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623章:送葬,墙脚下的秘密

第623章:送葬,墙脚下的秘密

        盛嘉年并没有告诉江兮,盛玉琪出殡是在七号,老太太也没提,所以在七号这天,江兮一早接到了盛芷芊的电话,是询问她和老太太今天去不去送盛玉琪的事儿。

        就接电话这时候,江兮才知,今天盛玉琪出殡。

        心里这个气呀,又不能说穿盛嘉年并没有告知,只能马上应了下来。

        江兮去找老太太,老太太其实心里一直搁着这事儿,也是想去一趟,那毕竟是自己从小看到大的亲孙女儿。

        “你决定去的话,那就一起去吧,我也寻思着要不要跟你商量,是不是去。”老太太低声道。

        江兮原本心里有气,可看老太太那一脸的为难,忍不住道:“妈,你现在能理解我不被告知的感觉吧?就因为他不告诉我,提都不提,所以,让大家为难。这有什么可隐瞒的?”

        “我理解嘉年的意思,老小是不想我们一老一少去那种地方。他也是为我们着想,再说,与熙还在呢,我们都送玉琪,那与熙谁来照顾?”老太太忍不住为自己儿子说话。

        江兮点头:“他哪次的出点都是站在为我们着想的地步啊,可我们愿意吗?我不说以前的事情,就说玉琪今天出殡,妈,您作为玉琪的亲奶奶、我是玉琪生前比信任的朋友,也是她的四婶,她走了,最后一程不该去送送?”

        “按照情理来说,是应该去送送。但想着老小也是一番好心,我就没再跟你提今天玉琪出殡的事。”老太太低声叹息。

        江兮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婆婆是还没明白她想表达的话,算了,“我们赶紧去一趟吧,赶着最后送她一程。”

        “你不收拾收拾?”

        “哦,对,是应该穿黑色戴白花是不是?”江兮问。

        老太太点头,随后叫来阿香,“你陪江兮上楼,为她挑选一套适合今天去送殡穿的衣服。”

        “好。”

        半小时后,打扮*又肃穆的江兮和老太太一起离开盛家大院,直接去了殡仪馆。

        老太太穿了一身黑色带暗纹的唐装,化了一点妆,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些许,但也比平时更加严肃。

        江兮穿了一身黑,带了白色围脖,配了一朵白色胸花。

        她嫌胸针上的钻石太闪,所以在上车之后把胸针取下了,车子开到殡仪馆之后,她下车时摘了一朵白玫瑰插在胸前代替。

        扶着老太太下车,老太太看了她眼,低声道:“也挺好,素净。”

        江兮是个很能为对方着想、并且能放低自己的人,这样的人,相处起来就会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江兮扶着老太太进了灵堂,前来吊唁的人已经不少,差不多十点刚过,以二太为的礼队就出,去往公墓,将盛玉琪的骨灰安葬。

        老太太忍不住的抹泪,盛芷芊抽空过来,抱着老太太哭了一通。

        江兮想劝,但又觉得这个时候怎么劝都不合适,只能站开一旁。

        来送盛玉琪,这心情自然是沉重的,江兮离开灵堂,一直在里面有些喘不过气来。

        在外面站了好一会儿,去找卫生间,转了几个圈总算找到了。但从卫生间再出来,人有点懵,有点晕方向。

        殡仪馆内部,大概是要配合这个严肃又悲哀的氛围,所以建筑里面很暗,走哪儿都是暗沉沉的,走廊的廊灯昏黄,照明度太低。

        转来转去,转怕了,因为不知道自己转去了什么地方。

        穿过长长的廊子,可算见到一丝曙光,却听见隐约有人争吵。

        江兮轻轻走过去,不想打扰别人,但也不是要听墙角,只是想从一旁离开。可近了之后,听见是盛金雨和蒋晓晖的声音。

        江兮看了眼时间,这个时间,蒋晓晖不在送葬队中,怎么还在这里停留?

        江兮轻轻靠近,仅一墙之隔,另一面墙后二人的声音大能听见。

        蒋晓晖声音全程是压低的愤怒,声音不大,但听得出来非常生气。

        “现在的情况我不继续,就前功尽弃!”

