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第232章 但为君故(136)

第232章 但为君故(136)

        “你就这么在意你是不是这具身躯的主人么?你不是愿意为朋友赌上命的人么?”

        “交给我,我可以救你的朋友,我可以救你的家人,我可以救你在乎的所有人。”

        “说到底还是你太自私了,你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存在,结果你把所有事情都搞砸了。”

        “在那个没有你的世界里,你爱的人都会快乐,为什么不呢?你我之间,为什么非要让弱的那个活下去呢?只因为强的那个是恶的么?”

        “在善良懦弱小孩的世界里,最后所有人都会死,只留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

        路鸣泽化身为在他耳边萦绕的风雪,反复地呢喃,他痛苦得想要捂住耳朵,却无法放下怀中的母亲。

        如今默默地躺在这里回想,那些话字字鲜明,透着魔鬼的恶意,偏偏又是无可辩驳的真理。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默默地牺牲着,是他的牺牲一次次地拯救了世界,可也许拯救世界的人其实是魔鬼,而他充其量只不过是献祭给魔鬼的血食。

        他那么的害怕交易自己最后的1/4生命,也许不是为了什么崇高的目标,只是这个懦弱又可怜的灵魂想要继续占据这个躯体。

        当这个灵魂沉睡而魔鬼苏醒的时候,世界也许会变得更加美好,魔鬼可能磨牙吮血,但魔鬼跟他爱着同样的人,会对妈妈好对诺诺好对楚子航也好,魔鬼甚至会在他们面前故意装出乖乖的模样,他们甚至都不会察觉到躯壳里的灵魂已经换成了魔鬼的。

        这样不好么?为什么那个恶的强大的就该沉睡?那个自以为善良的弱者却要自私地霸占着躯壳?没有人真的需要他,他才是真正的累赘。

        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睡着了。真奇怪,睡得那么平静,就像他来到避风港的第一晚。

        ***

        夜晚寂静而漫长,赫鲁晓夫楼的一个小套间里充斥着烟味,路麟城独自坐在桌边,散着衬衫的领口和袖口,吃着一碟炸焦了的花生米。

        桌上的杯子里塞满了烟头,一整瓶伏特加已经喝掉了大半。路明非住在这里的时候其实他也没有回过几趟家,这里能不能算作是他的家也是个问题,可此刻老婆孩子躺在医院里不同的病床上,他却回到了这个简陋的房子里,抽烟喝酒吃花生米,很像当年他伪装过的那个潦倒的小研究员。

        “叮”的一声,路麟城起身来到烤箱旁,从里面端出一只烤珍珠鸡来。

        他从养殖场要了这只最肥的珍珠鸡,杀好洗干净了,鸡肚子里塞满了姜片料酒和葱段,慢火烤了整整两个小时,鸡皮油亮,香味扑鼻。

        他端着珍珠鸡回到桌边,用餐刀开,一口鸡肉一口酒,大快朵颐,风卷残云地吃了大半只,忽然停住,丢下手中的餐刀,叼着一支烟靠在椅背上,默默地看着墙上的相框。

        照片上是夏天的景象,一家三口坐在野餐垫子上合影,戴着草帽的路明非傻呵呵地笑着,乔薇尼举手遮阳,风吹着她的碎花连衣裙裙摆,纹路仿佛涟漪,路麟城自己则颇为神气地扛着自己做的鱼竿。这张照片是刻意用来妆点这个小公寓的家庭气氛的,甚至很可能是假的,合成出来的,路麟城却认认真真地看了很久,忽然呵呵地笑了起来,边笑边摇头,同时眼泪无声地划过脸庞。

        “我做的珍珠鸡,好像也挺难吃的。”他轻声地对照片里的人说,“也许是一个人吃的缘故吧?”

