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说网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第78章 雷霆与守望者(29)

第78章 雷霆与守望者(29)

        那股隐隐的心酸忽然间变得浓烈,路明非差点流下泪来。那层水面像是生死的界限,死去的人向着生者招手。有那么一瞬间路明非想要放开铁链一跃而下,把小魔鬼从水里捞出来。是否真会有那么一天,自己再也找不到路鸣泽了……那样的自己,是不是才孤单得可以去死了。

        楚子航把诺诺提到了缺口边,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就在这时,背后抛来的钢索套住了楚子航的脖子,强到能拉着斗牛倒退的大力几乎扯断楚子航的颈骨!

        诺诺意识到出了什么问题,因为楚子航骤然间脸色铁青,不再往上拉她,用尽全力也只不过抓紧她的手腕不让她掉下去。下一刻她就明白了,爱德华狰狞的身影出现在楚子航背后,高举利爪就要抓取楚子航的头颅。

        但他还是刻意地放慢了动作,放得很慢很慢,他要观赏这个猎物濒死的表情。楚子航的背后,那个用吊车钩作为武器的不朽者抓着钢索,其他的不朽者正从海中起身,踩着侧舷登上这艘船。

        被钢索套住脖子的那一刻楚子航就明白了,他抓住了锚链,可不朽者们手中还有吊车的钢索,那名不朽者在被卷入大海的时候,吊钩应该是留在了船舱里,钢索还在他手中。

        这条货船其实有两条“尾巴”,楚子航抓住了一条,不朽者们抓住了另一条。

        他们一直藏在海中不露面,是在等待最好的机会,他们还不知道楚子航已经虚弱不堪,担心他再度放出“君焰”。

        “姐姐!快……爬上来!”楚子航用尽力气,每吐出一个字就像吐出一块岩石。

        他就要拉不住了,不劳爱德华动用那恐怖的爪形武器,这根钢索也足够勒死他了,他已经消耗了全部底牌,此刻就算燃起君焰也奈何不了那些不朽者,甚至烧不断这根钢索。

        “师姐!快!”路明非也大吼。

        此刻在他们三人之中,最弱的就是诺诺,他这大腿骨断了的人都比诺诺要强,诺诺安全了,别的事可以再想办法。

        但诺诺抓起了吊在后腰的乌兹冲锋枪,这姑娘就是这么硬,无论是手握钢管暴打镰鼬的时候还是面对这些能轻易碾压她的不朽者,她都是一样地硬。她举手就射,爱德华立刻以利爪遮面,利爪上火光连闪,多数子弹都被弹开。

        爱德华愤怒地刺出利爪,路明非只觉得温热的血从天而降,滴在了自己脸上。

        楚子航却看清了,五柄利刃全部刺入了诺诺胸口,可诺诺依然眼神凶猛地跟爱德华对视,就在爱德华以为这个猎物的伤势还不足以致命,拔出利爪想要再补一击的时候,诺诺眼中的生机忽然退却,她所做的最后一件事是把手中的枪丢给楚子航,再也抓不住铁链,直坠下去。

        她坠落得那么突然,路明非甚至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却觉得那坠落是那么地缓慢,足够他和诺诺对视,看她和自己擦肩而过,落向海水……落向生与死的边界……

        “路鸣泽!”路明非大吼。

        没有人回答,路鸣泽依然静静地躺在水下,静静地微笑着,那笑容自路明非离开之后再也没有变过。那无所不能的魔鬼,似乎已经死了。

        路明非松开手,跟着诺诺一起坠落,扑出去,在空中紧紧地抱住了她。满耳都是风的声音,眼前一片漆黑,好像他们坠入的是无底的深渊。

        “我接住你了……我接住你了……”他心想,满是死里逃生的庆幸,却忘了下一刻他们就要一起死了。

        ***

        风声从而天降,灯光穿透了浓雾,黑色的直升机突破雾气出现的那一刻,就像是一条黑色的虎鲸。

        舱门打开,戴着黑色头盔的女性端着诡异的武器,兰斯洛特双腿分立,背着沉重的七宗罪,机腹下的转轮开始旋转,随时都会倾泻出密集的火箭弹。

        楚子航费力地抬头望去,却看不清飞机上的人,随着大脑严重缺氧他的视力已经衰退得接近失明,直升机上的灯光也太耀眼了。但他知道那些人是来杀他的,他真懊恼,是他的错,是他没有发现不朽者尾随着他,是他害死了哥哥和姐姐。

        哪里还能挤出一点力量?他还要一场君焰……一场连海水都给烧沸腾的君焰……他要解决掉所有的对手,快点去救他的朋友……他的手伸向背包,他一直背着一个包,即使被卷进海里的时候也把包带在手上牢牢地缠上几圈。

        兰斯洛特俯瞰着这个怪物,委实说他跟兰斯洛特的预想区别很大,兰斯洛特预想的是一个浑身长满鳞片的家伙,矫健凶猛,有着野兽般的目光,但下方的男人却有着一张孩子气的脸庞,即使有着成人的体格,但那表情却总会让人误以为他是个孩子。

