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第115章 但为君故(19)

第115章 但为君故(19)

        路明非环顾四周,“三个小时里,一举成名么?”

        林先生看了一眼自己的腕表,“两小时五十九分,祝你好运,兄弟。希望日后的莫斯科生意场上还能听到你的名字。”

        林先生踱着步子远去了,路明非看了一眼身后捧着托盘的服务生,抓下托盘中的复活节彩蛋丢给楚子航,“其他的我不要了。”

        他站在角落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零静静地站在他身后,保持沉默。两小时五十九分内成名,打动莫斯科最神秘的富豪,这看起来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路明非正在思考,零不想打断他。楚子航把玩着那枚复活节彩蛋,金色的军舰滑出彩蛋又收回去,那条船曾经是沙俄帝国海军的骄傲,想要突破黑海进入浩瀚的大西洋。

        “记得我在那间餐馆里跟你说的话么?aspasisa。在每个场合都有一个权力的位置,无论是餐馆,还是莫斯科。”路明非的背后,走出身穿白色西装的男孩,“看看你面前的这些人,那些穿着露背礼服笑得很可爱的女孩子,还有那些西装革履揣着大额支票的男人,他们都是为了权力而来。就在他们之中有个最完美的位置,那是汇聚权力的中心,就像风暴中的风眼。它是平静的,难以觉察,但习惯于玩弄权力的人能找出来。”

        男孩走出来的那一刻,周遭的一切都归于静止,时间在此暂停,女孩们飞扬的裙摆和男士们雪茄上的烟雾都凝滞在空气中。

        “需要帮忙么?”路鸣泽微笑,“1/4条生命的价格。”

        “你知道我不会跟你成交的,这个时候跑出来,如果只是说教的话,就滚远点儿。”路明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哥哥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对不对?我的把戏你都能一眼看穿,我还怎么玩?”路鸣泽故作委屈,却又笑容灿烂,“我可以给点免费的提示。亚历山大·布宁是个军火商,他交易的东西与其说是武器,不如说是战争。你如果能证明你有发起一场战争的能力,他就会跪下来管你叫爸爸。”

        “三个小时里发起一场战争?”路明非皱眉,“家里两口子吵架还要酝酿一下情绪呢!”

        “对于一般人来说当然不可能,可哥哥你不一样,你有我啊。”路鸣泽走到前方的展台上,旋转那个水晶雕刻的地球仪,“此时此刻,从中东到非洲,世界上的很多地方都在酝酿着战争,就差一把火。你随便点个地方,我就去帮你丢个火星过去。你只需要走到大厅最中心的位置宣布说,哪里哪里马上就要陷入混乱了。几分钟后,战争启动的消息才会传到莫斯科,布宁先生的代理人们立刻就会奔赴那个区域开展业务。而他派出的观察者,就会把你的请柬送来了。”

        “会死人么?”路明非低声问。

        “当然会,”路明非耸耸肩,“发动战争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杀几个人,比如我可以调用一颗查不出来历的巡航导弹把某个区域炸平,那个区域的领导者立刻就会把这件事的黑锅扣到敌对方的头上。他会迫不及待地发表一场演讲,号召他的人民拿起武器。如果那家伙有轰炸机的话,三个小时足够他的轰炸机飞到敌对人的领土上炸一轮了。”

        “那会死很多人。”

        “哥哥你可真是心软。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人类本就是热爱战争的动物啊,只有本性里迷恋战争的动物,才会总把和平挂在嘴边。有过那么一个统计,从二战结束到今天,世界上没有战争的天数只有26天。除了那26天之外,世界总有某个角落里有人端着武器,杀死他的敌人。枪和子弹被造出来,就是为了打穿敌人的心脏。即使你什么都不做,战争也还是会爆发,不过换个时间罢了。何不让某一场必然会爆发的战争成为你觐见亚历山大·布宁的垫脚石呢?”

        路明非沉默了。

        他听过那个统计数字,当时深深地震撼了他。路鸣泽讲述的是某种邪恶的真理,但邪恶的真理也是真理。世界仿佛在他眼前畸形地展开,他能听到某处传来的枪声,还有咒骂声、哀嚎声、和哭声。那些黑暗的角落里孩子擦拭着老旧的步枪,那些金碧辉煌却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权贵们轻碰酒杯,瓜分了某地的利益,战争的火星就此被播撒出去。就像路鸣泽一直跟他说的那样,权力和欲望永恒不灭,它们无法被观察和监控,却仿佛洋流那样永不停息地流转着。它们形成漩涡的地方,就会有纷争。