        “你总是理由,你为盛玉琪倒是尽善尽终了,那对我呢?对我你是怎么做的?你到底要我等多久?”盛金雨怒问。

        “若不是因为你,玉琪现在还好好的,我们已经对不起她,你就不能再等等?”蒋晓晖压低声问。

        “你一直都这句话,要我等,要我等!我们怎么对不起她了?是她自己接受不了,是她自己跳下去的,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不是你这时候让她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她会想不开?”

        “我不让她知道,难道要瞒她一辈子?要我等一辈子?她自己本来就疯了,是她自己承受不了打击,能怪我们吗?是她自己紧抓着你不放手,宁愿去死也不愿意相信,能怪得了我?都是她自己活该!”

        “金雨!”蒋晓晖低喝而出:“她已经死了,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盛金雨轻笑两声,“我想好好说话,那你是怎么对我的?你一直拖着我,你对那个死人倒是情深义重,你对我呢?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蒋晓晖低声道:“小雨,你姐姐走之后,你睡得踏实吗?你睡得安心吗?如你能,我不能。她是因为我们才出事……”

        “蒋晓晖!你记错了吧?她怎么会是因为我们?你忘记你之前怎么叮嘱我了?她就是自己想不开,自己跳下去的,跟我们,没有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是她自己跳下去,你让我记住,你最好也记住,那个死人,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盛金雨凌厉的话落,蒋晓晖沉默好长时间,才低声道:“我去送你姐,这个过度时间,我们要好好把握,不能急,你越急,我们之间就越不可能,你也不想前功尽弃是不是?”

        盛金雨轻哼一声:“我能阻止你去吗?你可是把这个深情厚爱的好老公扮演到了极致,我能这个时候不依你?”

        江兮靠着墙面站着,也不知道冷风是哪里吹来得,吹得她耳朵、脸生疼。

        没一会儿传来墙背面离去的脚步声,等人走远了江兮才走出去,出去后寻了岔路绕回殡仪馆前面。

        走出来之后才看出来,她竟然转到后面去了,难怪在里面走了那么远,还走了那么长的廊子。

        江兮走出去,老太太等人在门口就等她,盛嘉年也到了。

        盛嘉年见着她出来,脸色有些沉。

        江兮上前,“你到了。”

        “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带妈出来了?”盛嘉年低声道:“我说过,会过来一趟,我过来就可以了。”

        江兮反问:“婆婆是玉琪的亲奶奶,能不过来送玉琪最后一程?”

        “白人送黑人的悲伤,不要一次再一次,妈最近精神不是很好,盛与熙还在家里呢,你们都出来了,孩子谁来照顾?”盛嘉年低声问。

        “就一会儿,我们就回去了。”

        江兮手握着盛嘉年,手上的冰凉令盛嘉年下意识将她手反握住,揉了揉她的手,随后大掌将她小手全全包裹住。

        “你是从哪里来,手这么冰冷?”

        “去卫生间了,但是出来的时候,有点迷路,转了好大一个圈才找到出来的路。”江兮回头看了眼殡仪馆:“里头真是太阴凉了,阴风阵阵的。”

        自己一个人在里头走,不敢多想,就闷头走。

        实际上走出来再回想,着实有点慎人。

        江兮话落,抬眼望着盛嘉年:“盛嘉年,不仅仅只需要把事情做完,人活着最有价值的是那一点人情味儿。那是你的亲侄女,过来送送她,怎么不可以了?”

        盛嘉年点头:“好好,你人都来了,我再反对也没用。”

        “那我们跟上吧。”江兮低声道。

        江兮站在老太太身边,盛嘉年在另一边,一左一右陪着老太太,到了公墓,按步骤进行。

        江兮站在盛嘉年身后,远远观礼,看着二太一家哭得死去活来。也看到了蒋晓晖,江兮不想在这个时候说太多,但看蒋晓晖哭得鼻涕眼泪横流的样子,感觉很精分。

        刚还听见蒋晓晖和盛金雨背后的话,这转眼,还真是对亡妻情真意切啊。

        “那个……玉琪的丈夫,”江兮低声道:“盛嘉年,你还重用他吗?我听说他近段时间心思都不在工作上。”

        盛嘉年低声道:“这情有可原,他刚从医院出来。”