        或者是一条被猎犬们围住的幼狼,他的眼神里还是有那么一点战士的意思。

        钢索越勒越紧,他看起来已经濒死了,但不朽者们依然迟疑着不敢上前,即使是冲在最前面的爱德华也保持着警戒的姿势。

        足以想到之前他的表现该是多么恐怖,给这些不朽者留下了何等深刻的印象。

        “维多利亚,射击准备。”兰斯洛特下定了决心。

        直升机稳稳地悬停在疾风中,机师在为维多利亚争取最好的射击条件,维多利亚在弹仓中填入了一颗晶石作为弹头的子弹,从龙王康斯坦丁骨骸中提炼出来的火元素被包裹在石英中,制成了这颗子弹。

        它会无视一切防御,引发最纯粹的燃烧,无论是贫铀装甲板还是龙鳞,它都能毫无障碍地穿透。它本来应该在最极端的情况下用在路明非的身上,现在楚子航却成了优先级更高的目标,好在有两颗,不至于没得用,前提是一枪击毙。

        维多利亚从耳机里接收到了兰斯洛特的命令,头盔把她和外界完全地阻隔看来,她进入一种类似禅定的状态,感觉全部意念都灌注在那颗弹头上。

        这种状态下的她别说手持这样一支绝对会命中的武器,就算手中是一支二战时的三八大盖,也能在数百米的距离上击杀目标,而她和楚子航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一百米。

        “风速校准完毕,地球自转校准完毕,目标锁定完成,等待最终的射击命令。”eva的声音同时传入维多利亚和兰斯洛特的耳朵,他们正共用一个频道跟eva联系。

        兰斯洛特深呼吸。

        这并非犹豫,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的习惯,他对自己所做的每个重大决定负责。那年在马达加斯加,他在对苏茜说出那句话前,在篝火边对着她深呼吸了十分钟之久,一言不发,看着她的眼睛。

        就在这时有人冲入了他的视野,一个跌跌撞撞奔跑的人。在不朽者们控制的区域内,按说出现一个活生生的人,瞬间就会死掉。然而不朽者们没有发动攻击,任凭那个人跑到楚子航的面前。

        那个人张开双臂,把楚子航拦在自己背后,使劲地挥舞双手,高喊着什么。

        苏茜。意外地看到她,兰斯洛特如释重负。只有他知道刚才的一段时间里他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保持起码的冷静。

        她的声音被咆哮般的海风吞没了,兰斯洛特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但那手势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她让兰斯洛特停手。

        苏茜看起来还好,虽然破损的作战服上到处都是血污,跑起来跌跌撞撞,明显是受了伤,但看她的活力,那些伤应该不致命。

        真是不可思议的是,从图像上看那间蒸汽室被彻底地破坏了,像是经历了某种爆炸,苏茜又是那种遭受过酷刑的模样,兰斯洛特当然会认为自己面对的是个没有人性的目标,那么对他用什么手段都不为过。

        但刚才楚子航确实是在救援路明非和诺诺,海风里隐约是他喊哥哥姐姐的声音,像个焦急的孩子,苏茜又平安无事。

        那股一直憋着的杀心渐渐地消退,兰斯洛特轻声说,“维多利亚,取消射击。”

        苏茜也松了一口气,她总算是赶上了,能劝阻兰斯洛特的只有她。她看清了兰斯洛特脸上的表情,那是温柔和如释重负。

        可温柔只是一瞬,下一个瞬间,兰斯洛特的瞳孔忽然放大!如此地……惊恐!

        因为当他下达“取消射击”的命令时,这条命令并未出现在他自己的耳机里,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不容置疑的声音,“射击核准!”

        那是……藤原信之介的声音!他不知道藤原信之介的声音为何会出现在他和维多利亚通讯的频道里,这个频道虽然可以被任何一个成员使用,但谁都知道兰斯洛特的纪律,谁都不会侵入他的专用频道。

        戴着瞄准头盔的维多利亚根本不知道忽然出现的目标是苏茜,在红外线瞄准的显示中,那只是两个红黄相间的人形。

        不过她不会搞错目标,因为她早已把楚子航标注为一号目标,她的枪口微抬,不过是极其微小的变动,着弹点就偏离了几厘米,这样射出去的子弹会从苏茜的肩上擦过,准确地击穿楚子航的心脏。

        兰斯洛特扑向维多利亚,但在他扑倒维多利亚之前,枪口微微震动,吐出了刺目的火光。

        “趴下!”兰斯洛特大吼。

        那一刻世界寂静无声,甚至连他自己的吼叫他都听不见。但他仿佛能看清那致命的子弹旋转着,拉出火红色的弹道,没入苏茜的后背,发出轻微的“噗”声。

        她原本站着就会没事,但她动了。看到枪口喷出火光的那一刻,兰斯洛特的吼声还在半路上,苏茜扭头看向楚子航,合身扑了上去。

        火元素晶体在她的体内爆炸,炸出巨大的血花,好像她身体里埋藏了一颗炸弹。

        她无力地前扑,像是一袭黑色的缁衣,倒进楚子航的怀里。

  http://www.duoben.net/book/11893/205171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oben.net。多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oben.net