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修仙不累 > 第135章 东街

第135章 东街

        洛淑儿把书册从李小木手里夺过来,翻开一看,登时傻了,里面大都是些奇形怪状的图形图画,拼在一起看不出个数,偶尔有几行蝌蚪小文,却没一个认得,陶桃也皱起了眉头,“小木,你到底想做什么?”

        李小木把书翻到最后一页,“你们再看看这个——”

        几人一看,顿时呆住了——

        那张纸页上画着个六边六角的图形,各处顶角都有那种古怪的小字标注。

        “‘六合聚阳阵’?!”洛淑儿惊道,同时,听陶桃也惊叫:“啊?师兄,您、您——”

        钟子期竟然忽的坐了起来,洛淑儿先是呆住,“师兄?”随后大喜,“您、您没事儿啦?”最后心里一沉,“呀!回光返照……”

        “‘返照’个屁呀!”李小木气道,把书递到钟子朝面前晃了晃,那师兄的目光竟然跟着书册上下左右的移动,且眼睛瞪得大大的,居然没了刚才的萎靡。

        “师兄,您知道这是什么吗?”李小木盯着他的眼睛。

        钟子朝目不转睛。

        “我猜,是一本古传阵法……”

        钟子朝直勾勾的盯着书册,竟然能抬起胳膊,哆哆嗦嗦,不过那只是情绪激动所至,跟伤势没什么关系。

        终于,书册落进了钟子朝的手中,他小心翼翼的翻、一页一页的看,眼中充满了炽热的光芒,和李小木见到了绝色的美女没什么两样,一眼也舍不得离开,他的神色一会儿惊喜、一会儿困惑、一会兴奋、一会儿又惊愕,本来常无表情的脸突然变成了南域六月的天,阴阴晴晴,变化不定……

        陶桃偷偷的查探了他的脉息,洛淑儿小声问:“师姐,师、师兄他怎么样?”

        “奇怪……”

        “怎么?”

        “灵气不泄,内元固稳,血脉畅通,神府灵明……”

        洛淑儿一听,登时露出笑脸,眼泪终于止住了。

        大头急问:“陶师姐,您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李小木长出口气:“师兄挺过来了……”

        ……

        钟子朝竟然整整一宿没合眼,几人就在他床边守着,几人刚开始还真有些担心他是“回光返照”,可后来发现他越来越精神、越来越投入,整一夜只顾看书,竟然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洛淑儿小声在李小木旁边抱怨:“明明知道钟师兄痴念阵法,你怎么早没拿出来?”

        李小木叹气:“本来是要回师门再送给师兄的,怕他这几天参研太深,反而加重了伤势。可没想反倒成了救命的稻草。”

        大头说:“没想到那姓安的老道手里竟有这么宝贝的东西。”

        陶桃道:“天意如此吧,师兄总算逃过一劫。”

        翌日一早,几人匆匆的用过了早饭,大头把粥端进房里,钟子朝还是不闻不理,依旧瞪大眼睛一行一行的看书。

        就这样过去了三天,钟子朝不眠不休、滴米未尽、眼睛已熬得通红通红,可还是舍不得把书放下。

        几人为师兄能挺过来甚是欣慰,可同时又多了一层顾虑——这么熬下去,即便好人也蒸腾废了。

        第四天,钟子朝终于放下了那本书册,可又开始躺在床上不言不语的愣愣发呆。几人叫了,他甚至连眼珠儿都不转一下。

        “要不还是尽快回‘分天岭’吧——”洛淑儿担忧的说,“再这么下去,师兄的伤倒是好了,可却得了‘失心病’,那不是更生不如死?”

        转眼间就到了第六天傍晚,就在几人焦头烂额、正在商量的时候,一直在照料钟子朝的大头突然从门外闯进来,满脸惊喜道:“钟师兄他、他活啦——”

        三个人几乎同时跳起来,一齐往外跑,在路过大头身边的时候,陶桃在他的后脑勺上轻轻来了一记,“胡说八道!他什么时候死了!”

