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第113章 但为君故(17)

第113章 但为君故(17)

        “让你失望了么?”阿巴斯说,“这就是你所谓‘高尚的阿巴斯’。”

        “哦还好,这样的话你比较像个活人。”恺撒耸耸肩,“你跟我一样,并不真的相信神会惩罚恶人,对么?”

        “如果真的有神,我就是神的利刃,如果没有,我就把他们带去地狱,交给魔鬼。”

        “你真正讨厌的,是从那间老房子里逃走的自己吧?”

        “是。恺撒·加图索,你现在明白你我之间的区别了么?你是生来的贵族,而我只是个冒牌货。你觉得我高尚,那不过是我在赎罪。在这里的最深处,我是个懦夫和小人。”阿巴斯用手指扣着自己的胸口,心脏的位置,“我痛恨那样的阿卜杜拉·阿巴斯,恨不得杀了他,可我还有事情没做完。我发过誓,要作为一个正直的人活着,哪怕正直的代价是叫我去死。”

        “为什么忽然想起要跟我说这些?”

        “如果有一天,阿卜杜拉·阿巴斯被证明是假的,我希望你记住这个故事。在我跟你讲它的这一刻,它是真的。”

        这句话的逻辑很绕,但恺撒居然立刻就听懂了。

        “收到,好好休息。”恺撒站起身来,用身体挡住阿巴斯的视线,对雪眨了眨眼睛。

        这女孩立刻闭上眼睛假装睡着,演技之老练,不像是北极圈里的捕鲸少女,倒应该是生在比佛利山的片场里。

        走到门边恺撒又站住了,转过身来,“这个孩子,让你觉得温暖么?”恺撒朝雪努努嘴,“就像那条老狗在你嘴边倒热水一样。”

        “被那群蛇缠住的时候,我全身僵硬,不能动,也不能发出声音。但五感都还清晰,我能感觉到这孩子冲过来抱住我时的温度。在场的人很多,只有她来了。”阿巴斯瞥了一眼雪,确认她还睡着,“我当时已经准备好迎接你那一发榴弹了。”

        “还真是很危险呢,她再晚一步,我那颗榴弹就射出去了。”恺撒点点头,“所以你不准有人动她,你这种缺爱的家伙会做出这种事,很好理解。”

        阿巴斯愣了一下,“抱歉恺撒,我不是那个意思。如果你有办法,也会不惜一切地来救我,我明白。”

        “没必要道歉,换了是我的话,也会更在乎那个冲过来抱紧我的人。相信我,如果让我选择在你和诺诺之间牺牲掉一个的话,我会选你的。”恺撒顿了顿,“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她真的是神、或者利维坦、或者龙王,你会杀了她么?就像你杀死耶梦加得那样。”

        说出那三个名字的时候,他凝视着雪的脸,“镰鼬”打开,监听着雪的心跳变化。

        雪安安静静地装睡,像只小猫似的,眼角没动,心也没动。

        阿巴斯静了片刻,“会的,那也是我正直的代价。”

        ***

        戴着白手套的服务生打开玻璃柜,取出了那枚碧绿色的复活节彩蛋,纯净幽深的绿,像是夏季的波罗的海。

        掰开彩蛋,从中滑出一艘赤金色的装甲舰模型,昂然进击的姿态,似乎正要扬帆出海。

        “亚速海回忆彩蛋,蛋壳材料是碧玉和宝石,里面藏着‘亚速’号军舰的黄金微缩模型,军舰下面代表大海的是产于布里亚特共和国的整块绿玉。虽然是仿制品,但从材料和工艺,都完美地复刻了法贝热先生在1890年为亚历山大三世制作的那枚纪念彩蛋。拿去跟克里姆林宫里收藏的那颗比较,只是更新更璀璨,挑不出任何毛病。”服务生殷勤地向贵客介绍。

        但是他有点犹豫不知该把彩蛋递给谁,因为在他面前三位贵客一字排开。

        凭他多年服务贵宾养成的直觉,这应该是一位来自中国的显贵青年带着两名随从。左侧的随从也是中国人,体型剽悍,眼神锋利,整个人仿佛一柄出鞘的利刃,应该是保镖一类的角色;右侧的随从是个俄罗斯女孩,精致寒冷,像是冰雪捏的娃娃,一头白金色的长发盘起在头顶。

        按道理说他应该先把彩蛋递给居中的那位显贵青年鉴赏,但显贵兄显然心思没在这枚彩蛋上,一个劲儿地左顾右盼。又或者他应该把彩蛋递给那个俄罗斯女孩,着迷于复活节彩蛋的多半都是女孩子,很难判断她的年纪,你可以说她十六岁,也可以说她二十五岁。

        最后还是女孩解决了他的疑难,女孩问,“多少钱?”

