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妙医鸿途 > 第1916章 伤筋之症原理

第1916章 伤筋之症原理

        毕竟涉及到隐私,张烨要求在房间里详谈,足以看出他的谨慎。

        张烨的病情仅有少数几个人知道,甚至对自己的父母都加以隐瞒,因为他不想让父母担心受怕。

        张烨住的房间是酒店唯一的总统套房,不仅有宽敞的会客厅,还有独立的钢琴房。张烨是著名钢琴品牌斯坦威的代言人,因此他参加表演和练习,只能用价值数百万的斯坦威钢琴。

        张烨是那种很适合穿西服的男人,他的身高与苏韬相仿,体型瘦削,穿着剪裁得体的白色西装,里面是黑色的衬衣,头发略长,笑起来会有阳光的酒窝,难怪被人称作钢琴界的王子。

        张烨让助理给苏韬和肖菁菁送上香茗,苏韬浅尝一口,是上好的年份普洱,味道浓郁,有强烈的回甘,顿时有股热气从腹中传到四肢,有种绵绵的舒泰之感。

        这家伙倒是不小气!

        这一杯茶的价值,怕是跟一杯82年的拉菲价值相仿。

        张烨的眼神始终围绕着肖菁菁,这让苏韬觉得有点生气。自己的心态有点像女儿被小兔崽子盯上的感觉,毕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嘛。

        “我给你系统地检查一下吧。”苏韬挡在张烨的身前,阻挡了他的目光。

        张烨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那就麻烦你了。”

        苏韬觉得张烨的笑容特别讨厌,但他是大夫,张烨是病人,不能以好恶来对待自己的工作,这是一名好大夫的基本素质。

        肖菁菁这时接到赵德风的电话,事关三味堂的工作安排,她连忙站起身出了客厅,走到阳台,客厅里顿时只剩下苏韬和张烨两人。

        “苏大夫,我能冒昧地问你一句,你对菁菁究竟有没有其他想法?”张烨眼中闪烁着凝重的光芒。

        “的确很冒昧。”苏韬手指打在张烨的手腕上,故作从容地回答。

        “我的冒昧,总比你的暧昧要光明正大。”张烨嘴角露出自信的笑容,“其实你我都知道,肖菁菁心里放不下你,但是你又无法给她带来幸福,何必要耽误她呢?所以我想请你放手,这对于她而言是一件好事。”

        “放手?”苏韬惊讶地望着张烨,“我从来都没有试图控制她。”

        “不,你一直在控制她的思想,利用她对你的崇拜,要求她不断地学习中医,将很多精力投入在工作上,以至于她的人生除了你和中医之外,什么都没有了。”张烨直接地盯着苏韬的眼睛,“你不觉得这样很残忍吗?”

        张烨的分析虽然听上去很刺耳,但的确有些道理,苏韬的性格便是如此,他几乎影响到了所有与他接触过的人,但何尝不是将自己的生活哲学也强加给了这些亲近的人呢?

        张烨继续道:“我得承认,如果没有你,肖菁菁可能会变的很普通,你不断地给她温暖,给她希望,给她信心,表面上是在激励她,是她的人生导师,但其实你变相地给她施加了精神毒品。她现在已经爱不上其他人了。”

        张烨的目光直入人心,仿佛要刺穿苏韬一样

        。

        苏韬松开张烨的手腕,淡淡道:“你其实很自卑!”

        “自卑?”张烨仿佛听到世界上最好笑的评论。

        他是钢琴界的天之骄子,拥有无数的粉丝,他身上的光环和荣誉,比苏韬只强不弱。

        “自卑的人,才会将失败归结于别人,而希望别人退出,给自己让开位置。”苏韬嘴角扯着冷笑,“别跟我说那些花里胡哨的理念,如果你喜欢菁菁,那就勇敢地去追求,但别想挑拨我和菁菁之间的师徒情分。”

        “虚伪!”张烨冷嘲道,“你为什么不敢正视自己的内心呢?你用师徒情分在捆绑菁菁,为什么不敢承认呢?”

        虚伪?苏韬愣住了,这家伙对自己还真够了解的。

        他都有点怀疑,这家伙是钢琴家还是心理学家了。

        苏韬承认自己偶尔挺虚伪的,他是一个普通人,心里藏点事儿,难道有什么错吗?

        “如果真爱一个人,无论对手多么强大,也要有战胜他的决心。”

        苏韬说到“他”的时候,指了指自己的胸膛。

        苏韬的意思很明确,你有本事打倒我啊!

        张烨屏住呼吸,狠狠地瞪着苏韬,苏韬寸步不让地对视。

        肖菁菁这时打完电话,从阳台走入,她发现两人似乎起了争执,意外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事!”