        钟子朝真的“活过来”了,看着冲进门的三个人,表情还是呆呆木木的。

        “师兄,您感觉怎么样?”洛淑儿急问。

        钟子朝愣了好半晌,最后只说出两个字——

        “我饿……”

        ……

        那本书册果真成了钟子朝的治伤良药,不止让他全神贯注、精神倍增,更使其飞转头脑、催运灵气,这些都是潜在本能,却正好保住了他的命,而越来积蓄越多的灵气也同时修复着他被重创的躯体,不知不觉几日下来,他终于度过了最最危险的时刻,现在的他,就好像大病初愈,一切正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又过了两天,钟子朝竟然能在大头的搀扶下下地慢走了,虽然不再废寝忘食,但也书不离手,走到哪儿都小心翼翼的带着,奉若圣物。

        在这几日,“天合派”功法的神妙和钟子朝体才的绝佳再一次彰显出来——他体内的灵气快速聚集,正在以相当不可思议的速度修复着自身的创伤,短短几日,胸前胸后的伤口竟然已经开始愈合,而体内受创的地方也愈见愈好,再过三天,竟然扔掉拐杖,已不再需要别人的搀扶了……

        李小木他们既高兴又着急,本已拖了太长的时间,而此次下山的最终任务却还是没有完成,这让一向沉稳的陶桃都有些绷不住了。

        几人商量决定,明日一早就往何家赶,这次雷打不动,无论遇到什么事儿都不能再耽搁了,所幸,这一夜还真没什么大事儿,当然,除了洛淑儿的那无意一瞥……

        查探完钟子朝的伤势之后,几人彻底放了心,只把大头留下来照顾,剩下三人各自回了房。李小木已经上了床,迷迷糊糊正入梦乡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小声的敲门,他“咕噜”一下坐起来:“谁?”

        没人答话,但门上映出一个娇小的影子。

        “小师妹?”

        “你睡了吗?”

        “睡了也被你吵醒了。”李小木下地,把门拉开。

        洛淑儿站在门口儿,垂着头,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有事儿?”李小木。

        “嗯……”洛淑儿有些支支吾吾,“明日路过东街的时候,我、我想告个假,哦,时间不会太长,很快就能赶上你们。”

        李小木看过“傍山城”的地图,东西南北四条街,属东街最长,白天逛能用大半天的时间。

        “你想——”

        “只想转一转,不会耽搁我们的‘正事儿’。”

        “你完全不用向我告假的。”

        “这是‘规矩’!”

        “嗯,有规矩很好,那你就——”李小木的话说了一半儿,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门外,正有个身材高瘦的女子上了楼,脸型尖削,艳若娇花。

        “你又——”洛淑儿回头看了一眼,又转过来狠狠的瞪着他,可眼睛顿时张大了,“哎呀,不对!就是她——”说完转身窜出了门,可再看那女子,已经杳无踪迹,楼上楼下的找过了,依旧没有任何收获。

        李小木拦住洛淑儿,“你做什么?”

        “就是方才那个女人——”洛淑儿气急败坏的说,还在东张西望,“我不是第一次见到她了,前几天一直在后面跟着,随后,我们的盘缠敬礼就丢了个干净……当时情急,我也没太在意,不过现在看来,她多半与那事有很大干系!”

        李小木也往楼上楼下看了看,随后摆摆手,“就先这么着吧,城中现在龙蛇混杂,保不齐还有什么鸟人烂事儿,咱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明天把正经的办成再说。”

        洛淑儿也在无异议,皱着眉头回了房。天一亮,众人起身洗漱,吃过早点后,便匆匆上了路。

        何家在东街的尽头,他们走至半程,洛淑儿就下车独行了。

        大头很好奇,问小师姐干嘛去了。

        李小木说她告假,一会儿就能赶上来。

        大头又问,“难不成小师姐也喜欢逛逛店铺?”

        “也许吧,女孩子嘛,胭脂水粉、绸布花衣,没有几个不喜欢的。”李小木说,眼睛却瞄向陶桃。

        陶桃轻叹一声,低着头不说话,可想了一会儿还是张开了嘴:“等下小师妹回来,心情好了,你们可以随便问问,如果要是情绪不佳,多一句话都不要说。”

        大头咧咧嘴,“可我发现小师姐的心情就没有好的时候……”

        ……

        洛淑儿是在马车快到东街街尾的时候追上来的。

        大头第一时间去看她的脸,阴阴沉沉的,眼睛有些发红,好像哭过一样。

        大头更是好奇了,但却不敢多问。其实李小木也是一肚子的困惑,本想旁敲侧击的套套话,可还没张嘴,陶桃就拉住了马车——

        何家到了。

        “静淼宫”的“附助”何家,是“傍山城”中颇有名气的大户,头百八十年前在临近的几个城中做绸缎生意,因买卖公平、童叟无欺,甚得当地人的青睐,一时间,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几乎垄断了方圆几百里的供货销货,家底也越聚越多、迅速丰实,定居“傍山城”后,不说东街,在整座城里也能算得上一号。

        等到了这一代,继承家业的何荣更是老实本分,不止生意越做越大,每到逢年过节更会开仓放粮、周济贫苦百姓,常被人称作“何大善人”。

        却不成想,这几天他也摊上了大事儿……

  http://www.duoben.net/book/74/224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