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巫山有云也有毒 > 240 南枝的秘密

240 南枝的秘密

        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巫山耳边轰地炸开一个惊雷,心中绞着劲儿地难受——难道她跑到o城来,就是为了避开我,好跟她的孟老师相见?

        巫山觉得自己看向门口的目光都是疼的。

        果然,那个从容不迫地笑着向小白等人走来的,正是拖着箱子、风尘仆仆的孟君遥!

        只见他步履矫健,右臂活动自如,显然已完全好了。

        小白开心地跟他一起回到桌前,为他拉开身边那个空椅子:“孟老师快坐,路上顺利吗?”

        孟君遥笑得也很灿烂,目光一刻不离她的脸:“不辛苦,挺顺利的。”

        (互相从对方的目光里汲取了足够多的营养之后,这句是巫山认为的,)小白才对大家说:“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孟老师,才华横溢的画家;这些是我同学。”

        刚才心思全在小白身上呢,孟君遥直到此刻才惊觉,哦,原来桌边还有别人......

        热乎乎的菜一盘盘被食堂工作人员端了上来,并没有精致的餐具,但是有着食堂饭特有的十足分量和小炒的香气。

        看他们有说有笑快活进餐的样子,不远处角落里的巫山一脸黯然。

        怎么,连她的同学也都接受他了么?她大老远到o市来求学,果然是为了离她的心上人近一点!

        哇哇哇,委屈啊,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她都不管我路上顺不顺利......

        姓孟的还拖着个箱子,看样子今晚上要住下。

        巫山有种冲动,想像个被抢了心爱之物的小孩子那样嚎啕大哭一番,可是无论生理还是心理,他都不具备这种条件。

        他什么也不能做,因为小白没给他任何承诺,他现在又不是小白的什么人。

        更可气的是,那几个同学早早吃完就先撤了,后来只剩下小白跟孟君遥两人留在餐桌旁。

        巫山想扭头就走,可又怕自己这块头,一站起来反倒引人注意了,万一被小白和姓孟的看见,那多尴尬!

        他只好拿菜单挡着脸继续枯坐。可是食堂里的人越来越少,像他这种不吃饭光坐着看菜单的人,马上就要开始引人注意了。

        幸好这时,小白跟孟君遥双双站了起来。

        巫山心里进行了一番天人交战之后,还是在他们出门后2分钟跟了出去。

        他狠狠心想,如果今天亲眼看到不该看到的画面,那么自己也就彻底死心了,从此不再挂念这个女人。

        但是,人家两个人却是实实在在的相敬如宾,中间隔开两拳的距离同行,规规矩矩。

        没过多久,只见小白伸手打了一辆车。

        巫山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难道他们要一起去酒店了?

        一时没想好,如果他们一起上车了,自己要不要追过去看看。

        幸好,只有孟君遥一个人上了车。

        小白在车外挥手,大方告别:“祝你明天公事一切顺利!”

        出租开走了,巫山的心这才放回了肚子里,刚才几乎虚脱的身上也重新有了力气。

        小白一回头,隐约看到个熟悉的身影,但想想怎么可能,转身就要走,再想想觉得实在像,又停下脚步仔细向暗处张望。

        巫山终于开口了:“不用看了,就是我。”

        “巫山?”小白脸上流露出惊喜的神色,欢快地朝他奔过来,“真是你啊,黑漆麻五的你躲在树底下干嘛呢?”

        巫山的语气还有点儿不自然:“来吃宫保鸡丁,不行啊?”

        小白:“哈哈,你这个馋猫儿。正好食堂还没关门,走,我现在就带你去吃。”

        巫山:“不用了,又不想吃了,散散步吧。”

        小白:“那也行,校园绿植多,空气可好了。今天太巧了,孟老师刚走,你就来了!”

        看她这么坦荡荡完全不像心里有鬼的样子,巫山好受了一些,装做随便地问:“他来干嘛?”

        小白:“孟老师现在不是在m市做灾后重建的义工吗?上级派他到这边来取个东西,他今晚上到,明天就走了,现在回酒店了。”

        看她一点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巫山觉得更轻松了,看来孟君遥的箱子里装的是取到的东西,而不是自己意      淫的一打“作案工具”,刚才是自己小心眼儿了啊。

        “让我好好看看你,”巫山拉过小白细细打量,“好像瘦点儿了,宫保鸡丁不养人啊。”

        小白:“哈哈哈,晚上经常熬夜看书,自然就瘦了。”

        巫山:“赶紧胖回去,听见没有?把不该瘦的地方饿瘦了,我可不批准。”

        但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是,女人瘦下来,胸也会瘦,而且还往往首当其冲。因为胸部主要成分是脂肪组织,瘦身后,胸部的脂肪细胞体积也会变小,丰腴也就缩水了。

        所以很多懒得运动的女人,就会以“体重诚可贵,胸围价更高”为由继续偷懒。

        很久没有听他说过如此亲密的话了,小白不但没有反感,反而还觉得特别亲切,仿佛又回到了两人谈婚论嫁那时候。碰触到他的手,还有心悸的感觉。

        小白:“你今晚上还走吗?”