        “人类并不是那么完美的生物,只不过人类自己并不会承认。肮脏的东西总是藏在你看不到的地方。”路鸣泽一边说着,一边在大厅中踱步。

        “这家伙的口袋里揣着一张大额支票诶。”路鸣泽居然开始翻检客人们的口袋,“看抬头是写给俄罗斯国防产品出口公司的总经理,那家伙应该也是被邀请的客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两个来为儿童捐款的家伙会找个隐蔽的地方喝杯咖啡什么的,顺便就把这张支票给了过去。应该是想买一批武器。”

        “至于这位美女呢?”路鸣泽围着一个身穿裸色晚礼服和高跟鞋的女孩转圈,毫不避讳地盯着女孩暴露的胸口看,然后忽然伸手从女孩的内衣里拿出了某个小东西,对着路明非摇晃,一脸的怪笑,“应该是想在这个权贵云集的地方吊个凯子,献身什么的对她不是事儿,所有准备都做好了。”

        “这家伙居然带了一把枪进来,塑料做的!天呐这里的安保可真是太差劲了,居然放进了一个劫匪来!”

        “这位女士的手机上有条短信,我给你念念……算了还是别念了,怪不好意思的,她的情人说很想念她的身体,让她展会结束后等他,他会先送他夫人上车回家。”

        小魔鬼是如此地肆无忌惮又如此地轻描淡写,似乎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他穿行在一场巨大的行为艺术展中,展览上满是衣冠楚楚的模特,他把模特们扒得精光,读出裸体上用红字书写的罪名。

        就像青铜与火之王铸造的那套武器,傲慢、嫉妒、愤怒、懒惰、贪婪、淫欲和暴食……人类的罪孽罄竹难书。

        他走到零的面前,捏了捏零的脸蛋,路明非眼角抽动,想要挡在他跟零之间。

        “好看。”路鸣泽拍拍零的小脸,跟她擦肩而过。

        “哥哥你听没听过一个故事啊?二战的时候,有个探险家跟非洲一个食人族的长老聊外面的事。长老听说全世界都在打仗,死了几千万人,很惊讶,说那你们得吃多久啊?探险家说我们不吃人,我们只是打仗。长老吃惊地说你们可真凶残,你们不吃他们还要杀了他们?”路鸣泽拿过楚子航手中的彩蛋,饶有兴致地把玩,“你说这样的人类和龙有什么区别?死几个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够了。”路明非轻声说,“你这套说辞我听得耳朵都起茧了。是,我应该发起一场战争,但我要发起的战争里不能有无辜的人死。”

        路鸣泽为难地挠挠额头,“这可太难了,战争哪管你无辜不无辜?”

        “做不到就闪开,”路明非挥挥手,“我赶时间。”

        好像这个挥手真如君王下令般无可违抗,路鸣泽耸耸肩,如烟灰被风吹散。人群再度恢复了流动,刚才被路鸣泽扒得体无完肤的权贵和美女们仍然笑语晏晏,女孩们风情万种,男人们优雅从容,他们为儿童的福祉来到这里,眼神和言谈中都传递着爱与和平。

        路明非双手抄在裤子口袋里,向着大厅的中心走去,零愣了一下想要跟上,却被路明非挥手阻止。

        路明非从路过侍者的托盘上取了一杯香槟,又从杯子蛋糕上拔了一把银勺。他在大厅中央站定,用银勺敲击香槟杯发出叮当的响声。

        所有人都停下来看向他,这种事多数都发生在婚礼上,新郎借此吸引宾客们的注意力。

        “女士们先生们,请拿出你们的手机对准我。”路明非笑笑。

        他是那么地体面和优雅,让人误以为是要代替邀请方发言,也就是亚历山大·布宁的代理人,很多人都拿出了手机,看起来倒像是一场记者招待会。

        零心中震惊,俄罗斯境内的互联网被严密地监管,eva的触角很难展开,但他们还是要尽量避免暴露在公众场合,路明非来之前用皮肤色泽的塑胶贴在两颊,让脸显得丰润,又用隐形眼镜修改了瞳孔的颜色。然而路明非正在卸下那些伪装,直接暴露在数不清的摄像头前。

        “eva,你现在应该已经看到我了。”路明非掏出一枚卡塞尔学院的校徽别在自己胸口,“我在莫斯科的卡罗明斯克庄园,等着你的突击队。”

        角落里响起缓缓的掌声,路明非抬头看去,白色西装的男孩微笑着鼓掌。

        “bravo,哥哥!真厉害啊!没错,你那场战争里,没有无辜的人!”

  http://www.duoben.net/book/11893/229521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