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妙医鸿途 > 第1637章 父与子善与恶

第1637章 父与子善与恶

        第二天清早,苏韬就找到燕老经常垂钓的地方,已经进入秋天,天气有点凉,燕无尽穿得衣衫单薄,在寒霜与秋风中,显得有点孤独。

        苏韬扎了会马步,终于没忍住,走到燕无尽的身边,低声问道:“我在东非大草原见过燕隼了!”

        “哦,我知道了。”燕无尽淡淡道,目光平静地落在水面上,仿佛漠不关心。

        苏韬轻轻地叹了口气,走到旁边继续扎马步。

        燕无尽见苏韬没有继续问,等钓上了一条鱼,转过身,望向苏韬:“你想问什么?”

        苏韬苦笑道:“那得看您想说什么了!”

        “滑头的小鬼!”燕无尽见鱼不是特别大,丢入了湖中,“我记得上次你跟我也曾提起过,当时我跟你说过,等你到了那个位置,自然而然就知道了。”

        苏韬皱眉不解道:“难道以我的身份,现在还没有资格看燕隼的档案资料吗?”

        燕无尽重新装饵,将鱼钩重新抛入湖中,“谁说龙组或者烽火,有关于燕隼的资料?”

        苏韬愕然半晌,沉默不语,仔细分析燕无尽的意思,苦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燕隼是一个独立的人,他为何离开华夏,舍弃之前的记忆,有他自己的打算和计划。您是想告诉我这些?”

        燕无尽叹了口气,苦笑道:“你倒还是不傻,能想明白我的用意。每个人都是自由的,燕隼是我的儿子,他的黑白自有别人评说。以前我不够了解他,现在依然如此。但我有一点很确定,他是一个有野心和抱负的人,他做任何事情都是有计划的,如果他将你当做对手,我得提醒你要小心一点。这一次你弄得伤筋动骨,下一次可能是小命不保了。”

        苏韬摇头苦笑道:“我想知道,你站在哪一边?”

        燕无尽戴着斗笠,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听他悠悠叹气,“我当然是站在你这一边。作为父亲,对他的林林总总,失望透顶。但他现在的人格又是收到了我的影响,所以我的心情很复杂。我这一辈子做过最大的错误,或许就是曾让他变成我所希望的那样,结果却适得其反。我不是个好父亲。”

        苏韬也没想到燕无尽会跟自己说出这等心里话,能感受到他的无奈与复杂。

        燕隼现在所做的事情,已经触犯到了法律,燕无尽以火神的身份,理应将之绳之以法。但作为一名父亲,他又难以做到那么狠心。

        其实苏韬知道燕隼对自己几次手下留情,或许也是看在自己和燕家的关系。

        这世界上没有绝对坏人和好人,燕无尽并非那种坏到彻底的人,他心中依然有着亲情,即使在俄罗斯隐姓埋名那么多年,试图忘记自己的过去,但他还是难以割舍。燕无尽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需要完成的目标,这些和烽火背道而驰。

        苏韬暗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原本曾经想过,燕隼可能是你安排的卧底,他是一个间谍,潜伏到暗面组织,试图和我们里应外合,彻底地推翻这个邪恶组织。”

        燕无尽摇头苦笑道:“你的这个推断存在很多硬伤,第一,如果他真的是卧底,为什么要将你打成这样?莫非你以为你能够活下来,是他手下留情?绝对不会,如果他在执行任务,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你安全送回国,而不会让你几乎命丧东非;第二,你以为暗面组织是那么好欺骗的,燕隼如今在暗面组织的地位那么高,对方难道没有对他进行全面考察吗?”

        苏韬陷入了迷茫之中,难怪燕无尽之前没有跟自己说清楚燕隼的情况,或许燕无尽也没看清楚自己的儿子想要做什么。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燕无尽知道自己是当局者,所以他的结论和判断,会是不清晰。所以才会让苏韬自己去寻找答案。当苏韬足够强大了,接触到了烽火和龙组更多的东西,他会客观地了解燕隼究竟在想什么,为何要那么做。

        苏韬沉声道:“我不想和燕隼为敌!”

        燕无尽暗叹了口气,道:“其实燕隼应该也不想与你为敌。你与他为敌,中间夹杂着我们,彼此都会有顾虑。”

        苏韬瞪大眼睛,突然想起一件事,表情古怪地问道:“有件事请你实话实说,你不会是利用我,对付你儿子吧?”

        苏韬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燕无尽是觉得自己无法对亲生儿子下手,所以借自己之手来清理门户,如果真是这样,他觉得背脊发寒,所以看向燕无尽的眼神充满了警惕。

        “啪!”一颗小石子击中苏韬的膝盖,苏韬顿时失去重心,摔了个狗吃屎,头昏脑花,眼冒金星。

        燕无尽被气得不行,放下鱼竿,怒道:“臭小子,在我的眼里,我是那么不堪的人吗?”