        他又给自己倒上一杯伏特加,正要喝的时候,电话铃响了。

        这男人的神色骤然变了,前一刻他是个喝到快不行的酒鬼,忽然间就变成了出鞘的快刀,眼风扫过似乎都能割伤人。

        他起身拉开了大衣柜的抽屉,响的不是墙上那部壁挂式的电话,而是抽屉里的电话,黑色的塑料话机,看起来颇有年代感的老东西,此刻正叮铃铃地欢叫着。

        路麟城抓起听筒放在耳边,沉默着。

        “很多年都不联系了,还好么?”电话那头的人低沉地说。

        “只能说仍然活着。”路麟城说。

        这通电话并没有通很久,路麟城挂上话筒,还没回到桌边,那部壁挂式的电话又响了,路麟城微微皱眉,转而去接这部避风港内部联络用的电话。

        “路秘书长,您儿子说想见您,我们找了其他所有地方都没找到您,所以试着打这个电话。”电话那边的人语气恭敬。

        路麟城看了一眼腕表,距离他跟路明非的对话仅仅过去了七个小时,仅够睡一觉的时间,他似乎没那么容易就想通了。

        但他仍然立刻披上大衣出门,等候在门口的两名持枪警卫立刻跟上了他的步伐。

        避风港里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年轻人们穿着节日的盛装走在路灯下,怀里抱着书本。乔薇尼和路明非逃亡的事件被简单地遮盖过去,避风港已经提前进入了庆祝圣诞的气氛。一路上都有人跟路麟城打招呼,路麟城也如往常那样举手回礼,但他忽然转换的形象令大部分人措手不及,打完招呼之后很多人自己都迷惑了好半天,不知是不是认错人了。

        ***

        “给我详细讲讲怎么切割,越详细越好。”路麟城赶到的时候,路明非平躺着眼望屋顶,安静地说话,几个小时前激烈的情绪完全消失了,感觉真是想通了放下了,整个人就差溢出得了福音的光辉了。

        杜登博士也匆匆地赶到病房,他还没准备好给病人讲治疗方案,路明非的突然袭击倒是搞得他有点措手不及。

        但他还是迅速地理清了思路,坐在病床边,尽量用平稳的语气开始讲述,“我们会使用剂量很大的催眠药物,你会有一个很长的梦境。这个梦境是你最熟悉的,它会真实到让你怀疑到底什么是真实,但你必须保持清醒的意识,那是梦境,也是你的战场。恶魔就藏在那个梦境里,我们还无法确定他会以什么面貌出现。”

        “梦境里我和他都没有能力,对么?”

        “很难说,但你和他在那个梦境里是完全对等的,可能你有能力他也有能力,或者你们俩都没有能力。用佛教的术语来讲,那是你的‘识海’,你们共同拥有那个识海,在识海中战斗,决定胜负的,是意志力。”

        “就像游戏对么?进入游戏之后,现实里的肌肉就没用了,大家都得按照游戏的规则来,谁都不可能开局的时候就有三个基地。”

        “很好的比喻,而且谁都不能使用作弊技,这是一场绝对公平的战斗。这也是一场非常危险的战斗,因为梦境过于真实,一旦你失败,你会觉得自己真的死了,在现实里,你的身体也会忽然衰竭。但很快你的心脏就会再度跳动,因为那个恶魔会占领你的身体,一个意志死去了,另一个意志就会趁机苏醒。”杜登博士说,“那种情况下,我们就失败了,你的身躯必须被立刻摧毁,但我们也不确定这么做能不能毁掉那个恶魔。”

        “博士你们这套方案真的可靠么?像是玄学。”

        “我也不是十分地有把握,虽然类似的心理实验在古籍中有记载,从现代心理学的角度也能解释,但你说得没错,这就是玄学。”

        “在梦境里杀了他,就能真的摧毁他么?”

        “这也是未知的,但至少能够压制他的意识。某些古老的神话中说,英雄杀死了恶魔之后,用身体作为容器封印恶魔的灵魂,以自己的意识为战场,继续和恶魔死斗,而他的身躯已经化作祭坛上的干尸。你扮演的就是那个英雄角色。”

        “你说的不是古老的神话,你说的是《暗黑破坏神》,我玩过那个游戏。”路明非微笑。

        杜登博士耸耸肩,“类似的故事在神话里到处都有。”

        “听懂了,我可以配合,”路明非转向路麟城,“现在轮到我提条件了吧?”

        “最好别太苛刻,我们并不是万能的魔鬼,无法承诺你一切。”路麟城冷冷地说。

        “第一条件,我要亲眼看一看妈妈,算苛刻么?”路明非盯着他的眼睛,轻声问。

  https://www.duoben.net/book/11893/276457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