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第110章 但为君故(14)

第110章 但为君故(14)

        “回你们自己的岗位上去,我可以当作这件事从未发生过。”雷巴尔科的声音低沉,透着隐隐的威慑。

        yamal号曾是一艘军用船舶,船上纪律也效仿军舰,船员们眼下的行动跟武装暴动无异,雷巴尔科有权处决他们中的为首者。

        但雷巴尔科不敢这么做,冰海孤船,内忧外患,船上一旦乱起来,结果根本无法预测。

        所以雷巴尔科看似威胁,实则怀柔,但海员们显然并不好说服,他们全都盯着雷巴尔科身后的雪看,甚至没有把注意力分给刚刚赶到的恺撒。

        恺撒心里微微一凛,船员们的眼神令他想到中世纪那些要把女巫捆上绞刑架烧死的民众,既炽热,又恐惧。

        他没来由地想起心理学教员富山雅史在课堂上讲过的话,富山雅史说人类的精神状态就像天平,看起来稳定,实则这个平衡十分脆弱,一旦搅动超过阈值,平衡就会彻底崩塌,人可以在一夕之间变成另一个人。简单粗暴乐观无畏的俄罗斯人,和冰天雪地里跪在东正教圣像前祈求救赎的俄罗斯人,其实是同一类人的不同侧面。巨蛇群的出现摧毁了船员们的某些信念,甚至那些跟雷巴尔科一样出身于阿尔法特种部队的船员也混在人群中。

        “不,船长,她会害死我们所有人。”轮机长似乎是为首者,他站在人群的最前方,跟雷巴尔科四目相对,“她要么是被诅咒了,要么就是诅咒本体,她说的每个字都不能信。”

        “加图索先生,看起来得你来说几句话了。”雷巴尔科把目光投向恺撒,“你们是老板,你们做决定。”

        “先生们,冷静。”恺撒插在雷巴尔科和轮机长之间,“中世纪早就结束了,现在没有人会把女性当作女巫丢进火堆里烧死,何况那个孩子也不是女巫。大家都看到了,她救了我的朋友阿巴斯,冒着生命危险。她是我们这边的人。”

        恺撒自己也觉得这番说词有点生硬,但这对他来说也是个困难的工作。他有把握在一杯咖啡的时间里令一个出生在纽约或者伦敦上流社会的女孩对他心生好感,却不知道怎么说服一帮下里巴人,加图索家的继承人本该这辈子都没什么机会跟下里巴人说话。

        轮机长冷冷地看着恺撒,往一旁闪开,他宽厚的身形遮挡住了背后的那具担架,担架上是半具尸体。

        恺撒吃了一惊。他不是害怕死人,但这个死者的状态实在是太诡异了,他像一具风化的石灰岩雕塑似的,正一点点地坍塌,担架上落满了灰白色的尘土。如果这是一具上千年历史的古尸,这种情形尚可理解,但他的胸骨已经灰化掉了,暴露出暗红色的心脏来。从那颗心脏的新鲜程度判断,这是绝对一具新死者的尸体。

        “我的弟弟奥列格,”轮机长的声音嘶哑,“一个小时前还是个能说话能走路的活人,可是说着说着话就开始出血,眼睛、鼻子、耳朵,身上所有的洞都流血,根本没法止血。他从里面烂掉了,死得很痛苦。当时,他距离那个因纽特人最近。”

        恺撒骤然想起幼蛇群灰飞烟灭的那一幕,跟这个死者的情形颇为相似,只不过这个船员的灰化要缓慢得很多。

        “你们中很多人都在场,你们全都听到了那个女巫的诅咒!”轮机长指着远处的雪,环顾身边的每个人,“没有人能逃得掉,你也不例外,加图索先生!”

        他转过身来,盯着恺撒,眼底仿佛流淌着火光,有那么一瞬间,恺撒简直要误以为那是一双黄金瞳。

        “从我们找到这个女巫开始,一切都变得不对劲了,我们按照她给出的航线航行,我们遇到了冰风暴,那条黑色的船,那些大群的蛇,太多的巧合了,就像是早就准备好了等着我们。”轮机长此时的状态就像一个布道中的狂热神父,言辞铿锵,咄咄逼人,远远压过雷巴尔科的威胁和恺撒的劝说,“她说的一切谁能证明?落日地、神秘的探险队、往外冒血水的铁箱子、鲸鱼的歌声……就像《金银岛》里海盗留下的藏宝图,引我们去那个地方。可海盗留下的藏宝图是为了让别人找到宝藏么?不,只能是引你去错误的地方!这是个陷阱!我们从一开始就心甘情愿地踩进了这个陷阱!”

        他猛地转身,凶狠地指着雪,“杀死那支探险队的,就是她!那个所谓的神,也是她!神不会放过的,是我们!因为我们要去找它的领地!”

        恺撒心说你这番话毫无逻辑可言,不过轮机长你的表演天赋不去演莎剧真是太可惜了,此刻李尔王、麦克白都在你身上附体,没有阵阵阴风刮过烘托一下气氛真是太可惜您的这段演出了。

        但是轮机长的话显然燃起了船员们的恐惧,他们肩并着肩缓缓地逼近雷巴尔科,轮机长猛地扯开防寒服,露出肌肉分明的上半身,顶着雷巴尔科的枪口。

        “我弟弟死了,她该为我弟弟偿命。她死了,全船的人都有救。我们想办法重新启动核反应舱返航,忘记什么落日地!管他多少钱,有什么能比命更值钱?”轮机长死死地盯着雷巴尔科的眼睛,手却指着恺撒,“别信这帮有钱人,他们跟那个女孩是一路货色,他们都是怪物!吃人的怪物!”

