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修仙不累 > 第49章 惩罚

第49章 惩罚

        坏消息——前半夜上山的那一队人是居于东边“愈生门”的弟子,那是中原大派,虽未及四大派威势,但凭着派内疗伤奇宝“愈生环”而名闻天下,按他们的话说,几人是奉掌门之令,携奇宝“愈生环”下山巡游,救助天下伤残,以积门派功德威望,行侠义之大道,救苍生于水火。

        他们在巡游途中,恰巧碰见已身受重伤、人事不省的“天合派”门人,立即用“愈生环”吊住他的性命,并用快马传信,一路护送过来,但因人困马乏,且路途之上无甚好的疗伤佳处,遂急急赶来,想择一佳处施法救人。

        佳处便设在“静淼宫”的“澈灵井”旁,据说那里的灵气充沛,正适于“愈生环”施为时所需的强大灵气,时间定于今日晌午过后。

        李小木想起那位师叔的惨状,心里就异常难受,同宫被残,当然是坏消息,那么更坏的……

        更坏的消息——众位师长已经知悉了李小木这几日犯下的诸般恶事,据说准备择时招他入“天合堂”,好好定定他的罪!

        喜墩好像是故意给李小木来添堵的,放出这个两个消息就回房睡了,只留下李小木唉声叹气的堆在床上发愁。

        他想跑,可自打那些师长回来,便下令加强了巡夜,现在门外每隔一时半刻就有大批的弟子经过,想下山是难比登天。且就算自己能侥幸逃脱,只会把这一大堆祸事留给师父背黑锅,他老人家对自己那么好……唉!

        可不跑呢,又会大难临头,什么门规戒法的肯定让他生不如死……

        他越想越苦闷,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才下定决心——

        事已至此,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反正他们也没有人证物证,对质之时就来个死不认账,就这么着吧……

        自我安慰之后,他心情好了不少,困意袭来,头一歪,睡得口水横流……

        日上三竿,已近晌午,喜墩又来把他叫醒,说“愈生门”的弟子要施法救人了,要一同过去瞅瞅,李小木本不想再看到那位师叔的惨状,但在好奇心的驱动下,他还是随着众人来到了广场之上。

        “澈灵井”前已搭了一个小小的台子,台上站着三个人,一个是“天合派”的一位主事师伯,叫做祝史,还有便是昨晚那队伍中走在最前面的两个人,身材颀长的青年叫做林关,是“愈生门”的大弟子,也是这次施法的主使,身材魁梧的大汉叫做邓屠,是施法的护法。

        李小木见台子正中躺着的便是仍旧昏迷不醒的师叔杨毅,心里又是一阵抽搐。

        祝史在台上一番谢礼,林关客气了几句,便盘坐杨毅身前,将怀中抱着的红绸包裹小心翼翼的放在伤者身侧,解开绸结,里面便露出一个淡蓝色的宝盒,却不打开,举起右手在空中划了个半弧,又打出几个手诀,李小木见了,已认出这是最常见的“引灵诀”,只见林关削瘦的手指连连舞动,随后按住盒子,其上登时白光大现,强大的灵气如汹涛涌动,他再用左手一引,“澈灵井”里的灵气随之灌入盒子上,与白光凝成一线,被林关缓缓引向杨毅体内,只听杨毅一声呻吟,痛苦的神情突然柔和了几分,惨白的脸色也慢慢红润。

        不多时,大家惊讶的发现,杨毅身体的残断处竟然开始慢慢生出新嫩骨肉,满身伤口也快速愈合,他眼睛仍是紧闭,但眼珠却转动几下,最后终于睁开,茫然的看了看周围,又合目沉沉睡去。

        林关额上已现出汗珠,脸色也有些僵白,他“唔”了一声收回手,吐出口浊气,说道:“杨师伯受伤太重,恐怕非数次不能治好,如果强行施法,或许对他身体有损,今日就到这吧。”

        台下众人都感到万分惊奇,只听说天下间确实有生死人、肉白骨的神物,没想到今日便能一见,都是赞叹不已。

        李小木却对那个小盒子好奇得很,他凑到台前,探过头仔细观看,不由自主的想伸手摸一摸,却哪知叫邓屠的大汉一步横在宝盒前,喝道:“你做什么?!”

        李小木被吼声吓了一跳,抬头看向邓屠,见他正怒视着自己,心里不由好笑,这“愈生门”的人倒真的小器,连碰一下都不让。

        林关又将宝盒从地上抱起,走上台前,瞪了一眼邓屠,沉声道:“师弟,不得无礼!”

