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第222章 但为君故(126)

第222章 但为君故(126)

        “这场暴风雪都足足刮了三天,一点都没有停止的迹象。你们走进暴风雪之后发现风向不停地变化,其实是因为它是一场范围很大的旋风。没什么好猜的,这是一个尼伯龙根,旋风是它的界面,旋风的中心就是我们的目的地。”苏恩曦干脆地下了判断。

        “尼伯龙根是什么?”布宁和楚子航同时问。

        苏恩曦原本懒得回答这种小白问题,但还是耐下性子解释,“一种用炼金术制造的虚构空间,不过说虚构也不准确,这个空间是真实存在的,是在真实空间的基础上修改出来的。只要穿越界面,就能进入这个空间,但穿越界面几乎是不可能的。尼伯龙根通常是由龙王级的东西制造的,少数二代种和三代种也能做到,至于技术细节,人类是无法理解的。神话中的异世界、妖精之地之类的地方,基本上都是误入的人类根据自己的理解给尼伯龙根起的名字。”

        “尼伯龙根里有什么?”楚子航又问。

        “那得看龙王的心情,可能是藏宝地,也可能是墓地。”

        “所以那两个人是进入了尼伯龙根?”布宁问。

        “没错。你身上没有烙印,所以再怎么走都走不到,对那些有烙印的人来说,闭着眼睛都能走进尼伯龙根。”

        “所以我们的前面就有一位龙王,但我们看不到它,师兄现在正在跟龙王战斗?”楚子航推测。

        “也有可能是在跟龙王喝着暖暖的热巧克力聊天,讨论如何毁灭世界的话题。你师兄怎么看也像另一个龙王级的怪物,对不对?”苏恩曦耸耸肩,“又或者这个尼伯龙根原本就是他给自己制造的巢穴。”

        “我们得进去看看!”布宁沉默了片刻,坚定地说,“他们可能需要我们的帮助!”

        “没错!来都来了!”楚子航附和。

        “我说两位大哥你们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人家龙王级的大哥聊天,又没叫你过去端茶送水,你过去凑什么热闹?”苏恩曦撇嘴,“就算能进去,你们能管什么用?”

        楚子航和布宁都沉默了,三个人一人一瓶伏特加,默默地对瓶吹。

        布宁喝得很快,片刻就喝干了一瓶酒,重重地把酒瓶顿在地面上,“不行!必须进去看看!”

        楚子航也激动起来,“谁都需要帮手的!进去看看有没有用得上我们的!”

        苏恩曦白了布宁一眼,“你想进去我懂,你现在就是为了那些世界暗面的君主们活着的,你跑这么远就是要找人玩命。”又瞥了楚子航一眼,“你又是为了什么?”

        楚子航沉默了片刻,“做人要讲义气的!对不对?师兄对我很好!”

        两个人都眼巴巴地盯着苏恩曦,原本苏恩曦是个搭顺风车的,看起来很可疑的样子,但零跟她很亲密,路明非则叫她老板娘,自然就显得她地位超然。

        眼下她是气垫船上唯一的资深者,最了解龙族和尼伯龙根。她才是话事的大姐头。

        苏恩曦把袋子里的薯片碎渣倒进嘴里,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既然大家都那么有诚意,那就走起咯。谁开车?啊不,开气垫船?我不会开这玩意儿。”

        “你同意了?”楚子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本他还在心里编了好些理由想要说服这个油盐不进的女人。感觉天塌下来只要没塌到她头上,这位美女都懒得凑过去看热闹的。

        “我是这个意思没错,”苏恩曦叹了口气,“虽说我要管了这事儿我老板一定很不高兴,我的任务本该把路明非送到这里为止……”她从口袋里摸了根皮筋把长发扎成一个利落的马尾,“可你说得对啊,人要讲义气,人不讲义气,跟咸鱼又有什么分别?我就猜那妞会跟进去,她果然跟进去了。她去了,我又怎么能不去?”

        布宁沉默了片刻,微微笑了起来,“中国人说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旅行到了这么远的地方,老板的话不听也没问题的。”

        “谁管那个神经病想什么?”苏恩曦翻了个白眼,“他自己也是朝令夕改的主儿。何况要是他在这台气垫船上,应该也会担心吧,毕竟那是他最心爱的副手,贴身穿的小棉袄啊!”

        “我来开船。”布宁大步奔向驾驶座。

        随着他打开燃油阀,加热之后的柴油滚滚注入,低速运转中的发动机立刻高亢地吼叫起来,趴在大雪窝里的气垫船缓缓升起,螺旋桨推进器吹出旋转的雪龙。

        “先去你之前找到的地堡,把我们的油箱灌满。”苏恩曦在副驾驶座上坐下,二郎腿翘好,俨然还是那个东京夜店里套裙黑丝高跟鞋的女老板,发号施令,威风八面,“然后蒙上我们每个人的眼睛,打开自动驾驶,走直线,笔直地往风眼里开!”

        布宁吃了一惊,“这可不是大平原地区,自动驾驶系统应付不了太复杂的地形,我们会掉进深渊!”

