眸子微微张开,淡淡说道。

        这话一出口,顿时哗然一片,不再安静,凡人王朝说重要。也是非常重要的,毕竟是一大界啊!凡人王朝,一向是支持神道的,怎么会偏向道门?所有人心中很是疑惑!

        “这却是我孟浪了!”天帝微微叹息了一口气说着:“是此人之原因。”

        说着,天帝一指,随后他的右侧走出来一个声音,诸多人见了,无不疑惑。此人是谁?

        柳凭一愣,满脸古怪。王六郎?

        这……

        搞什么?难道他的那套理论,还真的和天帝牵上线了吗……怪不得那些日子没看到王六郎拜访自己,原来他在天庭啊。

        王六郎并不怯场,如今的他已经是神仙境界,颇有几分风度,他恭敬的朝在场诸位行礼:“见过诸位!”

        随后突然看到了柳凭。顿时瞪大了双眼,风度顿时消失不见,双眼变成了狂热:“见过委员长!”

        这声响亮的话语,在大殿之中传开,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柳凭的身上。

        委员长?

        这。又是什么?

        这人不是青帝仙门中的人吗,嘶,此人还真是艳福不浅,身边佳丽如此之多。这么多人的目光,汇聚过来,很是沉重,有着很大的压力,柳凭无所谓,他旁边的众女就有些难受了。柳凭冷哼一声,扫视场内,压力顿时消失不见,诸多人暗暗心惊,这人好强大的实力!

        上方的天帝微微惊讶的看着柳凭,这人就是那王六郎口中的委员长?竟然是如此不俗?

        天帝看了一眼之后,微微露出一份笑意便不再看。

        而柳凭身边的诸女也是疑惑不已,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天帝道:“事情的前因后果是这样的,这王六郎得道一道,有益于天地,有益于社稷,可增强神道气运,故此我以其推广之。”

        “此道,王六郎,你详细说上一遍!”

        王六郎点头,随后将柳凭教授他的东西说了一遍。

        在场人无不惊讶,双眼惊异:“这……居然还有如此之开放的道!”

        “此道,可真证道也!”天帝叹了口气说道。在场人顿时震惊,喧哗起来,这能够证道?真是不可小觑!

        柳凭顿时惊了,自从冲到天仙后期之后,他对于所谓的证道大罗,根本没有丁点思绪,此时听到自己这套理论,居然还能够证道,当时便觉得心头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跑而过……这也太坑爹了一些。

        “此道,的确可证道!”

        竟然还有不少人点头赞同,这让柳凭无力吐槽……

        虽然很多人没听懂,但听懂的却有不少,几乎人人沉思,不少人点头赞同。

        “然而,此道却太过于急促了一些……我也太心急了一些,导致人间帝王偏向道门,便想要问诸位,有何方法,可以解决?”天帝问道:“只要能够将此解决,神道必胜矣!”

        四下的人面面相觑。虽然都在沉思,但很显然,一个也没有方法解决。

        “委员长,您有办法吗?”王六郎在旁边问着。

        天帝也道:“此道,却非王六郎自悟,而是这青帝仙门的首席大弟子所创造,不知小友,你可有解决之道?”

        这话一落,四周的所有目光顿时全部聚集过来。

        与此同时,大殿之内也瞬间安静下来,都在等待着柳凭的回答。

        “我有一法…的确可解此难!”柳凭微微思索片刻,淡淡点头说道:“此法名为:君主立宪!”

        随后,柳凭将君主立宪制说了,这让大殿之内,人人双眼亮起,都显然没有想到。政治居然还能够这么玩!

        听着君主立宪制的解读,王六郎不由深深痴迷了进去,心中对柳凭的崇敬再次攀升到一个无比的高度,就算是天帝也没有办法比拟,他由衷赞叹道:“真不愧是委员长!”

        柳凭身边的诸多女人却不怎么明白……但是,看着旁边诸多人的崇敬目光。顿时有些自豪起来,嘿嘿,这就是自己的男人啊,看,是如此的厉害。

        柳凭说玩之后,天帝点了点头:“善!此道虽然有些勉强,但却能够二者共存……人间帝王,按照以往的情面,应该会答应此道。如此一来。可解危机也!”

        就在此时,整个天庭轰隆隆一声响,整个大殿之内开始了摇摆,仿佛地震了一样,惊呼声顿时四起,所有人愕然的看着四周。

        柳凭微微皱眉,释放出一个罩子,将众女罩住。

        “此法的确甚是妙。可惜,已经晚了。”天空中。传来这样的声音,上空之上,坐着一个道君。他并非是虚影,而是实体,不仅仅如此,身后更是有着不知多少道门高手。以及其他二个仙门的高手。

        “道君,商丘道君?”天帝又惊又怒,眼中生出无穷的震撼:“你居然还未死?!”

        “我已跳脱三界,不在五行,自然可以。长生不老!”商丘道君淡淡说道,语气从容淡定,随后单手指着众人,在场的诸多神仙,瞬间全部瘫倒在地,感觉自身的法力源源不断的流逝。

        “没有想到,这关键时刻,竟然会出现如此意外。若不是我强行通过天道运转推测许多次……恐怕还不知道,这个变数!”商丘道君此时冷冷的看着柳凭,淡淡说道:“世间竟然有如此命格之人,真是叫我意外!”