        巫山望着她:“你希望我走吗?”

        小白有点不好意思,眉眼弯成了月芽,却就是不说“希望”。

        巫山顺势把她拽到自己怀里:“想我了没有?嗯,你在这儿滋润着呢,肯定没空想我。”

        “谁说的?”小白不服,“疯狂想念你。”

        想念一个人是不需要花力气、也不需要动脑子的,他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在任何一个瞬间,猝不及防走进你的脑海里,可是最后不知怎么的,还是消耗掉了你许多许多的能量,要不怎么说“情深不寿”呢?

        寥寥5个字,巫山之前的不悦和委屈一扫而光,满血复活:“那我以后每个周末都来看你,但是满了半年以后,得你去找我,咱们重新开始交往,前边都不算,拉勾......”

        半年好长啊,拼死拼活到现在才过了3个多月。

        转眼到了早春。

        k城东云客栈。晚上9点半。

        窗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厉声咆哮:“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你说还是不说!”

        辅导儿子功课辅导到快要吐血的东云,抑制不住八卦的心靠近了窗口,屏住呼吸听下文,可又有点担心儿子听到了不好。

        结果楼上那声音继续吼:“两个是互为倒数的关系啊,你这猪脑子怎么还没给我记住!”

        东云默默地关上了窗户。

        看来同是天涯沦落人呀,都是陪娃写作业的妈。而且出来旅游还没忘逼娃写作业,显然是楼上那个妈更狠一些。

        由于儿子的功课越来越紧张,她工作之余花了很多时间在他身上,所以现在姐妹相聚的时间不多。

        就像今天,东云找了南枝好几次都没找到,问了一圈,竟然谁都不知道她干嘛去了。

        忙到很晚,总算有点空了,东云拎着个袋子又去找南枝,这回终于见着面了。

        东云说:“南枝啊,西街新开了一家裁缝铺,老板还进了些上好的真丝布料,那天我路过的时候给你也买了两块,让他给你做了两条裙子,手艺好得嘞,你看看喜欢吗?”

        东云这个做姐姐的也不容易,自己那么忙,还要想方设法逗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开心,生怕她一个人寂寞时又想念孟先生。

        穿着宽松睡衣的南枝,漫不经心地瞄了一眼裙子,表示很漂亮。

        东云:“试一下给我看看嘛。”

        南枝打手语:“肯定好看,不用试了。”

        东云:“试一下嘛,看看哪儿不合适,明天我还让他改去呢。”

        在她的墙裂要求下,一脸为难的南枝,只得粗略套上了身。

        东云一看:“诶,我给裁缝的是你一贯的尺码,多少年都没变过,可是肚子这里怎么这么紧?不行不行,我得让他改去,这显得跟怀了几个月似的怎么行?”

        南枝没打手语,默默脱下了裙子换回原来的衣服。

        东云的目光瞬间石化了,死死盯住只穿了内衣的妹妹的小腹,这才发现,她原来一尺九的*,现在已显得像身怀六甲了一样!

        东云惊问:“南枝,你这是?”

        南枝知道已无法再隐瞒,本来她这几天也估摸着差不多了,该把实情告诉家人了,于是打手语说:“5个月。”

        东云吓得差点儿坐地上:“怎么会这样?孩子的爸爸是谁?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南枝平静而淡然:“是孟先生。”

        东云险些晕倒。

        回想一下,怪不得南枝最近愈见珠圆玉润,衣着越来越宽松,打扫画室也不像以前那么积极了,关键还总躲着自己。

        她还以为是因为孟先生走后南枝心灰意冷,对生活失去信心了呢。

        东云带着哭腔问:“傻妹妹,怎么会弄成这样的?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一直不说啊!拖到现在,你以后可怎么办啊!”

        南枝:“姐姐,我是担心你们不让我要这个宝宝。而且我怕别人看见了告诉你,也没敢去大医院检查。还好,诊所那位老中医很有经验,还愿意替我保密。”

        东云:“保密?能保到哪一天啊!”

        那一晚,姐姐抱着妹妹痛哭流涕,怪自己没把这个可怜的哑巴妹妹照顾好,将来没法跟故去的父母交代。

        可是南枝情绪很稳定,手语无声而有力量:“姐姐,我决定了的事是不会更改的。”

  http://www.duoben.net/book/43972/221597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