        “你懂个屁!没有烙印的人之所以进不去尼伯龙根,因为界面本身就是会迷惑人的,你以为你在走直线,或者只是绕开一个障碍物又回到了原来的航道,其实你就是在绕着这个风暴走。可机器是不会被迷惑的,想要靠近风暴中心,自动驾驶系统比你的眼睛靠得住。”苏恩曦冷冷地说,“怕什么?做鬼不还有老娘这样青春性感的玉女陪着你么?你命值钱还是我命值钱?”

        “我明白了!我以前看书里说的,遇上鬼打墙,就要闭上眼睛笔直地往前走,因为真正欺骗你的其实是你的眼睛!”楚子航显得有些激动。

        “这么简单就能突进尼伯龙根?”布宁还是有点疑虑。

        “当然不行,龙王可不是只会玩障眼法的江湖术士,”苏恩曦瞥了一眼楚子航,“最后的关键是我们中最小最可爱的楚先生,虽然对尼伯龙根一无所知,但他也是个有烙印的人啊……众神之王奥丁的烙印,看看这张门票在这里管不管用吧。”

        “我?”楚子航一愣。

        苏恩曦懒得回答这个问题,把头扭了回去。气垫船已经在雪地上狂飙起来,望着挡风玻璃外白茫茫的风雪,她长长地叹了口气,“带着两只哈士奇去打搅君王即位的盛典,我一定是疯了。“

        “你说什么?”楚子航没听清,气垫船的噪音充斥着周围的空间。

        “她说我俩是狗。”布宁目视前方,简明扼要地给出了解释。

        ***

        “委员会通过了你的居留申请,但附加了前提,特别的医疗组,由杜登博士负责,会试着帮你和那个寄生体切割,你必须无条件地配合。”路麟城轻声说。

        路麟城推着轮椅,带路明非来到最高的那栋赫鲁晓夫楼的楼顶上,说是赏雪,但雪在这里其实无甚可赏,这里最不缺的就是雪,路明非知道老爹是有话跟自己说。

        连续两个晚上路麟城都没有回家睡觉,看起来颇为憔悴,两眼布满血丝。这应该是他跟委员会拉锯战的结果,最后结果还得由他这个老爹负责传达。

        路麟城大概是觉得雪中父子二人的对话会让这个决定听起来轻松一些。

        不过高处看雪真的是很美,那些高耸的云杉都变成了脚下的灌木丛,前一天的夜里,年轻人们爬到云杉的高处给它们系上了各种颜色的彩带,让它们看起来像是一棵棵的圣诞树。

        “每年的圣诞节都是这么过么?”路明非问。

        路麟城愣了一下,但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导师们会送礼物给学生们,我们的仓库里囤积了够送五十年的礼物,大部分人收到的是巧克力,漂亮的女孩会收到时装裙,可惜当年采购的款式现在已经有点落伍了,尺码也不全,还得拿回去自己改改。还会有盛大的舞会,连续几天,很多男孩会选择在圣诞舞会上跟女孩表白,当然也有现场勾搭上的。如果他们觉得彼此合适可以递交结婚申请,然后搬到一起住,也可以申请离婚,但需要等到下一个圣诞节。养殖场里的家伙们会比较倒霉,它们要被宰掉一半,但我们每天都可以吃珍珠鸡和土豆炖牛肉。”

        “这样大家才会觉得生活有希望,对不对?”

        “是,在这个生存空间被极度压缩的避风港里,失去了希望,社会就崩溃了。”路麟城说,“听说很多女孩都在打听你的消息,如果参加圣诞舞会的话,你就是今年的明星了,会有人为你争风吃醋的。以老爹的眼光来看,那个霍尔金娜不错,虽然有点自负美貌,不过哪个漂亮的女孩不自负呢?档案显示她的行为一直很规范,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喜欢读书和跳舞,成绩也是最出色的。医院的记录显示她的身体健康,发育良好,正是合适生育的年纪。”

        “老爹你这是要我去相亲的意思么?都快世界末日了还流行爹妈介绍的相亲么?”

        “我只是说那是树林里最漂亮的那只鸟儿,问我的儿子要不要带上网子去树林里看看。”

        “老爹你变猥琐了,老妈说得对。”路明非笑笑,回过头来,凝视路麟城的双眼,“怎么切割?”

        “你最常做的梦是什么?”路麟城没有跟他对视,而是把目光投向极远处,问了个奇怪的问题。

        “梦到我从家里的床上醒来,有时候是我们原来的家,有时候是叔叔家,我在家里或是周围闲晃。来这里的第一天我也做了那个梦,就是梦特别长,梦里的东西特别真,怎么都醒不过来。”

        “那就是你内心里的世界,那个世界里的你是你真正的自我,在那个世界里你应该一点能力都没有,对不对?”

        “是的。”

        “你反复地见到那个寄生体,或者我们就叫他路鸣泽好了,说是在幻觉里,其实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梦境。那家伙藏在你的梦境里,在那里你没有能力他也没有,这是你唯一能杀死他的地方。”路麟城缓缓地说,“在自己的心里杀死他,这件事只有你能做到。”

  https://www.duoben.net/book/11893/274024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