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修仙不累 > 第259章 往事

第259章 往事

        方草愣了愣,“我哥哥?”

        “对,他是如何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李小木端着茶壶,又嗞溜一口,“还有,刚才那几个‘翠芳宫’的女弟子为什么那样说?”

        方草神色变了变,欲言又止,好像极不愿意回忆那段往事,不过李小木多次帮自己,她也不好再隐瞒下去,回身把房门紧锁,轻叹一声,这才将实情和盘托出……

        ……

        十多年前的“翠芳宫”,跟现在完全不同,修行木行功法的男弟子不在少数,方树就是其中之一,而且他天资很高,极受当时的掌宫器重,甚至将他召为坐下,亲自点拨。

        而方树也不负所望,功法修为是一日千里,眼看便要成为当时“天合派”年青一代的魁首。可就在这时,却出了一件让整个“天合”地动山摇的大事,很多人都被卷了进来,那,正好是十年前……

        “当时,‘翠芳宫’的掌宫是——”听到这里,李小木插了一句。

        方草嘴唇动了动,声音很小,“杉、杉伯伯。”

        “哪个杉伯伯?”李小木的心里一动。

        “杉芸川……三祖老。”

        “啊?”

        “杉伯伯是在任掌宫时间最长的一位,前前后后将近百余年,因他性情温逊,为人谦和,修养极佳,以理服人,所以受到了诸位师长和弟子们的无上爱戴,且上任掌门在仙去之前也特意嘱咐,叫他接任掌门一职,以提振全派士气,为师作长,继续引领天下同道……

        可杉伯伯执意不肯,说自己掌管一宫尚且吃力,肩负偌大一个‘天合派’,肯定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况且也该给年轻人一些机会……”

        李小木知道,“年轻人”指的就是义弘真人那一代。

        “杉伯伯推三阻四,但也没拗过上任掌门,最后还是答应继续承任‘翠芳宫’掌宫一职,这一任就是几十载,期间,‘翠芳宫’风光无限,弟子们修为飞涨,遥遥领先其他各宫门,直到十年之前……”

        那一年,方树的修为已达二阶上层,正是青春年少、意气风发的时候,掌宫杉芸川待他的好,让他盛感五内、忠心耿耿。但也就是这份忠心害了他,也害了更多的人……

        祸事缘起于那年的中秋,时值门派大盛,诸位师长聚在一起赏月饮酒,天上是一轮明镜高悬夜空,地下是几番欢笑畅快楼阁,清暖透着热闹,喧嚣又衬着宁静。

        义弘同辈的弟子围坐在杉芸川左右,纷纷敬酒慕拜,到了半夜,都有些醉了,方树从远处匆匆来报,说是有人邀杉芸川一聚,同时递上来一个纸条,杉芸川借着月光看了看,脸色微微变动,又同众人作饮片刻,便起身走了,其下都是小辈儿,也不好多问,只能看着杉芸川没入远方暗处。

        夜深了,众人纷纷散去,可就在大伙儿还未入深眠的时候,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大响动将他们惊醒,伴之而来的是地动山摇、树倒石崩。

        师长们纷纷冲出住处,目标皆是后山禁地的“墓洞”。

        到了那里,人们看到了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

        杉芸川跪坐在洞口,浑身上下都是血,而最触目惊心的是,他的半边胳膊已经齐齐断掉,不见踪影,有弟子上来搀扶,却被他一掌拍飞,落下来时,只剩下了半口气儿。

        众人惊呆了,这才发现,杉芸川头发散乱,脸上浮腾着一团团黑气,而眼睛也散出浓浓乌光,竟好像走火入魔一般。

        人们正在惊急慌乱间,忽听义弘一声大喊:“糟了,镇魔法宝!”

        几位师长冲进洞中,再出来的时候,个个都脸色惨白,事后,有多事的弟子打听出,那“墓洞”中封印魔物的无上法宝已不见了踪影,封魔大阵也为之松动。

        “镇魔法宝?是个什么东西?”李小木再次打断了方草。

        方草摇头,“恐怕只有掌门和各位掌宫知道。”

        “那个‘墓洞’呢?里面关着什么?”李小木又问。

        “也不清楚,只知道那位于后山禁地,除了几位师长,别人是不能靠近的。”

        李小木点点头,示意方草继续说下去。

        ……

        镇魔的至宝丢了,“祖老”杉芸川又神志不清,义弘他们可都乱了,有人想起最后杉芸川接过的那块儿字条儿,趁他昏迷不醒的时候翻遍了全身,可却不见其踪迹,最后只能去找传递字条儿的方树。

        方树跪在杉芸川的榻前,泪水纵横的痛哭不止,只一心在杉芸川身上,好像根本听不见其他师长的质问。

        “说!到底是何人让你在其中传话?!”义鑫真人怒恶道,“字条上又写了些什么?”

        方树不语。

        “师侄,你倒是说啊,此事关乎我派千秋大业,关乎天下安危——到底是什么,你瞒下去,要耽误大事的!”义炎真人也催道。

        方树紧咬着牙,还是不露一字。

        左问右问都撬不开方树的嘴,众师长无奈,只能将他留在杉芸川的房内,打算等天一亮,再继续审问。

        但后半夜又出了事,负责看护杉芸川的,没敢用“翠芳宫”的人,而是请“静淼宫”代劳,那时“静淼宫”的掌宫还不是洛义德,是修为更高一层的义波真人。

        临到黎明的时候,义波真人亲自带人进去查看杉芸川的伤势,却没想到,那位“祖老”突然狂性大发,不但打死了那几个“静淼宫”的弟子,更是将义波打得重伤难治,等其他人赶来的时候,义波已经性命垂危,气若游丝了……

        而杉芸川也再次昏厥过去,怎么叫都叫不醒。

        再看床头跪着的方树,一脸茫然,眉目似笑还哭,竟已状如痴呆……

        “从那天起,哥哥就一直这样了——”方草说到痛心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后来,师长们见他终日如此,也不是装的,便派人下山找到我,我本想带他回家,可有师长提议,说哥哥身上还背着紧要的秘密,就这么放下山,一旦日后清醒,想查出实情就更为不易,所以,便允许我们留在山上,自给度日……”

  http://www.duoben.net/book/74/225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