        恺撒听得有点烦了,开始考虑要不要把沙漠之鹰拔出来了。

        对于雪的身份他也很疑惑,但当时雪确实是冒着生命危险去救的阿巴斯,阿巴斯也是为了保护船员们才不惜暴露自己的底牌启用了“因陀罗”。可船员们并不领情,他们惶恐不安,如果不是执行部的武装力量占据绝对上风,他们可能会考虑把学院的人也都捆上重物丢到冰海里去。

        恺撒没来由地想起庞贝曾经说过的话,那还是恺撒很小的时候,因为母亲尚未离世,所以他跟父亲的关系还算凑合。那年教皇巡游经过加图索家的领地----加图索家如此称呼那个位于托斯卡纳南部的地区,因为整个地区的经济都在加图索家的控制之中,区域内的行政长官就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拜访庞贝,繁文缛节类似封建时代的领主拜见国王----整个地区都轰动了,不分上流社会和平民百姓,人们从四面八方驱车来到教皇将会经过的城市主干道,等着围观这位圣徒。教皇的礼车出现在道路尽头的时候,人群里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人们半跪甚至向他匍匐,有的人涕泪交零。

        那时候庞贝带着恺撒在一座高塔的顶上俯瞰----他原本有资格开着车跟着教皇接受欢呼,但庞贝对梵蒂冈的使者遗憾地表示自己的车马力超强跑得超快,跟在教皇那辆慢如牛拉的礼车后面只怕不能发挥所长,转而邀请教皇坐在他的副驾驶座上接受欢呼,被梵蒂冈的使者委婉地谢绝了----庞贝说,儿子你看到了么?人类就是这么愚蠢又可悲的生物,他们已经站在食物链的顶端了但还是充满着奴性,对比他们强大的物种既恐惧又向往。如果神真的降临在这个世界上,人类的选择应该会是先试着杀死神,如果不成功的话就立刻跪下去舔神的脚丫子。

        很罕见的,恺撒有种以自己是个人类为耻的感觉。

        “嗨!船长!嗨!我的兄弟!如果要开枪,就请一枪打穿我的心脏!”轮机长扑上去,狠狠地拥抱雷巴尔科。

        雷巴尔科没有开枪,他做不到。轮机长所带的人多半是普通海员,但轮机长却是雷巴尔科当年的同僚,是雷巴尔科劝说轮机长上了这条船,是那种可以互相托付孩子的关系。他不知道轮机长为什么忽然间性情大变,也许是弟弟的死亡刺激了这个无所畏惧的俄罗斯汉子,但那也还是他为数不多的好友。

        轮机长大力地拍打着雷巴尔科的后背,同时向着背后的船员们使了个眼色。

        他忽然发力,熊一般的双臂把雷巴尔科高举过顶。雷巴尔科的单兵作战能力在轮机长之上,可他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完全控制了。

        轮机长身后的船员们抽出了藏在防寒服里的武器,从锋利的厨刀到从机器上拆下来的链条,宽松的防寒服甚至能藏住很大件的武器。他们从轮机长身边越过,扑向铁栅栏里的雪。而另一些海员抽出的则是真正的武器,ak47或者俄罗斯制的“旋风冲锋枪”,他们的目标是恺撒。

        忽然间格局骤变,恺撒不得不举起双手,他的后腰插着两把沙漠之鹰,但瞄准他的人足有七个,都是那张名单上的人,曾是阿尔法特种部队的成员,恺撒并无把握在一瞬间击倒七名一流射手。他有些焦躁,期待着帕西或者芬格尔尽快赶到,得到消息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冲出图书馆,没来得及把准确的位置告诉帕西和芬格尔。

        锯条在铁链上刮擦,发出刺耳的声响。是这条铁链拴住了铁门,现在只剩它还在保护雪了。

        雪似乎醒来也意识到危险了,拼命地挣扎,但没有用,她能用诅咒的吼声摧毁群蛇,却不能摆脱人类的束缚。

        恺撒的焦躁逼近上限了,他准备放手一试了,他的骄傲不会允许他看着这个女孩被一条链条勒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沉雄的雷声由远而近,就像是一片雨云汹涌着来了,电光在通道中穿梭,像是无数的电蛇痛苦地扭动着。

        所有人都战栗着回头,阿巴斯拖着脚步出现在远处,但他的威压是如此地恐怖,让人误以为是“雷帝”因陀罗本人从神话中走了出来。

        甚至在面对海德拉的时候,阿巴斯的言灵也没有恐怖到这种程度,他不可能面对海德拉还留有余力,那是生死之战。

        “阿巴斯,冷静!”恺撒大吼。

        在场的人只有他知道“因陀罗”为何会被提升到这种程度,因为愤怒。龙类本就是容易暴怒的生灵,它们在暴怒中摧毁一切甚至自己,混血种也继承了这种特性。

        一直以来保守克制的阿巴斯,罕见地被愤怒控制了,此时此刻那双蓝白色的眼睛看不到任何情绪波动,介乎神魔之间。

        如果世界上真有神明,而他对人类愤怒,那会是比魔鬼更加恐怖的存在。

  http://www.duoben.net/book/11893/226666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