        转身轻轻拍了拍李小木的肩膀,笑道:“这位小师弟别见怪,‘愈生环’乃是我派圣物,本派上下对此极是珍重,除了师长,没人敢随意碰触的,即便是我们几人也不敢妄自打开宝盒查看,我师弟护宝心切,倒是有些冒犯了。”

        李小木见林关那细长的手指紧紧扣住宝盒,力道很大,甚至手上的戒指都有些压变了形,心道这人还真是箱不离手,只走这么几步还怕丢了似的,他撇撇嘴,转身钻出人群。

        施法完毕,台上的几人便匆匆离去,临时搭起的台子也被撤下,只片刻工夫,围观的弟子便散去大半,李小木也随着往回走,午饭过后修了几堂背诵法咒的课,直看得晕晕沉沉,几欲睡死过去。

        转眼到了晚间,李小木见一整天都没有师长们的动静,心里总算安稳一些,不过还真是怕啥来啥,门外刚刚敲过三更的锣,就有弟子来“请”他了,说是义香仙子和他师父让他走一趟,掌门和众位掌宫都在“天合堂”候着。

        李小木心里一沉,该来的躲不掉,一咬牙,大步流星的出了门,好像一个将赴刑场的壮士。

        可一进“天合堂”,他的腿就软了,只感小腿直打晃儿,好像要转了筋。在穿过长长的廊道期间,他又在心里把想好的推脱之词在心里重新演练一遍,最后心一横,一步迈入了正堂大厅……

        六个人依序坐着,最上首的是掌门义弘真人,其下是各位掌宫,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李小木还没站稳,就听义香仙子怒吼道:“李小木,你可知罪?!”

        “弟、弟子愚钝,不知四师伯何意——”李小木浑身发冷。

        “孽障,还不跪下!”“聚鑫宫”掌宫义鑫真人也大声喝道,眉宇间忿忿狠狠,显然是为了座下弟子铁奋不平。

        文义德紧皱着眉,一语不发。

        李小木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儿,也不跪下。

        “混账!你——”义香大怒,但转瞬又冷笑起来,瞥着身边的文义德,“文师弟,最初我就极力反对他进入我派,当时你还信誓旦旦的保下他,现在怎样?哼哼,你教出来的好徒弟!”

        文义德脸上有些发红,极是不自在。

        “唉!文师弟——”义鑫也看了过来,“师兄本不该怪你,但你确实为我派留下一个祸患啊!”

        文义德紧咬着牙,还是不言不语。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讥讽文义德,还想再往下说,掌门义弘却突然打断道:“好了,我有话问他。”他双目微睁,声音缓缓:“李小木,你能如实回答么?”

        只这几位的气势就把李小木镇得胸腹窒闷、气息不畅,忐忑间,他早在心里翻了十几个个:你问吧,反正我是一句实话都没有!

        但义弘第一句问话就把他弄蒙了——

        “李小木,你来我‘天合’已一月有余了吧?吃得还算可口?睡得还算安稳?”

        嗯?这老头想干什么?李小木心里困惑,但脸上马上浮起笑容,“多些掌门关心,各位师长对弟子厚待有加,众位师兄弟也相当照顾,吃穿住行、丹药用度更是极为体恤……弟子铭感五内!”

        “嗯,那功法修为可有什么精进?”义弘微微笑了笑。

        “这……弟子体才不佳,还未有所建树……”

        “哦,那咒法符文呢?我听说你灵智聪慧,背记些咒语法诀总还可以的吧?”

        “这个——”李小木总越来越感觉不对劲儿,那老头儿的笑容里好像总藏着一把刀,“这个弟子倒是还没差多少。”

        “好,那你就背上一段,让我们都听听——”义弘笑着说,“不过那些咒法符文什么的太过繁复晦涩,我们听着也烦,嗯……这样,你就背诵一段本派的‘门规戒律’——不要错啊,不然要挨罚的。”

        老狐狸,总算露出尾巴了——李小木心里一沉。

        “杖罚章,第十条……”义弘和颜悦色的笑着。

        李小木心里一抽搐,已知大事不好,不过看到众掌宫都冷冷看来,他还是硬着头皮念了下去——

        “杖罚章,第十条——挑衅同门、聚众滋事者,‘碎魂杖’八十……”

        “鞭罚章,第十三条。”

        “鞭罚章,第、第十三条,辱骂师长者,‘透骨鞭’二百……”

        “刀罚章,第四条。”

        “……擅毁派内灵物者,断、断骨裂筋,面壁‘消孽台’……”

        “弑罚章……”

        “……擅毁派内灵、灵脉者,废去修为……自、自戮其命……”

        义弘还在笑着,“不错,记得很清楚……那你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

  http://www.duoben.net/book/74/223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