        “十五万美元,我们接受现金、支票或者转账。本次特卖会所有的收入都会用于救助那些天生听力缺陷的患儿。”服务生喜不自胜,不看货就出手的买家实在是太少见了。

        女孩点点头,“放进托盘,一会儿一起结账。”

        三个人的身后跟着另一位沙皇侍从般魁梧庄严的服务生,昂首挺胸,手捧巨大的银托盘,托盘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天鹅绒首饰盒。

        那个巨大的银托盘应该就是这位显贵的“购物车”了,装复活节彩蛋的盒子进入“购物车”之后,三人溜达着前往下一处展台。

        卡洛明斯克庄园一年一度的珠宝特卖会,成交额全部捐给俄罗斯儿童基金会。这里的任何展品价格都不会小于十万美元,买家通常都会合影留念,发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再附上几句“少年强则俄罗斯强”之类的话。这本就是是权贵们彰显爱心的完美场合,但这个年轻人感觉是来扫货的,或者说他是来散步的,他的秘书顺带帮他扫货。

        “一会儿你清空这辆购物车得花三百万美元!”路明非压低声音,“可别跟我说你叫我来参加这个特卖会是为了买几件礼物逗孩子开心。”

        “这一件确实是为了逗孩子开心。他看了很长时间,应该是喜欢。”零瞥了楚子航一眼,“其他的是随便买买,挑贵的。”

        路明非也注意到了,楚子航对那枚复活节彩蛋颇有兴趣,目光往那边瞟了好几次。跟着零在路明非背后悄悄推了一把,路明非就这么走到了彩蛋的展台前。

        “他不是什么孩子好么?给他一支冲锋枪他就能冲进克里姆林宫把真的那枚给你抢来你信不信?”

        “年龄不看外表,他心理年龄只有十五岁,那他就是孩子。”零拿起一串嵌满钻石的项链,只看了一眼就放了回去,摆摆手拒绝了想要上前介绍的服务生,“我十五岁那年有人送过我一枚复活节彩蛋,我很开心。现在他十五岁,喜欢复活节彩蛋,我就送给他一枚好了。小孩子都应该有礼物的。”

        “随便给他买个玻璃做的就好啦!”

        “又不是什么特别贵的东西,当年我收到的是法贝热制作的原版。”

        “你们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想了解。”路明非说不上博闻多识,也知道法贝热制作的复活节彩蛋是复活节彩蛋这门艺术上的王冠。这位伟大的珠宝师一生都在为沙皇家族制作彩蛋,作品总共只有六十多件,绝大多数都是某间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很难想像还有人能搞到原版,而且毫不吝惜,转手送给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当礼物。

        “跟钱没关系,”零瞥了他一眼,“那个人不喜欢赝品。”

        “帮我跟那位真正的贵族说,你有个叫路明非的朋友很想把膝盖献给他,请问他接不接受快递上门送货!”烂话脱口而出,但其实路明非对于送零彩蛋的那家伙毫无兴趣,以零的颜值,十五岁就有崇拜者也不难理解,这干他路明非屁事,十五岁那年他穷得连漫画杂志都是蹭看,“不过我们到底为什么要来这里撒钱?是公主殿下你气不顺么?气不顺你可以揍我啊,揍完把你买东西的钱打到我账上就行。”

        今天一早,路明非正在刷牙,楚子航正在倒立,零推门而入,一身青灰色的羊绒大衣,一双白色的高跟靴子,打扮得很干练,像是某位要员的秘书。

        “先生们,十五分钟后车在楼下等你们。”零把手中拎着的两件大衣扔在床上,转身出门。

        一进一出,疾风闪电,路明非还含着满嘴泡沫,楚子航还倒立着。

        就这样他们出席了这场慈善特卖会。零没做任何解释,路明非和楚子航都觉得以这疾风闪电般的做派,应该带上家伙,结果居然是买买买。

  http://www.duoben.net/book/11893/228120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