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十方乾坤 > 第九百七十六章 帝孤剑意

第九百七十六章 帝孤剑意

        此刻,双方在半空中打得越来越激烈,周围山峰轰隆隆直作响,而那两个黑袍准圣,或许真以为萧尘杀不了他们,而逐渐掉以轻心,不再似一开始那般警惕。

        但见两人身法瞬移,出手逐渐不再有所顾忌,甚至完全舍弃了防御,而换做更加凌厉的攻势。

        但是轻敌,往往是致命的,尤其是,对方的实力,并不在他们之下。

        “轰轰轰!”

        巨响之声不断,那百来个高手也逐渐逼近,将两人围困中间,将范围逐渐缩小,此时水寒烟与萧尘背靠着背,双手不断结印,一层层水蓝光幕罩下,使二人的真气,愈加充沛。

        “看样子不解决掉这些麻烦,想要离开这里还真有些不容易……我若在你面前杀人,你不会介意吧?”

        萧尘淡淡地说着,而水寒烟脸上微微一怔,都这个时候了,他居然还能如此风清云淡,将“杀人”二字说得如此轻易简单。

        “罢了,你若是介意的话,那就将眼睛闭上好了。”

        萧尘仍是语气淡然,而水寒烟一听这话更是眉头一皱,她虽然不喜杀人,但生死攸关之际,萧尘说出这等话来,岂非真把她当做不谙世事的少女了?

        就在她欲反驳之时,忽然,一股杀气笼罩茫茫四野,冷风之中,瞬间多了一股令人胆寒的杀意,水寒烟微微一颤,这股寒冷的杀意,竟是来自她身后的萧尘!

        怎么会……

        这一回,水寒烟脸色不禁有些泛白,虽然这个年轻人看上去冰冰冷冷的,但在他身上,怎会有着如此令人胆寒的沉重杀气!

        只见两人的周围,忽然多出了一缕缕血红之气,这些血红之气,竟是此时那杀气所化!

        如此重的杀气,竟能重到显化出来,何人能够不胆寒心惊,水寒烟更是愣住了,他的身上,怎会有着如此重的杀气……

        “好重的杀气……”

        那两个黑袍准圣亦是未曾想到,这人身上竟藏着如此重的杀气,此时此刻,就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一样,那寒冷的双眼,竟隐隐间变得有些血红。

        “这……”

        周围那百来个修者也被震慑住了,两位准圣尚能稳住心神,可他们毕竟没有准圣的修为,此时在这股杀气笼罩之下,就像是置身于一座牢笼之中,只感到心惊胆颤不已。

        “刚才要走的话,或许还来得及,现在……似乎已经有些晚了。”

        只见萧尘眼神寒冷,这一刹那,仿佛连声音都变得充满了杀气,周围那百多人皆是心神一颤,只见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充满杀气的诡剑。

        那剑身上有着一道血痕,里面不断有血气渗透出来,光是看一眼,便仿佛令人如坠深渊,好重的剑戾之气……

        帝孤剑虽然厉害,但萧尘却极少动用,唯有杀人的时候,才会祭出此剑,而此剑乃是上古六大绝世玄兵之一,死在此剑下的人,甚至是神魔,也不计其数。

        夙夜曾说过,这把剑充满了杀戾之气,可说是天下第一“凶剑”,若将剑留在身边,久而久之,剑中的剑戾也会逐渐吞噬主人的心性,使剑主变得杀戾无常。

        更重要的是,关于帝孤剑,一直流传着一个可怕的传说,传说无论是谁得到帝孤,纵然最后成为了天下之主,但也必定会孤独一人,此剑的上一任主人,最后便是以此剑自刎,在剑身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有了这样一个传说后,这把噬主之剑,就变得更加神秘凶戾了,令人想要得到的同时,也深深忌惮恐惧不已。

        “当心……是那把剑!”

        这一刹那,两名准圣似乎终于反应了过来,是萧尘手里那把古怪的剑,但是却也已经晚了。

        剑发出的一瞬间,尽管两名准圣逃脱了,但周围的百多个人里面,却有一二十个没来得及躲开,直接在剑下化为了一片血雾,形神俱灭!

        更诡异可怕的是,那血雾竟被吸收进了剑身之中,使得那剑上的血痕,变得更重了。

        “这……”

        远处所有人皆是一惊,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至极,即便两名准圣,心中亦是翻起了惊涛巨浪,这剑怎会如此恐怖……

        水寒烟亦是微微一愣,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萧尘一眼,怪不得他身上有着超出常人十倍重的杀气,原来他竟一直将这等凶剑带在身边,如此凶戾之剑,他难道就不怕时日一久,会被此剑噬主吗?

        此刻,随着帝孤的出现,原本紧张的局势,一下被扭转了过来,先前那些不断围攻萧尘和水寒烟的人,此时脸上都露出了胆怯,刚才与他们一起的那十几个人,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就全都死在了此剑之下,如何能够令他们不胆寒心惊?