        苏韬摸着脑袋,苦笑道:“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啊!”

        他的确想得有点多,燕无尽一直以来将自己当成家人看待,不仅传授自己武功,还给自己遮风挡雨,信任是通过微小的细节建立起来的。

        燕无尽重重地哼了一声,压了压斗笠,不再打理苏韬。

        苏韬走到燕无尽的后面,轻轻地给他按肩,笑道:“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消消气,我跟您太熟了,才会口不择言,要不我掌嘴给你看?”

        言毕,苏韬贱兮兮地凑到燕无尽的眼皮子底下,用手指轻轻地刮自己的面颊。

        燕无尽被恶心得不行,哭笑不得道:“你平时就靠这个贱招对付小女孩的吧,对我这个老头子有什么用?赶紧把你的贱样收起来,我都快吐了。”

        苏韬知道燕无尽没那么生气了,心想对女人都能用的招术,对一个老头当然格外有用了。

        苏韬佯作讪讪一笑,继续给燕无尽殷勤地捏肩,道:“不管您吐还是没吐,反正我瞧出您不生我的气了。”

        燕无尽摇头苦笑道:“罢了,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活几年呢?跟你生气,不值当。”以燕无尽的修养,能被气到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主要苏韬刚才那话实在太气人了,竟然怀疑自己对他别有用心,天可怜见,燕无尽是将苏韬当成烽火的继承人培养,甚至还说服老龙皇将龙组也交到他手中。苏韬的话,让他实在有点寒心,不过换个角度想想,苏韬产生疑虑也是情有可原,如今两人将此事说个明白清楚,彼此坦诚相待,以后也算少了个心结。

        苏韬笑道:“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子能乘船。既然不生气了,那我就继续扎马步了。”

        “马步扎完之后,继续练一下脉象术。”燕无尽命令道。

        苏韬陷入为难之境,“我之前试过,但因为经脉的缘故,所以根本无法做到位。”

        燕无尽表情严肃地说道:“动作做不到位,也得去努力尝试。我会在旁边帮助你!”

        苏韬琢磨燕无尽应该有什么比较好的方法。

        不过几秒之后,他有点后悔了,原来燕无尽也没有什么妙招,就是动用蛮力,让自己原来做不到位的姿势,现在能流畅地做到位。

        “啊!”

        苏韬杀猪般的凄惨叫声,在池塘上方来回飘荡,那酸爽的滋味宛如在健身房练习瑜伽,锻炼柔韧性,被健身教练强行劈叉开胯一样。

        其实苏韬也曾经考虑过,想要练回脉象术,恐怕还是得靠暴力方式才有效。

        如果有无人机从空中俯拍,燕无尽就跟揉面团一样,将苏韬摆弄成各种各样的奇葩造型,幸好此刻还是清晨,加上附近没有人,不然绝对会被这个场面给吓到。

        持续了半个小时,苏韬精疲力竭地趴在地上,燕无尽也流了很多汗,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现在的滋味跟当初被您儿子打了一顿差不多,浑身上下的骨头都散架了。”苏韬虚弱无力地说道。

        燕无尽笑道:“反正你都经历过第一次和第二次了,明天继续再经历一次吧,习惯成自然,哪一天对痛苦麻木了,说不定你就置之死地而后生了。”

        苏韬怀疑地望着燕无尽,“你确定这是你当年破而后立的法门?”

        确定吗……

        燕无尽板起面孔,信誓旦旦地说道:“我确定!”

        苏韬看不出燕无尽的心虚,咬牙坚持说道:“行,只要有效果,我愿意尝试一百次这样的痛苦。”

        燕无尽心里嘀咕,我这是做实验呢,折腾你一两次应该不要命,如果有效的话,就继续这么折腾下去,若是副作用太明显,自然得及时收手。

        若苏韬知道燕无尽这么不靠谱,绝对要心碎成花瓣一样。

        此后,苏韬在汉州的生活变得规律起来,每天早晨先找燕无尽苦练基本功,然后在燕无尽的协助下,打一套艰难无比的脉象术,随后前往三味堂总店接诊,偶尔去三味集团大厦,找晏静或吕诗淼聊个天,他的生活暂时归于平静。

        苏韬很享受这种生活,虽然忙碌疲惫,但或许是药王谷的秘药起了效果,又或者道医宗主给自己的清心咒有了作用,也许是燕无尽的折腾,唤醒了自己的潜能,苏韬发现自己在慢慢恢复,这是个很好的兆头!

  https://www.duoben.net/book/101/188172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