        苏韬和张烨两人对视一眼,竟然异口同声地回答。

        苏韬很难想象,自己竟然在为一个女人,和另外一个家伙争风吃醋。

        肖菁菁啥时候竟然这么有魅力了?

        肖菁菁惊讶地望着两人。

        苏韬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转移话题道:“病情已经查明了,他的腱鞘炎虽然很严重,但倒也不至于无法根治。”

        “现在应该不疼吧?”苏韬问道。

        张烨点了点头道:“因为很快要开音乐会,所以到医院做了简单治疗。”

        “带伤上阵,可不是什么好事啊。”苏韬皱眉道,“我建议你近期还是不要参加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第一,我和主办方签订了合同,如果我推迟的话,会造成双方的损失,违约金就是很大一笔钱;第二,燕京的这场音乐会是我世界巡演的最后一站,我必须要完美的结束。”张烨很执着地说道。

        苏韬暗叹了口气,张烨虽然看上去娘里娘气,但性格还是挺倔,这一点倒是跟自己有几分相似。

        张烨的腱鞘炎虽说不是什么大病,平时倒也不会紧张发作,但一旦疼起来,会非常严重,连握笔拿筷子都非常吃力,别提弹钢琴了。

        西医认为腱鞘炎,是手指因为磨损过劳产生炎症,一般采取穿刺治疗,在局部麻醉之后,用较粗的针头穿刺,抽出囊液后,注入药物,然后加压包扎。

        在中医的理论中,腱鞘炎属中医“伤筋”范畴,因为局部劳作过度,积劳伤筋,或受寒凉,致使气血凝滞,不能濡养经筋而发病。

        若是追根溯源,不仅与疼痛的手指有关,还有其他内在原因。

        肝肾亏损,气血不足。

        肝肾精气衰退,气血不足,患者的手指周围筋肉失于气血滋养,轻微外界刺激可导致局部腱鞘炎的炎症。

        苏韬问道:“第一次发病之前,是否受过风寒?比如感冒高烧?”

        张烨微微一愣,暗忖苏韬果然有两把刷子,“没错。”

        那年在瑞典参加一个户外演奏活动,他穿的衣服比较少,加上天气寒冷,结束之后高烧不断,持续了大约两个月才逐步康复。

        后来他在弹琴的过程中,经常会觉得手指会疼痛,直到有一天,疼得无法按下黑白键,到医院检查才得知自己患上了腱鞘炎。

        当时治好之后,后期不断复发,从急性变成慢性,这种痛苦便一直围绕着自己。

        “你的慢性腱鞘炎和那次感冒高烧有关,虽然感冒高烧治好了,但肝肾的毛病一直没有根治。”苏韬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说我的肾不好?”张烨下意识地望了肖菁菁一眼,说一个男人的肾不好,这是天大的侮辱,何况还在自己心仪的女人面前?

        肖菁菁解释道:“中医的肾和西医的肾,功能并不完全一样。”

        西医学中所说的“肾脏”,指的是与输尿管、膀胱、尿道一起构成的泌尿系统,专门负责水液的调节和排泄,以及清除毒素的肾。

        它和心脏、肝脏一样,是将人体解剖之后,能够看的见、摸得着的东西,是人体的重要器官之一。

        中医学中所说的“肾”是系统,是中医脏象学说中的概念。它对肾的理解不只局限于西医的肾脏器官,其内涵更丰富,涉及西医学泌尿系统、内分泌系统、生殖系统、呼吸系统等多个系统,还有肾精、肾气、肾阴、肾阳等概念。

        其中,除了西医泌尿系统的功能外,“肾”在生殖系统上的功能尤为重要。

        简单点说,中医的“肾”覆盖面更广,出现问题的地方也就更多。

        张烨脸上带着苦笑,暗忖你别说还好点,说了让自己更显得尴尬了。

        “我给你开一个药方,你晚点安排人去抓药,喝一个月左右,可以调理你肝肾亏损的毛病。”苏韬眨眼间便写好了方子,先交给肖菁菁看了一眼,这是让肖菁菁明白自己的治疗思路。

        风寒过后,张烨的肝肾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所以气血运行不畅,气血就像是机器零部件的机油,没有气血的流通,零部件就会容易磨损,因为手指是他身体最频繁运动的部位,便出现了腱鞘炎。

        若是张烨是个跑步运动员,可能膝关节会发病症,这便是中医“伤筋”的原理。

        张烨之前接受过治疗,中西医的方法都接触过,但没有追溯到肝肾亏损上来,所以久治不愈,经常复发,继而演变成了慢性病。

        张烨虽然和苏韬有矛盾,但他知道以苏韬的身份,倒也不至于在自己的病情上有其他想法,这种职业精神还是值得钦佩的。

  https://www.duoben.net/book/101/234254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