        “弱者之所以成为弱者,那是因为……他们永远都觉得,自己已经够强了。”

        萧尘冰冷的眼神之中,看不见任何一丝怜悯,话音甫落,帝孤剑再次化作一道血芒飞出。

        “嗤!”的一声,顿时又有七八个人命丧剑下,而其余的人,则是吓得不断往远处退去,这一刻,没有一人敢再上前,因为没有谁知道,自己会否成为下一个死在此剑之下的人。

        恐惧,是人之常情。

        而此时那两个黑袍准圣,也怎样都没有想到,原本是胜券在握,却突然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逆转。

        当下,二人也不犹豫,瞬间祭出了自己的仙剑,那两把剑原本亦是灿烂生辉,透着一股绝强的剑气,但此时在帝孤的剑戾之下,两把剑一下就变得黯然失色了,甚至不住颤栗着,仿佛臣子见了君主一般,惶惶而不安。

        “铮!”

        又一声寒冷剑啸穿破云霄,萧尘再次一剑攻了上去,但这一剑,却非寻常剑法,而是当年老乞丐传授他的三剑之一的“人剑”。

        发动人剑,须瞬间燃烧体内三成真元,尽管只是三成,却也非同小可,何况还是由帝孤剑发出?

        这一刹那,只见满天风起云涌,万里云层顿时翻涌不休,四面八方,亦是地动隆隆,仿佛整个天地间的灵气,都被聚引到了那一剑之上!

        “糟糕……”

        两名准圣,此时也同他们手里的剑一样,脸上一下变得黯然失色,等反应过来时,那一剑已近至眼前,如何能够撄挡得住?

        就在这一瞬间,左边那黑袍准圣手一伸,竟隔空抓来一人,以抵挡此时萧尘的剑势,因为他知道,这一剑必饮鲜血,不饮鲜血不归!

        “嗤!”

        一声疾响,被抓过来的那人还未反应过来,便在帝孤之下化作一片血雾。

        然而就算有人以身挡剑,但此时在萧尘手里,帝孤仍然透着一股血气,剑势也犹然未停,仍是一剑凌厉地向那准圣斩了去。

        “铮!”

        一声疾响,那准圣以仙剑抵挡,却终是未能挡住,那把仙剑被帝孤一震,剑身之上顿时遍布裂痕,而那准圣亦是如同身受重创一般,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往后倒飞了出去。

        另一名准圣心下骇然,连忙飞身过去,将那受创的准圣接住,此时二人脸上均有惊恐之色闪过,但目光所至,却非此时被杀气笼罩的萧尘,而是那一把悬在半空中,不断透出杀气的凶剑!

        他两人万万没有想到,这人身上会有着如此可怕的一把剑,今日恐怕是难以完成任务了。

        那受创的准圣脸色煞白,刚刚若非他的仙剑护主,替他抵挡了一下,只怕现在,他就算未死,也要元神重创了,此时更不犹豫:“走!”

        他心中清楚,有此人在,他二人多半不可能将水寒烟带走了,但那另一名准圣心中却仍有不甘,趁着此时萧尘的剑尚未召回,忽然施展出神通手段,大手一伸,顿时化作一道黑雾,朝水寒烟笼罩了去。

        而水寒烟此时正自失神,未料到对方会突然朝自己攻袭过来,等反应过来时,想要闪避,却已然不及。

        那准圣手臂所化的黑雾,瞬息间便笼罩至她眼前,不过前者似乎并不知晓,帝孤剑早已与萧尘元神相通,而非寻常的御剑本事,只须随着萧尘心念一动,帝孤便似赋予了生命一般,瞬间就能够斩过去。

        “嗤!”

        冷风之中,只听一声疾响,顿时血雾洒下,紧接着便是那准圣发出的一声惨叫,他化作黑雾的那条手臂,竟被帝孤活生生一剑给斩了下来。

        远处的人早已吓得魂不附体,连伤两位准圣强者,此剑之可怕,远非他们所能想象。

        “走!”

        这一次,那两名准圣皆受了伤,终于不再抱有任何希望,强提真元,瞬息间化作两道雾气,卷着所有人遁走了。

        半空中冷风似霜,山谷里逐渐恢复了宁静,但整座山谷已经被毁去,一片惨然之象。

        萧尘收回了帝孤剑,但脸上却有煞白之色一闪而过,不过很快也就恢复了过来,这时再向水寒烟看去,说道:“此地不宜久留,他们若是来了更厉害的人,那时恐我也无法对付了。”

        水寒烟看着他,双眉微锁,这一刻仍是想着刚才那一幕,他身上如此重的杀气,多半是已遭那凶剑吞噬心性,但他自己长久以来恐怕还未觉察到,否则一般之人,怎会有他这样重的杀气?

        但是眼下,须当尽快离开这里,二人不再犹豫,遁出数百里后,方才停下,水寒烟掌心真元一凝,往他体内渡入,皱眉问道:“你怎样?”

        “没事……”

        萧尘缓了缓气息,其实他自己如何能够察觉不到,每每动用帝孤之后,他心中的杀戾之气,便又会增加一分。

        水寒烟皱眉看着他,见他此时脸上神色,也看出了一二,说道:“你可知晓,你刚刚那把剑,我观剑中深藏着一股凶戾剑气,长此以往,只怕会使你变得越来越嗜杀,到最后甚至心性癫狂,堕入魔海,万劫不复……”

        听她说完之后,萧尘转过头来,脸上平静如水,看着她道:“那你知道这把剑叫做什么吗?”

        “这把剑……叫做什么?”

        水寒烟也凝眉看着他,她实在想象不到,当今天下,有何人能够锻铸出如此一把厉害的剑来,便是那传闻之中,十圣之外,修为已臻圣境的剑圣,恐怕也难以铸出如此一把剑吧?

  https://www.duoben.net/book/43158/271955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