        “哦,做戏做全套,佩服。”江兮低低出声。

        盛嘉年忍不住回头看她,江兮眼神却淡淡的看向前方,盛嘉年目光落在她瓷白的皮肤上,她长睫毛轻轻的拍打着下眼睑。看着她这样,盛嘉年刚想说的话有咽了回去,顺便为她寻了个借口,或许她只是出于无心,才那样评价蒋晓晖。毕竟他们确实知道蒋晓晖和盛金雨的事,今天是盛玉琪出殡的日子,她内心有怨气,也在情理中。

        盛嘉年揉揉她的脸,温热掌心盖在她冰凉的脸上,嘴角浮出笑意。

        原来是会被美色左右判断,前一秒还想说她两句,让她别“落井下石”,蒋晓晖虽然有错,但对盛玉琪也有真情。今天这样的时候,就少埋汰两句。

        可瞧着她这可人小脸,得,盛嘉年将话全都咽下去。

        江兮抬眼,盛嘉年顺势将她的脸压怀里,低声道:“做什么?”

        江兮一愣,嘿,这话该她问吧?

        “我才要问你做什么,手拿开。”

        盛嘉年移开手,顺势又搭在她肩膀上,江兮肩膀一侧一垮,她直接将他手推开。

        “重。”

        盛嘉年低声道:“少说话。”

        江兮刚想说出来之前,在殡仪馆听到的一些话,前面当下骚动,一行人全都围堵了上去。

        江兮话卡在喉咙,忙看过去,“怎么了?”

        盛嘉年拉着她的手,紧紧握着,江兮走不了,只能惦着脚往前看。

        蒋晓晖一头撞石碑上,一地的鲜血。

        当人被抬出来,送下山去抢救时,江兮微微张口,吃惊不小。

        “这可真是下血本了……”

        盛嘉年掌上用力捏了她一下,侧目看她,江兮当即笑笑,“干嘛呀?”

        “你说呢?”盛嘉年轻哼:“刚才说了,让你少说话。”

        江兮撇嘴,不再多话。

        围观的众人都乱了,二太那边也傻了,没想到女婿是寻死了一次又一次,这可怎么得了?

        江兮无心参与这出闹剧,在人都66续续下山之后,江兮才上前,蹲在盛玉琪墓碑前默默陪了会儿。

        她手轻轻搭在墓碑上,低声道:“玉琪,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含冤而去,但我相信,公道一定会来。所有亏欠过你还健在的人,他们,一定会遭受报应的。”

        盛嘉年在身后站着,目光从严肃逐渐转为温和。

        有些事情就不能想,但忽然一想,心就会绞痛难忍。

        这段时间,温丽姗和盛玉琪前后离世,这是无关自己的事。可如果有一天,这样的不幸生在身边人身上,生在江兮……他心该多痛?

        盛嘉年一晃头,一掌拍碎脑中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坚决不能再想,坚决不能多想。

        江兮陪了盛玉琪一会儿后,才跟盛嘉年从墓园离开。

        “二嫂他们全都看蒋晓晖去了,这葬礼,算是被蒋晓晖打断了吧?”江兮低低出声。

        盛嘉年提了口气,但看她情绪不是很好,又压下情绪,轻声道:“兮兮,盛玉琪已经离开,生者还要继续生活。”

        “我想告诉你,我刚在殡仪馆里听到的话,你会信我吗?”江兮问。

        “你说。”盛嘉年道。

        “我之前去卫生间,不是走错路了吗?然后转了几个圈,转后面去了,却听到盛金雨和蒋晓晖的谈话。我不能确定盛玉琪的死具体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但我听得很清楚,玉琪出事之前,已经知道了他们两个的事。并且,还应该是盛金雨故意让盛玉琪知道。蒋晓晖说他晚上睡不好,心里很内疚。我不明白他这个话是什么意思。究竟是认为盛玉琪出事儿是接受不了他出轨盛金雨,还是内疚他们就是直接导致盛玉琪自尽的凶手。”

        江兮低低说着话,盛嘉年忽然一把将她拉进怀里。

        “风大。”

        江兮眉头瞬间拧了一把,忍不住抬头望着他:“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之前说的话啊?”

        盛嘉年点头:“当然在听。”

        江兮不依不饶,抬了下巴问:“那我说完了,你怎么什么反应都没有?”

  http://www.duoben.net/book/34328/221594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