        柳凭以及众女,顿时感觉自己身体之内的灵力快速消失,无不露出惊恐神色。

        “没有想到,最安全的地方,也是最危险的地方……”柳凭微微叹息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旁边的诸女,却不想还是将他们她下水了,本就是避着这个,终究还是避不开吗?

        “我输了……终究还是我输了?”天帝露出浓浓遗憾神色,叹了一口气道:“若再给我一些时间,立得此法,气运汇聚,我便可以重生!嘿,也罢,败了便是败了……”

        柳凭听着这话,心中一惊,更多的却是释然,怪不得,自己这法,如此被天帝看重,原来其中还有这个原因……

        柳凭这时淡淡开口道:“道君已经来此,就算多给些时间,这法又岂是一成而就的?”

        天帝看着柳凭,微微愕然。

        “此言大善。”道君微微笑着说道:“此法,非一日之功也,就算你得了,也无法挽回局面,只是垂死挣扎罢了。”

        “哼。”天帝冷哼一声,正准备进行着最后的一搏,却不想那道君先行出手,拂尘一挥,整个天庭之内的大部分神道之人,身体瞬间若冰雪消融一样快速破碎,消散,就连柳凭身边的梦裳,十二花仙都是如此。

        柳凭大惊:“怎会如此!”

        天帝冲天而起,冲向那道君,但他的身影,却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消失,最终消失不见。

        “给他们争取了短暂的时间?还是不想要受辱,所以投死?”道君冷哼一声,并不再评价,而后道:“仙门诸多,归我道门,还是有着希望……”

        柳凭狞笑:“你这是再逼我!”

        “哦?你还有何法?”道君微微低头,看着柳凭。

        这时,柳凭早已经快速撑起一个神魔降临,将众女笼罩起来,这是阴阳神魔,能够完美的将一切攻击隔绝在外。虽然道君的攻击抵挡起来有些勉强,但这样的攻击太过分散,所以还是能够抵挡。十二花仙以及梦裳终于开始了好转,大口呼吸着,她们在阎罗殿走了一遭,差点便是身死!

        “就凭这个?神魔降临?就算你修到了混沌神魔,又是如何?本尊只手可杀。”道君淡淡的说道。

        然而,这一句话刚刚说完,道君的神色便开始了变化:“你这家伙,哪里来得这么多的气运!想要干什么!”

        只见柳凭的头顶,冲出浩浩荡荡的一股五彩气运,仿若奔腾的河流一般,冲入这个世界的天道。

        “你这家伙……”道君的神色逐渐凝重起来,他的再次一挥拂尘,想要将柳凭抹杀。

        可惜,慢了。

        “这是世界的气运,是一个世界赠与我的气运。”柳凭冷笑一声,淡淡说着:“此气运,可改天地也!”

        只见天地间的灵气,瞬间消失不见。而那道君的攻击,也很快化作无形。

        “而今以后,道法不再,气运显圣!”柳凭冷笑一声道:“商丘道君!你太霸道了……本想要和你谈判一下,却不想,你居然逼我用处这最后的杀手锏……刻苦于此呢?”

        只见天空之中的商丘道君身影慢慢变淡,逐渐要消失在这个世界!

        他自跳脱出去之后,便不再属于这个世界,来此是那强大的道与灵力所支持,现在天地间丁点灵气都没有了,也开始排斥一切灵气,自然无法存在这个世界。

        很快,整个天庭都开始了土崩瓦解,柳凭微微摇了摇头,用剩下的气运之力,携带着诸多人回到人间。

        落到地面,诸多人看向柳凭的目光,有些复杂,虽然是柳凭救了他们,但这样的方式……未免太过于激进了。

        不过,终究无法挽回了。

        他们,要逐渐适应这个新的时代。

        “回家吧。”柳凭一拉着诸女说道:“今晚大难不死,我要和你们大被同眠!”

        “我们也要去!”茉莉花神连忙说道:“都要一起,现在天帝消亡,神道崩坏,不知何时会重新好起来,公子一定要收留我们啊。”

        说着拉了拉其他花神,其他花神都露出恳切的神色。

        “可是……这么多人我真的应付不过来啊!”柳凭看着四周众女,不由大笑。

        “哥哥!”“公子!”“小相公!”几个愠怒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突然加入这么多姐妹,怎能答应?必须坚决反抗!

        甚至还有这样的声音……

        “师弟!”

        却是醉红尘的声音。

        还有那两个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却跟着一起起哄,喊了一声:“师叔!”的两个小萝莉。

        “好了好了,只是暂时收留,我是不会收入后.宫的。”柳凭义正言辞的说道。

        “鬼才信你!”

        (本书完)

        有些仓促结尾的意思了。

        我也承认烂尾的味道很浓重啊……不过我也似乎没什么好写的了……

        这本书让我得到了一些教训,一些经验,总而言之,收获很多。

        感谢大家,每一个订阅、打赏、收藏,投票的读者。无以未报,只有说声抱歉和谢谢了。

        新书八月十号与大家见面。到时候会发个单章。

        新书,算是这本书的后传,是一个‘气运显圣’的世界。

        和这本书的味道不一样,主角是一个非常嚣张非常狂的人,希望大家到时喜欢。合不合口味不知道,反正个人感觉,应该会是这本书的数倍精彩。题材老套却新颖,网文界,出现很多次,却没有一个人写过这种。

        就这样。鞠躬下台。

  https://www.duoben.net/book/49591/275346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